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希灵淫国 > 第 1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然后一松手,茹头啪的弹回,丰满的茹房一阵乱颤。

    士兵,回答我,我刚才在干什么?

    您在玩我的茹头,长官。

    那么现在呢?

    我挺动j巴,顶进了她的rx。

    现在您r穿了我的处女膜,替我的处女嫩x开了苞,长官。

    被我破处爽么?

    是的长官,我的处女嫩x正在长官大j巴的抽c下,爽得不停冒水。

    很好。

    我满意的在女兵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将jy注入了她的zg,然后走向了下一个战士。

    一路j过,r破了十几个战士的处女膜,并在她们的zg注入浓精,我才尽兴的停了下来。

    命令她们重新立正站好,双腿紧闭着把我刚刚s进去的jy,夹紧在小x内不让它流出。西维斯则蹲到我的跨下,一口将我的r棒含下,用她的口舌替我擦拭起r棒上的jy、y水、以及那鲜艳的处子鲜血。

    感受着跨下西维斯的口舌,看着前面直属于自己的两千只茹房在风中颤颤巍巍。一时间,只感到一阵意气风发。从今日起,你们就是我的直属r便器卫队了!

    国父大人,出事了!

    西维斯突然停下舔弄,抬起头来对我说:皇帝陛下他们出了意外,浅浅主母和陈倩主母失散到异世界去了。

    第23章 救人

    出事了?怎么回事?

    我闻言大惊,然后又有点疑惑。主母?

    他们在旅游时出的事。似乎是林雪小姐背后的异能组织,不知道从哪得到了一块幽能核心。嗯,就是一种在旧帝国时期广泛使用的能量块,大概就和现在地球人使用的电池一样。但是,里面蕴含的能量比数十枚核弹还要高。异能组织的人试图研究它,结果造成核心在没有控制装置的情况下,将能量全都爆发了出来。皇帝陛下一行跟着林雪小姐前去阻止时正好赶上了爆炸,浅浅主母带着的一个空间信标被激活,吸收了那个幽能核心释放出来的大部份能量后,把浅浅主母和陈倩主母随机传送到了一个异世界。另外,因为浅浅小姐和陈俊陛下是情侣关系,以后将成为希灵的皇后,所以帝国网络已经将其认证为主母。陈倩主母作为陛下的姐姐也一起被认证为主母浅浅就不说了,陈倩是怎么会被认证为主母的。又一次对帝国网络奇葩的认证系统感到一阵蛋疼。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西维斯,可以追踪那块空间信标,确定她们到底被传到哪去了吗?

    可以,陛下他们正在追踪空间信标的位置。

    西维斯顿了一下,继续说到。

    最新消息,已追踪到陈倩主母和浅浅主母的空间坐标并锁定。空间双子已经先行赶过去了,陛下他们也在准备空间移动,预计五分后传送。

    不过他们九成是无法顺利到达了。心中暗暗想着,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出意料的话,这次要去的就是维迪斯帝国所在的世界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数年,上一世的记忆越来越模糊。虽然,还记得有穿越到维迪斯帝国这回事,但是详细的过程却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所以,才对这次林雪他们的旅行一点都没在意。

    猛然间才察觉到,原来不知不觉中,前世的记忆已经远去,更别说前世看过的一本小说里的内容了。大的事件虽然多少还有印象,但是细节却已经几乎遗忘殆尽。

    虽然,脑中日趋模糊的记忆让我非常忧虑。但是现在,更让我不安的还是失散到异界的陈倩和浅浅。虽然残缺的记忆里,可以确定她俩不会有什么事。但是,我却仍然不由自主的感到焦虑不安。

    很奇怪的感觉。一方面,我仍然对自己记忆中的历史有着很高的信心。

    比如,一会陈俊他们的传送。我就笃定他们一定会出意外。但是另一方面,明明记忆中历史告诉我,陈倩和浅浅会没事。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

    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么?

    原来,在这几年间,这两个被我当成性玩偶一样玩弄的少女,已经在我心中暗暗占下一席之地了么。

    西维斯,做好准备,我们也过去。

    我命令道:亲卫队一起。

    愿跟随您的脚步,踏破虚空的每一个角落。

    白花花的r海重新被遮住了,亲卫队的女兵一下切换到准战斗姿态。

    在一个无名山谷的出口,成群的身上冒着黑色烟雾的魔化生物包围着四个女孩子。

    本应已经赶到的陈俊等人却不见踪迹,果然不出预料的在半路出了意外。

    陈倩姐……咱们怎么办啊……

    浅浅紧紧地抓着陈倩的手,眼前恐怖的景象让她不知所措。

    头上长角的黑色巨猪,喷吐火焰的犀牛,巨大的仿佛一辆主战坦克的兔子状生物,还有更多叫不上名字的怪兽,它们一层层地包围在山谷的出口附近,深渊的力量让它们迷失了自己原来的思想,现在这些原本平和的动物满脑子都是暴力和战斗,它们迫不及待地要用自己的力量撕碎面前四个看上去脆弱无比的生物,好发泄自己体内被深渊力量灼烧所产生的痛苦。

    被这些怪物包围着,承受着铺天盖地的杀气,浅浅还能说出话来,这已经很不简单了。

    陈倩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但还能勉力保持着镇静,她拍拍浅浅微微发颤的手背,安慰道:别怕,不是还有阿西达和阿西多拉在吗。她们会保护我们的。

    是的,不会有事的,请两位主母大人放心。

    阿西达用信心十足的语气,宽慰着陈倩和浅浅。但是精神网络中,却和阿西多拉进行着激烈的争论。

    双相位震荡可以湮灭这个地区。

    但是无法保证两位主母的安全。

    同步跃迁可以保证主母不受任何外来伤害。

    我们无法确认敌方的持续作战能力如何,同步跃迁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

    突然,阿西达和阿西多拉一起停下了争论,抬起头望向了空荡荡的天空。引得陈倩和浅浅也莫明其妙的向上看去。

    空空如也的半空,慢慢的荡起了涟漪,光线开始扭曲,空间渐渐的震荡了起来。围在四周的兽群似乎也感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正要发生,显得越发狂燥;在几只巨大魔兽的带头下,发动攻击向四女冲去。

    不等阿西达和阿西多拉接敌迎战,空间震荡一下猛烈的扩散开来,几乎是在一瞬间无数的希灵战士,从布满天空的空间涟漪中浮了出来,而她们的正中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门。

    为了帝国!战争既正义!利刃所向,帝国之疆!征服,征服,征服!

    悦耳的女音,叫喊出来的是狂热的宣言。

    密集的光束在这热血的呼喊声中,伴着漫天的希灵战士落下。在兽群中席卷横扫,带起一片片鲜血与碎r。

    被两个亲卫队女兵架着,没有飞行能力的我穿过传送门,来到了陈倩和浅浅的面前。

    这种登场方式实在是太逊了……下次坚决不能再把传送门给开到天上去……

    爸(叔叔)

    不过陈倩和浅浅倒是一点也没有在意我的登场方式有多逊,两人一头撞进我的怀里。终于可以放松下来的她们,穿越以来一直强忍的情绪,一下就暴发了,埋在我的胸口大哭。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

    一手一个,搂住了浅浅和陈倩。我安慰了她们几句后,把目光放到了一旁向我走来的空间双子身上。

    一对留着一样银白色齐耳短发,有着完全相同秀丽容貌的双胞胎少女。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她们的眼睛。

    希灵空间部队指挥官,正空间尖啸者阿西达!

    左眼向外放s着诡异幽蓝色光芒的姐姐向前一步,向我行了一个希灵军礼。

    希灵空间部队指挥官,负空间尖啸者阿西多拉!

    右眼燃烧着令人不寒而栗深红色火焰的妹妹也跟着踏前一步,和自己的姐姐并排站立,向我行了一礼。

    在此听候您的差遣。伟大的希灵国父!

    俩人一起道。

    很好,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了空间坐标。这次你们表现得非常出色,不愧是帝国优秀的空间部队指挥官。帝国会记得你们的劳绩。

    打着假大空的官腔,我随口褒奖了空间双子几句。

    两个少女都相当的出色,如果是平时,我已经把她们按到跨下jy起来。不过现在,忙着安抚陈倩和浅浅的我,只得暂时放过她们。

    两个亲卫队员,从随身的空间仓库中抽出一个沙发,放在了我身后。我搂着陈倩和浅浅坐了下来,听着她们倾诉这一阵子的惶恐和害怕。就在旁边,忠心的亲卫队女兵们,组成了一围人墙,将我们护卫在了正中。

    不远处,其它的战士正四下飞舞,收割着那些魔兽的生命。轰鸣的爆炸声,魔兽的惨叫声,还有希灵战士高呼帝国口号的声音;伴着四处闪烁的能量光束不停传来,形成一副诡丽的画卷。

    大人,就在刚刚,珊多拉陛下动用了她的亲卫部队。

    我尽职的副官西维斯来到旁边。报告了本应在我之前到达这,却因为意外而失散的一群人最新的情况。按照希灵法典,帝国进入了最高战争状态。

    不用紧张,联系珊多拉,问问她的打算。然后我们再决定如何行动。

    我对此不太在意,那不过是珊多拉放出了她的亲卫队,歼灭了一群被深渊力量所感染的魔化怪物而已。就和我们这,现在正在干的事一样。比起这些,我更在意的是怀中两个心情仍未平复的美人。

    陈倩和浅浅,这两个过去一直过着平凡生活的女孩。突然间就穿越到了异世界,跟着又被大量的魔兽包围。虽说空间双子很快就赶到了她们的身边,但是两个外表可爱的小女孩又能让她们有多少安全感。

    在这过了头的刺激下,虽然俩人当时还能强忍着惶恐。但等到我一出现,可就再也撑不住了。而我的r棒,则是在她们的扭曲意识中,最能带给她们安全感的东西。俩人一边在我的安抚中倾诉着刚刚的心情,一边就不自觉的一起伸手将我的r棒掏出,套弄了起来。

    刚刚才脱险,心情本就还没平复十分的激荡。俩人的小手,在我的r棒上套弄着、套弄着,激荡的情绪就不知不觉的就变成了激情。倾诉的声音不知何时停了下来;灼热的气息从俩人的小嘴中吐出;两双水灵灵的眼睛,s出的是需索的目光。

    感受着r棒上两只柔嫩的小手。本来没有动什么邪念,单纯的搂着她们在安慰的我;面对小腹升起的烈火,几乎是没有抵抗的就沉沦于自身的邪念。原本充满怜惜的目光,只剩下了赤ll的r欲。

    侧头一下印在了陈倩的红唇上,舌头伸入她的嘴里,勾出她的香舌吸吮亲吻起来心情激荡的陈倩比起平时要大胆得多。不满足于仅仅的亲吻,她挣脱我的大嘴,推开浅浅的手,主动跨坐到我的腰间。

    但是坐上来陈倩才注意到,因为穿越前是在撒哈拉沙漠旅游,为了防止晒伤她穿了一条挺结实的长裤。而现在,这条结实的长裤让激情中的陈倩半天没能解得开。

    父亲大人。

    感觉比平时更加动情的陈倩,越是想扒下自己的裤子就越是解不开;越是解不开就越是感觉自己的小x饥渴难耐;最后不得不把哀求的目光投向我。

    轻笑一声,招来一个亲卫队女兵。只见她伸手在陈倩的裤子上一划,就在她小x前,连着内k一起切出一个大d,湿漉漉的肥美y户一下就露了出来。

    女兵起身正要退开,就被浅浅一把拉住。我……我也要。

    完全无视了旁边的浅浅,陈倩迫不及待的握着我的r棒,对准了自己的rx。

    柳腰一沉,将我的r棒纳入了她的yd之中。

    啊……

    rx中终于感受到了r棒c入的充实,陈倩不禁一声娇吟,眼角泛起一滴激情的泪珠。她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一只大手,按在自己的胸前搓捏。

    纤细的小腰飞快的上下耸动,用她娇嫩的rx紧紧咬着大r棒不停套弄。

    浅浅在一边看着陈倩骑在我腰间不停起伏羡慕不已。但是,在陈倩的大姐姐光环积威下又不敢上前争宠,只好抓着我的另一只手按到自己的y户上,让我的手指c进她的蜜x抠弄。

    在我r棒上不停耸动的陈倩,感觉隔着衣服被我的大手揉捏不甚过瘾。直接把自己的衣服一掀,把前面一下卷到了胸部以上。然后,再抓着我的手,摁到了两个直接露出的白嫩丰r上。我见状干脆低头一叼,一手抓一个,一口含一个,尽情的玩弄起她的一对美r来。

    正在我和陈倩抵死缠绵之际,旁边的魔兽歼灭战已经到了尾声。与此同时,身旁围着的一圈亲卫队员也小小的s动了一下,似乎在向什么人向礼。西维斯低头在我耳边报告道:国父大人,陈俊陛下到了。

    让他过来。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陈俊走到了我的面前。

    跪下。

    陈俊依言跪下,在周边的希灵战士里引起了一群s动,连西维斯都大惊失色。

    毕竟,不论我再怎么叫国父,其实在帝国里也不过是一个首领级使徒的地位。

    而且按编制,我应该还是陈俊的属下。现在,我居然命令自己的皇帝跪下,可谓是大逆不道。如果不是陈俊自己在精神网络中一阵压制,估计我这票手下,马上就得反了。

    就连一副欲火焚身样子的陈倩和浅浅,也一下子清醒过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她们还真是关心陈俊啊。

    喂,你怎么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陈俊的口袋里飞了出来,拽着他的头发直摇。那个小小的东西大概只有巴掌大小,如果不是我强化r体后视力大增,隔着这距离,估计这连她的长像都没法看清。

    如果忽略了体积的话,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模样。一头翠绿色的及腰长发,有着同样翠绿色的宝石般的双眼,肌肤洁白中透着一丝粉嫩,那张花生米大小的小脸蛋如果能放大的话,绝对是祸水级别的丽颜,她穿着一身不知什么质地的绿色连衣裙,赤着双脚踩在陈俊的头上,背后两对翠绿色半透明如同蜻蜓一样的翅膀,不时有点点荧光散出。

    这个小家伙就是生命女神叮当吗。暗暗打量她几眼,运起意识篡改之力刷了她一遍。脸上却装作没有注意到她,继续扮出一副严父的表情。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跪下吗?

    听到我的话,陈俊也不推脱。点点头,很是内疚的说:知道,我没照看好倩姐和浅浅,让她们遇险了。

    父亲大人。

    投来求情的目光。听到我和陈俊的对话,身上的陈倩耸动的方式变了。之前的她套着我的r棒上下起伏时,更多的是寻求着自己的快感。这会却变得和以前在家服侍我时一样,小腰又是摇又是晃的。竭力的用着她的rx,为我的大j巴提供快感。

    是想让我爽一点,心情就会好一些,然后消点气,就不会对陈俊太严厉了吗?

    真是姐弟情深啊。

    叔叔。

    另一边,浅浅也是一样。一双粉腿夹着我的手,小腰也扭来扭去。

    如果说之前,她是更多的希望通我过c在她小x内的手指,缓解下她的饥渴。那么现在,她则是努力的想用自己柔嫩的蜜x,让我的手感觉更舒服。

    这边是伉俪情深么?虽说俩人还没真的结婚……

    心中的嫉妒感有点暴发,不再理会跪着的陈俊。一直被动接受陈倩套弄服侍的我,开始主动的挺动j巴,在陈倩的小x中r弄起来。大嘴在她雪白的丰r上又是咬又是吸,抓着她另一只r球搓揉的手也更加卖力。陈倩很快就溃不成军。

    一双粉臂死死的抱住我,胸前的一对美r,直接压到了我的脸上。全力进攻下,不一会陈倩就被我j上了高c,我也顺势一泄,把jys进了她的zg。

    歇了口气,把瘫软无力的陈倩放到一旁。然后一把抱起浅浅,让她双腿盘上我的腰间。一挺j巴,r进了她的小x,一边j着她的小嫩x,一边缓步走到陈俊面前。

    阿俊啊。我去强化时是怎么交待你的?

    一边r着他的女朋友,我一边问着陈俊。

    老爸你说,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要我好好照顾倩姐,潘多拉,还有浅浅。

    你办到了吗?

    没有……

    陈俊很羞愧,头越低越下去了。

    叔叔,这次的事,不能怪阿俊。

    怀中的浅浅,一边卖力的扭动着她的小p股,一边给自己的男朋友求着情。却反而让陈俊而加内疚了。

    阿俊,你听到了没有,这是什么声音?

    我抱着浅浅的小p股,挺动着腰,狂野的在浅浅的小rx里翻腾。r得她汁y四溢的蜜x噗嗤作响。敏感的浅浅,爽得一张嘴,死死的咬住我的衣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是浅浅的小rx被老爸你用大j巴r的声音。

    听着噗嗤噗嗤的声音,陈俊抬头看了一眼正被我抱在怀里猛r的浅浅后答到。

    是啊,这是你的浅浅,你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被我r的声音。一看到我在训你,你的浅浅就特别卖力的扭动她的小嫩x来挨大j巴的r。想用她的小嫩x让我好好爽爽,给你求求情。还有你姐,刚刚也是为了暗中替你求情,死命的骑在我的身上耸动小x挨r。就是想我r舒服了,可以消消气,就不会罚你了。你说,你对得起她们吗?

    对不起。

    陈俊的头都快低到地里去了。

    嗯。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在自责。而且这次的事,一来发生得太突然了,无法阻止。二来你救援来迟也是因为半路遇到意外。确实不能怪你。所以我也就不太过深究。就罚你在地上跪到我r够了浅浅,把jys到她的zg为止才许起来。好好的听着你的小女朋友是怎么用她的rx为你求情的吧,把它刻在你的心里,以此为戒,以后不要再让她们遭遇危险了。

    说完,我就全力侵犯起浅浅的小rx来。浅浅那敏感的娇躯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猛r,很快她就连紧咬我的衣领都压抑不住呻吟,干脆伸长着脖子,疯狂浪叫起来。

    自己女朋友小x挨r的噗嗤声、销魂呼喊的浪叫声、不停的传来。陈俊捏紧了拳头,暗自在心中下定决心,决对不会让她再遇到什么危险了。

    愉快的当着陈俊的面,把jy灌进浅浅的zg。我才将他拉了起来。

    珊多拉已经和这个世界的维迪斯帝国接触了。我们先去和她会合,然后再决定下一步干什么。

    和这个世界的帝国接触?我们不回地球吗?

    陈俊很惊讶。

    在这个世界发现了希灵帝国的死敌--深渊力量。消灭它们前,恐怕暂时不能回地球了。除非你想把潘多拉和珊多拉她们扔下,自己一个人回去。

    第24章 使节

    就算你想扔下我们,自己逃回地球,也回不去。

    珊多拉在知道了之前我和陈俊的对话后,是这样补充的: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绝对是一个造物学没过二级的白痴造物神,他在完成世界的创造之后竟然忘记为世界关键法则和空间基础结构加装稳定结界,这直接导致深渊力量干涉到了这个世界对外传送时的位面状态,现在我们的空间跃迁系统已经无法准确定位地球的位置,甚至原先那个宇宙的我们也不一定能顺利回去,也就是说,除非消灭掉作为干扰源的深渊入口,否则我们是不可能顺利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陈俊、珊多拉。

    三个人正在开会。

    地点就在维迪斯帝国首都的旁边,一个正在不停扩张的新建希灵基地中。这是珊多拉昨天才做的决定。丝毫不顾忌这是它国领土,甚至是它国首都边的领土,直接就在开了个希灵基地。如果不是维迪斯帝国忌惮于之前珊多拉在它们的北部要塞前,歼灭深渊化魔兽群时所展露出的力量。那么,现在我们就不是在开会,而是应该在应付维迪斯帝国军的围剿了。

    傲慢、多疑、低效。

    珊多拉毫不客气评价着维迪斯帝国,在我们和她会合前,她已经和对方的皇帝有过一次正式的官方接触。

    已经察觉到了帝国的压倒性强大,仍然不愿接受事实。妄图以一个对等的身份和帝国讨价还价。清楚的知道以帝国的力量,如果真对他们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根本无需玩弄什么手段。却仍然对我们怀着戒备疑神疑鬼。即使处于和深渊对抗的艰难时刻,他们仍然在重大的国策上磨磨蹭蹭犹豫不决。和帝国对抗或者和帝国结盟,一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没做出决定,仍然在那可笑的观望。

    珊多拉几乎把维迪斯帝国贬得一文不值。

    在强国面前保持自我的尊严,在陌生的闯入者前保持适当的谨慎,对目标缺乏了解时不草率做出决定。我倒是觉得他们反应相当得体。

    我试图发表不同的意见。

    碳基生命的愚蠢想法。

    珊多拉嗤之以鼻。面对随时可能毁灭整个世界的深渊力量,却仍然目光短浅的只看重自己面前的一点蝇头私利和可笑的自尊心。无数的世界就是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错过了最后的时机,在深渊力量中彻底消失。

    不过这里终究是他们的世界,我想我们多少应该尊重一下他们的意志。

    陈俊对希灵帝国的思考方式也很不适应。

    珊多拉站起了身,猛的一挥她的拳头。愚蠢的碳基生命总是在犯着愚蠢的错误。消灭深渊力量是最高事项,在这一大前提下,我们没有理由迁就他们,任何国家都必须无条件让步。虽然在无数世界的征战中,帝国总会不时遇上这事。不过就像过去一样,只需要将他们连同深渊一起碾碎就行了。

    听到珊多拉这暴力感十足的发言,我和陈俊这两个碳基生命小伙伴表示都惊呆了。

    不过对于现在唯一和自己同为希灵皇帝的陈俊,珊多拉还是挺在意他的感受。

    歪了下头,感觉到自己的话似乎打击面太广,于是她对着陈俊又说了一句。我口中的愚蠢碳基生命并不包括你。

    也就是说包括我了?

    无视掉一旁,为自己在珊多拉心中已经不是人,而心情复杂的陈俊。

    一个愚蠢的碳基生命,也就是我。掏出了自己的碳基j巴,走到了珊多拉面前。

    陛下,开会这么累,您一定饿了吧?

    唔,还真有一点。那就感谢你的jy了,国父大人。

    看着这个刚刚才发出狂言的小嘴,把我这根粗大的碳基j巴含下去吸吮。我这个碳基生物的自尊心感觉平衡了一点。不过,用这种方式来找自尊,我还真是悲哀啊。

    大口大口的吞食着我的jy。也许是因为有jy吃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也许是为了照顾同为皇帝的陈俊的想法;继续在精神网络中和我们交谈的珊多拉,语气和缓了许多:总之,我们做我们的,他们干他们的。如果他们愿意和我们一同对抗深渊那是最好。否则的话,只要不妨碍到我们,那么帝国也没有必要非得对他们动武。

    正当我们三个讨论着这个世界命运之时,精神网络中出现一个连接申请,是西维斯。

    诸位大人,维迪斯帝国派出的使者到了。

    一个看上去很稳重的30岁左右的男子,带着三个全身都罩在斗篷中的人。

    很荣幸能够见到来自神秘希灵帝国的诸位,

    那个男人说道,我是维迪斯帝国的皇子,威斯克,我的父皇……

    皇子殿下。

    我直接打断了威斯克,指着他身后的三人。请原谅我打断您,也许是两个世界的一些观念有些不同。做为外交官晋见一位,嗯,两位皇帝时,把自己用斗篷裹得连脸都看不见,是不是太失礼了一点?

    万分抱歉,是我等太过失礼了。

    不等威斯克答话,他身后的三人摘下了兜帽,走上前来。

    两男一女,三个看起来二十多岁外表的年轻人。

    这位是我们的首席宫廷法师穆罗、这位是魔骑士维诺亚、这位是生命女神祭祀沐,来自精灵族。他们三位是我维迪斯帝国最顶尖的高手。

    威斯克连忙为我们介绍起三人。

    对于两个男的我完全没有兴趣。径直走到三人中唯一的女性面前,低头一礼。

    你好,我是希灵帝国国父陈灵希。在外交场合,由我专门负责单独接待使节中的女性成员。

    对于我怪异的说法,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察觉到不对。

    维诺亚,你随这位灵希国父大人去接受单独接待吧。这边的事由我们处理就行了。

    威斯克示意维诺亚跟着我去接受接待。

    那就麻烦您了。

    维诺亚微微向我行了一礼。

    哪里,能接待你这样的美女是我的荣幸。

    我微笑着带着维诺亚回到我在基地的房间,扔下后面的一群人继续讨论正事。

    来,我来帮你。

    一进房门,我脱了个精光,然后来到维诺亚的身后,微笑着扒起她的衣服来。

    谢谢。

    维诺亚理所当然的对我道了一下谢,然后任由我把她扒了个精光。

    对于她来说,这就好像到了别人的家里,主人客气的帮她脱下风衣外套挂在一旁一样。

    褐色的长色搭配着淡褐色的肌肤,凹凸有致的娇躯看起来很健康,而又不会让人感觉是强壮。美丽的容貌张扬而充满个性。

    拉着这个运动性美女,并排坐到床边。我一手揽着她的细腰轻轻抚动,享受掌中传来的美妙触感。

    感受着自己的肌肤和一个男性紧密的帖在一起,身上还有一只大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腰间回来抚摸。甚至时不时的,悄悄滑到自己的翘臀上揉上几下。从来没有和男性如此亲密接触过的维诺亚有点吃不消,几乎马上就想要从我身边逃开。

    但是,为了赤袒相见以示诚意,肌肤相亲以示亲近;作为外交人员造访希灵基地的维诺亚,不得不硬着头皮坐这任我揩油,忍受那肌肤被人抚摸的奇异感觉。

    国家间的关系始于国家间的了解,国家间的了解始于外交官间的了解。我现在还只知道你的名字,为了能让我们相互之间更加了解一些,你能介绍一下自己吗?

    大手从她的腰间滑到了她光洁的小腹上细细抚摸,我彬彬有礼的问到。

    努力对自己小腹上火热的大手视而不见,维诺亚强作镇定的介绍起自己。

    我是一名魔骑士,来自兰诺帝国。

    兰诺帝国?

    我随口搭着腔,低头嗅了嗅她的发香。

    是的,位于大陆最北端的国家维诺亚语气有点低落。第一个被深渊力量消灭的国度。

    一个已经灭亡的国家?

    我微微有点讶异。

    不,我是兰诺的公主。

    维诺亚语气平淡,但是声音中却透露着一股坚毅。

    只要我还活着,兰诺帝国就没有灭亡。总有一天,我会从那些怪物手中夺回我的家园。

    一个亡国的公主!维诺亚的这个身份让我愈加兴奋,忍不住吻上了她的嘴唇。

    口舌交流也是两个外交人员交流的重要方式。怀着这样的认知,维诺亚则没有抵抗,任由我卷着她的香舌尽情吸吮。

    你要亲手夺回自己的国家,所以踏上了魔骑士之路。并且靠着努力,终于成为了顶尖的高手。

    一番激吻过后,我继续询问着这个坚强的亡国公主。这副健美的r体,就是你努力的成果?

    人生第一次初吻就是这样劲爆的湿吻,维诺亚有点喘不过气。不过听到我的话,眼中还是泛起了光彩。是的,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将这具r体锻炼得如此强大。

    看看这漂亮的r型。

    我伸手捉住维诺亚胸前饱满的r球,用力揉捏。

    还有这惊人的弹性,你一定费了不少的功夫才锻炼出这一对美r。

    说完,我干脆低下头去,含住维诺亚的一个茹房又吸又舔,一手还抓住没能含进口中的rr大力揉捏,另一只手也捉住维诺亚的另一个r球不停搓揉。

    虽然感觉我的话,好像总有什么不对。不过听到我对她努力的成果如此赞叹,维诺亚还是有点得意。是的,当初练习战技时可是很辛苦的。

    她侧着身子胸部前挺。让我可以方便的玩弄她的自满的成果。

    把玩了一番维诺亚那弹性惊人的美r,跨下的r棒越来越硬涨得难受。于是我站起身来,对维诺亚说道:你看看我,光顾着和你说话。进来这么久了,我居然一直都没给你准备点喝的。真是太失礼了。

    说完,我抱着维诺亚的头就向跨下按去。

    没什么,您实在是太客……

    维诺亚还在跟我客气,话没说完就被我粗暴的把r棒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jy就像洪水一样的在她口中宣泄开来。还好维诺亚身为顶级武者反应迅速,总算是一口咽下没被呛住。

    伸手抚摸着维诺亚光滑的脸蛋,粗大的j巴c在她的嘴里,不停喷s着jy。

    看着她咕咚咕咚的大口咽下,心中舒爽万分。总算,我还记着跨下这个美人不是珊多拉,在她快要喘不过气时将r棒从她嘴里抽了出来。

    呼……呼……非常……感谢……国父大人……您的jy款待……

    维诺亚刚刚一直被动的咽着我源源不断灌进她嘴里的jy,连换气都找不到机会,以她顶级武者的体质都有点吃不消,这会很是有一点气喘吁吁的样子。胃里更是涨得有点难受,毕竟她可不是珊多拉,多少jy都能吞得下。

    不过维诺亚全身赤l,嘴角挂着jy不停喘息的样子实在是太y靡了。诱得我还不待她喘过气,就直接将她按倒在床上。

    维诺亚小姐。你看,我们之间已经初步的相互了解了。现在,应该更进一步,进行更深入的了解。

    我的大手抓着她的两团rr揉来捏去。

    更深入的了解?

    在我大手的进攻下维诺亚有点晕头转向。

    是的,就是用我的大j巴,r进你身为一个女性最私密的小rx里。用我的g头好好的了解一下你r体的最深处。

    我扳开维诺亚的双腿,用g头抵在她已经泥泞一片的y户上轻轻蹭动。

    听到我的话,想起了自己肩负的外交使命。维诺亚有点发晕的头,一下清醒了不少,一脸郑重的对我说:好的,为了两国的友谊,为了加深两国的互相了解,为了加深我们之间的互相了解。尊敬的希灵国父大人,请您把大j巴r进我的小rx里吧。

    一听维诺亚的请求,我哪里还忍得住。j巴一挺,就r穿了她的处女膜。

    虽然维诺亚的处女x刚刚被我开苞剧痛难当。但是相比亡国后,这无数年来经历的痛苦锻炼和战斗根本不算什么。

    牢记着自己的使命,为了让我和她更亲密的接触,更多的了解她。维诺亚强忍着破瓜之痛,玉臂一卷粉腿一环,死死的缠在了我身上。她用力的收紧四肢,就像想要和我融为一体一般;用尽全力的,想让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能和我紧密相帖。然后,像蛇一样的和我纠缠着扭动身体,用她的茹房、用她的肌肤、不停的与我摩擦。

    面对怀中美人的竭力承欢,我自然不会客气。双手一伸,贪婪的在她充满弹性的胴体上游走起来。感受着她紧紧帖在我身上的光洁的小腹,弹性惊人的丰满r球。抚摸着她紧致的翘臀,嫩滑的玉背;跨下怒涨的r棒,对着她初承雨露的嫩x狂疯撞击,一次又一次如她所愿的,r在嫩x的最深处,j得她死去活来。

    在维诺亚的全力配合下,我可以说是j得畅快淋漓。舒爽之下,g头死死的抵在了维诺亚的zg口,将jy注进这个亡国公主纯洁的zg。

    谢……谢谢……能被国父大人亲自接见,还和您如此亲密和深入的互相了解,我感到十分荣幸。

    感觉到自己的zg被一股热流注入。维诺亚喘息着,感谢我能够亲切的接见并jy她。

    我想,我们还可以继续深入的相互了解一番。

    不过我却并不准备这么快就放过这个美人,c在她的rx中没有拨出的大j巴,在她的惊呼中又一次耸动起来。

    第25章 空间双子

    三天,仅仅过去三天。

    维迪斯帝国首都旁的这个希灵基地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战争要塞。以中央的金字塔型母巢为中心,周围错落有致地分布了十余座基础战斗单位生产基地,载具工厂,战争指挥中心以及空间打击设备,在这些建筑之间,还分布着足以将整个基地覆盖两遍的各类防御塔和监视岗哨,尤其是山谷出口设置的两座幽能风暴方尖塔,更是拥有着可以瞬间摧毁一座小型城镇的恐怖威力,这种令人发指的防御性武器如果不是体积过大的话,简直可以当成战略级的进攻兵器来使用了至于维迪斯帝国的使节团,威斯克皇子当天就离开了。留下了三个高手,作为帮助我们与深渊作战的长驻使节,和……监视人员。虽然,以他们三个的实力,我实想不出要如何才能监视一座帝国要塞。

    在这三天里,这三个高手亲眼目睹了,希灵帝国那堪称恐怖的扩张方式。

    眼中对于我们的忌惮越来越盛。

    不过对于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因为和我深入了解,建立了亲密关系的维诺亚,成了和希灵帝国保持友好接触的重要砝码。于是,几乎每天维诺亚都会来到我的房间访问,和我加深了解。我也非常乐意一次次的挺动着大r棒和她的小嫩x亲密接触。

    不过今天例外,以另有要事为由,我回绝的维诺亚的造访请求。

    因为,在这几天亲身经历之下,我本来已经模糊的记忆里,有些东西又变得清晰起来;在这些东西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希灵基地的核心,也就是希灵母巢,其内部是由一种特殊的水晶构成。这种水晶带有很强烈的能量场,并且当控制母巢的希灵主机在思考或者说是在运算数据时,这些水晶也会产生能量涡流。简而言之就是一种特殊的辐s,而碳基生命只要在这种辐s里待上几个小时就会产生变异,进而获得某种异能。

    就在今天下午,这座希灵基地的最后一座基础建筑——帕斯维尔幽能回充体系就要完工,这意味着整个基地的建设将初步告一段落。从一开始就对外封闭了的主机母巢也会重新开启。

    满心期待的我,躺在房里静静的等待着母巢开启。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情了,平时感觉跑得飞快的时间,在这等待之下似乎也变得缓慢起来。渐渐的我开始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回绝维诺亚了,和她来上几炮再去母巢时间上也来得及啊。而且母巢又不跑掉,错过了今天不是还有明天么?

    感觉到自己做了件蠢事,我从床上一下蹦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倒不是专门去找维诺亚,一路顺着基地的合金走廊到处瞎晃的我还没打定主意去干嘛。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