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希灵淫国 > 第 10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没关系,我喜欢。

    玩弄一个女皇的r体,自己动手也是一种乐趣。

    一下窜到珊多拉身边,迫不及待的上下其手。一只手穿过裙子的缝隙,按到了她的y户上隔着薄薄的丝裤摸了起来。一只手捉着她丰满的r球,捏在掌中尽情搓揉。

    没有摸上几下,我就感觉自己的r棒涨得像要爆掉一样,于是轻轻托着珊多拉的雪臀,将她抱起。陛下,请您把腿环到我的腰上来。

    哈?你居然还一个希灵女皇自己动腿来配合你的服侍?

    珊多拉皱着眉,微微抬起下巴,满脸的高傲与不满。

    失言,失言。能服侍陛下的小x,实在是让我太过激动。都有点语无轮次了。

    我谦卑的应合着,猥琐得就像一个弄臣。

    现在,弄臣正把女皇的一只粉腿勾起,让她单脚而立。跨下的r棒更是蓄势待发,准备冲进这高贵的蜜x。

    陛下,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把我的大j巴r进你尊贵的小rx里么?

    我一脸y笑,故意邪恶的询问。

    嗯。可以,把你的大j巴r进我这个希灵女皇的rx吧。

    如您所愿,我的陛下。

    下t一挺,r棒狠狠的刺进了珊多拉的蜜x里抽c起来。

    陛下,我的大j巴r得您舒服吗?

    啊……啊……舒……舒服……

    陛下,你的rx现在应该不空虚了吧?被j得爽么?

    不……不空虚了……好爽……国父大人……你把我的小x……j得好爽……

    陛下,想要我更大力的r你么?

    要……要……更大力的……r我……用力……r我……

    脸上泛着y笑,勾着珊多拉粉腿的手一提,将她的玉腿挽到臂弯,让她的小x更加大张;同时五指一伸,抓住她丰满的r球大力揉捏,肆意之下浑圆的r球都被捏成了个葫芦。跨下r棒更是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蜜x中疯狂肆虐。简直就是把这具高贵的r体当成了最低贱的娼妓蹂躏。

    好……好爽……就这样……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希灵皇帝的r体……不会轻易被伤到的……就……就这样……用力……r我……

    疯狂的蹂躏给珊多拉带来的是疯狂的快感。高贵的小嘴中,吐出的是y贱的话语。

    高傲的女皇,内心深处是个m么。

    遵命,我的陛下。

    y笑着,我在这尊贵女皇的rx深处狂野的r动j巴,满足她的要求。揉捏她茹房的手更加用力的同时,另一只一直在她娇躯上上下游走,不停乱摸的手也伸出一根中指,对着珊多花的菊花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菊……菊x……也……菊……啊……啊……

    一句整话也说不出来的珊多拉拼命的扭动起来,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激情的泪珠。激s的yy不停的冲刷着我的g头。一直单立着的腿一下子缠上了我的腰,一双玉臂搂住了我的脖子,干脆就这样挂到了我身上。

    同时进攻着珊多拉的茹房,菊花和蜜x。我在这高傲的女皇身上尽情驰骋。

    无数次将她送上高c后终于尽兴的紧紧抱着她。陛下,让你的zg做好准备,我的jy就要来了。

    子……宫……精……y……

    已经被我jy有点神智不清的珊多拉完全还没反应过来,我滚烫的jy就在她的rx深处爆发开来,烫得她抽搐着再次迎来快感的颠峰。

    放开这高贵的女皇,看着她被我j到全身瘫软的样子,我心中不禁一阵暗暗的得意。

    珊多拉晃晃了被我j得晕乎乎的脑袋,直勾勾的眼神盯住了我。蓝色的大眼睛竟然隐隐的泛着红光。

    珊多拉,你怎么了?

    我被她看得有点发毛。

    珊多拉并不答话,就这样赤l着胴体,四肢并用向我缓缓爬来,小x中jy不停流出,在她身后留下一条白色的痕迹。

    珊……珊多拉?

    看着她眼中越来越盛的红光,我心中越来越发虚。忍不住后退了一下,却一个没站稳一p股坐到了地上。

    珊多拉见状一下就扑了过来。

    然后……

    一口含在我的j巴上面,吸吮了几口却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珊多拉含着我的j巴微微仰起头,宝石一样的蓝眼睛水汪汪的望着我。刚刚r得太激烈,我又饿了。

    看着这跨下嗷嗷待哺的女皇,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叫爸。

    爸。我饿。

    ……

    乖。

    白浊的jy在珊多拉口中爆发开来。

    第21章 生死之间

    跨下传来的一阵阵温暖舒适的快感,将我从沉沉的梦乡中唤醒。

    睁开仍有些矇眬的双眼,只见盖在身上的被子高高隆起一团,那是陈倩正钻在里面为我做早安咬。

    扭动了一下睡得有点僵硬的身体,大手随意的抚摸了几下怀中被我抱了一夜的高贵r体。伟大的希灵女皇仍然在我的臂弯中睡得沉沉的。

    耳中响起了清脆的鸟鸣,那是笼中的阿赖耶在完成她身为宠物鸟的工作。用希灵语唱起的空灵歌声带着一丝丝阿赖耶的神圣力量,让我刚才还有些迷糊的大脑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

    下腹一爽,将今天的第一股浓精s在陈倩的嘴里。

    嗯。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起床给阿赖耶喂过食,带着仍有点迷迷糊糊的珊多拉来到客厅。陈俊已经先坐到新买回来的餐桌前等我们了。

    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看着轻快的哼着歌的陈倩,把丰盛得有点过头的早餐飞快的摆满餐桌,我不由得会心一笑。这丫头自从上次我答应要带着一家人出去旅行后,这几天一直这样兴奋。让她身上沉稳大姐的感觉弱了不少,倒是多了些青春少女的活泼气息。看得出来她一定很期待。

    珊多拉一低头,钻进了桌子底下,她用餐的座位在下面。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掏出我的r棒含进嘴里。珊多拉也不等我们,就自己先开动起来。

    轻轻的用手拍着珊多拉的脸蛋,将jy泄在她的嘴里,我在精神网络中调侃道:喂,喂。主人都还没有开始用餐。客人就先吃起来了。陛下你也太失礼了吧。

    根据帝国的权限制度。在主人和客人之前,我们首先是皇帝与臣下的关系。我的国父大人,你得清楚一点。你能把j巴c到我的小嘴里,s出jy来供我食用,这是你莫大的荣幸。

    ……

    好吧,把j巴c在一个统治过无尽星空的女皇嘴里s精。其实我心里还真有一种奇妙的荣幸感。

    吃过早饭,看着陈倩和陈俊分别上班和上学去了。刚刚才用jy把珊多拉喂饱的我,也暂时提不起h的劲。

    一时间,胸中涌出一股空虚感。似乎应该找点什么事来做……

    想起自己的教师身份,我决定去学校逛逛,于是开门向陈俊追去。

    也许一会可以在学校,当着陈俊的面r一r浅浅。

    出门前还计划着,今天休息一下,当一天正常人。没走几步,我又开始满脑子邪念起来。果然是,y性难改么……

    嗯,过了前面那个路口,车就比较多了。然后直接拦住一辆,用能力让司机把我载去学校。然后找到陈俊和浅浅……

    满脑子邪念的我有点走神,挂着一脸猥琐的y笑一路小跑。

    刷。

    刚到路口,一辆车几乎是帖着我的鼻尖从面前飞驰而过。然后又是一辆、两辆、三辆……不一会,十几辆车从我前面划过。

    飚车?刚刚经历生死一线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的我,一股无可压抑的暴怒从心底一涌而上。闭上满是杀气的眼睛,全力发动的意识篡改能力,飞快的罩上已经飚出我视线外的十数辆跑车。然后,只见排头的几辆发出一阵刺耳的响声刹起车来;后面的车则一个接一个的扭着车头撞成了一团;最后,在一声巨大的爆炸中变成一团火球。

    从未有过的体验。就算刚穿越那会,我被在卷在虚空大灾变的混沌力量中,以为自己会死掉时,心中其实也不是太怕的。因为那会我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失去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太多。也许不能说是不多,但是至少我还能冷静的面对。

    但是现在,得到了无上的意识篡改力、占有了无数在前世想都无法想像的美女、希灵帝国也在一步步的落入我的魔掌。获得了这么多后,这一刻我猛然间发现,自己竟已变得如此的怕死。一但死去,我将再也不能品尝陈倩、浅浅、珊多拉、以及无数美人那曼妙的胴体。果然是得到的越多就越怕失去么。

    耳中听着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却没有给我带来一丝报复成功的快感。心中只有无尽的后怕,一双手无法停止的一直颤抖。疯了一般的转头跑回家中,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把鸟笼中的阿赖耶紧紧抓住。靠着她身上不停散发出的圣光力量,我才勉强让自己平静了一点。

    国父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阿赖耶被我吓了一大跳。

    没事,没什么。

    我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转身到客厅里找到正在偷吃东西的珊多拉。

    珊多拉,我刚刚才出门,就差一点发生车祸。险些给车撞死。你有没有办法加快潘多拉给我做的身体强化。

    仍然没有完全脱离刚才的死亡y影,我连平时的故作姿态也顾不上,语气生硬的向珊多拉询问。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你们地球的碳基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

    珊多拉并未对我的遭遇吃惊,仍然优雅的吃着她的蛋糕。至于加快你身体强化速度的办法。当然有!虽然在和主力部队失去联系后;我现在所掌握的力量里,很多旧帝国设备都缺失。但是在复仇军的基地,还是能够制造一些基本的改造设备。实际上你早就可以进行强化,只不过你一直没问,我也就一直没说。

    那就赶快!给我强化!马上!立刻!现在就要!

    情绪有点失控的我咆哮着。

    我会给你强化,因为作为希灵的一员,你的强大符合帝国的利益。不过注意一下你的语气!你可以请求我,但是不能命令我。谨记!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是一位伟大的希灵女皇!

    珊多拉对我的失态很是不满。如果是平常,我大概会很识趣的配合她。

    但是现在,情绪已经失去控制的我,闻言后脸上泛起的是一股暴虐的狞笑。

    哦?是吗?那么我尊贵的陛下,不知道伟大如您;这些天来,对我的大j巴的味道还满意吗?

    无上的篡改之力被我运起。珊多拉那被扭曲的意识恢复了正常,但是与此同时,她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不是说她的力量真的被我剥夺了,实事上我也不可能办到。而是让她自己坚信自己失去了力量,从而阻断她对自己力量的控制,达到让她失去力量的效果。现在的她会坚信自己的身体就和一个碳基生命一样弱小;应该说更弱小,现在她能动用的力量,比一个新生的婴儿也大不上多少。

    珊多拉高傲而略带不满的表情一下僵住,短暂的迷茫后,转为不能置信的震惊,然后就变成了无法抑制的暴怒。

    你!你竟敢!你竟然胆敢!……

    从来未曾有过的涛天怒火,在珊多拉的心中熊熊烧起。

    竟敢什么?竟敢爆你的口?竟敢r你的p眼?还是竟敢捅破你的处女膜?

    你!……死!……我要把你的r体撕成碎片,把你的灵魂拖到深渊之炎上,灼烧到虚空的末日!

    狂怒的珊多拉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但是只能动用婴儿般力量的她,连站都站不稳。可笑的跌倒在地。

    我掏出自己的r棒,乘势一下坐到她的小腹上,将她死死压住。

    死?想杀死我?怎么杀?难道……

    我双手抓住珊多拉华丽宫裙的胸口处用力一扯,两个丰满的美r便跳了出来。一手捉住一个,我嘲弄到。要用你这两团东西爽死我?

    说着,我抓着她雪白柔软的rr给自己的r棒r交起来。说起来,你这两个茹房还真的能让我爽死啊。哈哈哈哈哈……

    混蛋,你这低贱的碳基生物,放开……放开我!……

    珊多拉死命的挣扎起来,两只玉手也疯狂的对我又是捶打,又是扯我的手。但是一点力气也没有的她,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在给我扰痒痒一样。

    哦?我们伟大的女皇陛下,好像不是想用你的茹房把我爽死啊?那么……

    我挪动了一下p股,一下坐到珊多拉的一对丰r上。然后扯着她金黄的秀发拉起她的头,一挺j巴,一下塞到了她的小嘴里。是想用你的小嘴来爽死我么?

    唔……唔……唔……

    珊多拉想咬的我r棒,却咬不动,想吐出我的r棒也吐不出,挺动着舌头不住的顶我的g头,想顶出去,结果却像是用舌头给我的g头按摩一样,反而让我舒爽不已。甚至小嘴被我j巴堵住的她,现在连骂我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她虚弱的玉手,无力的推着我的小腹。

    陛下。刚刚打断了您的用餐,十分抱歉,您一定饿了吧。现在,您最喜欢的jy来了!

    说着,我精关大开,把海量的jy死命的s进她的嘴里。而现在的珊多拉,虽然本质上仍然是希灵使徒的体质;但是,她的意识却不停的告诉自己是一个需要呼吸的脆弱碳基生命。不停的产生着不会真的致命,但是却让她难受无比的窒息感。

    咳……咳……咳……

    很快,在无尽的jy中挣扎着喘气的珊多拉就被呛住了,不停的咳嗽起来,甚至将jy咳进了鼻腔之中,让她更加的难受,连眼泪都被呛了出来。

    等到s了个痛快,我才放开已经被呛得满脸通红的珊多拉。

    咳……咳……杀……杀了你……咳……我……一定……咳……要……杀了你……咳……咳……

    唾y、jy、鼻涕交杂成一团,不停的从珊多拉的口中,鼻中咳出;和滑下来的眼泪混在一起,弄得那精致而典雅的俏丽容颜一片狼藉。

    杀了我?刚才你不是已经用小嘴把我的r棒杀得得溃不成军了么。我不是都缴了那么多白旗给你了么?

    我抓着珊多拉的头发,将她的头扯了起来。

    还是你想要更多?

    再次控制着精关,将浓浊的jy狠狠s出,喷得珊多拉满脸都是。

    珊多拉无力的抬起双手想要阻挡,却被我用手抓住死死摁下。转动着头想要躲避,却因为我的另一只手扯着她的头发,而只能微微变幻角度,用自己脸的不同地方迎接喷s而来的jy。

    呜……不……不要……不……呜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屈辱的珊多拉终于崩溃了,无助的哭泣起来。

    喂……喂……这不是我们威震四方,让无数帝国之敌战栗恐惧的战歌公主吗?怎么哭鼻子了?难道……是因为你的小rx太想要我的大j巴,痒得太厉害了?

    在珊多拉恐惧的眼神中,我将她提起,摆成了一个后肩着地全身倒立,p股高高撅起的姿势。最近我很喜欢这个姿势,因为它能让被我r的女性,能够亲眼看着我的大j巴是怎样捅进她们自己的小rx的。

    不……不……不要……

    珊多拉张着嘴,高傲的自尊心,让她哀求的话语是那样的难以出口。

    不要?什么不要?

    我跪在珊多拉前面,让她倒立的身体靠着我,跨下r棒正好抵在她肥美的y户上轻轻蹭动。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不要什么?

    不……不要……不要……

    珊多拉的小嘴反复的张合。r我……

    终于艰难的吐出这两个让她羞耻的字,珊多拉闭上了眼睛,泪流更大了。

    嚯?……

    我脸上挂起戏谑的笑容。你求我啊,你好好的哀求我,我就放你一马。嗯,就说我——希灵的帝王,星空的女皇,战歌公主——珊多拉·凯尔薇·尤拉西斯恳求伟大的希灵国父陈希灵大人,不要将他高贵的大j巴r进我s痒难耐无时无刻不渴望着大r棒的卑微而y贱的小浪x。你!

    珊多拉猛的睁开眼,羞愤难捺的瞪着我。

    嗯?

    我拖长着鼻音和她对视,脸上似笑非笑。

    终于,珊多拉涨红着脸,屈辱的闭上眼睛侧过脸。数次张开了嘴又合上,最终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话挤了出来。我……希灵的……帝王,星空的女皇……战歌公主……珊多拉……凯尔薇……尤拉西斯……恳求伟大的希灵国父……陈希灵大人……不要将他高贵的大j巴……r进我s痒难耐……无时无刻不渴望着大r棒的……卑微而y贱的……小浪x里……

    吐出最后一个字,珊多拉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好吧,既然我们高贵的女皇,都这么低声下气的哀求我了。做为一介臣下……

    我y邪的笑容上带着的是无尽的恶意。我当然不会答应!

    猛的将j巴狠狠刺下,捅进珊多拉的小rx里,我狂笑起来。哈哈哈……我尊贵的女皇,你都说你y贱的小xs痒难耐渴望着大r棒,臣下又怎能不好好为陛下您解解饥渴呢?

    不!……你答应……

    珊多拉绝望的哀嚎起来。

    我骗你的。然后呢,你能怎样?

    我不待珊多拉说完就打断了她,跨下r棒在她的小x中疯狂耸动起来。

    说啊!我尊贵的陛下,我刚刚骗了你。你又能怎样?感觉到了吗?我的大j巴现在就c在你的小x里,一寸一寸的jy你y贱的xr。你又能怎样。愤怒的用你的小rx夹死我的r棒吗?唔。你还夹得真紧啊。夹得快要爽死臣下了!

    不!

    珊多拉侧过脸去,紧闭着双眼,像要骗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

    这可不行。

    我伸手把珊多拉的头扳了过来正对自己的小x,然后用篡改能力强制她无法闭上自己的眼。我的陛下,好好的看着你尊贵的rx是怎样被r棒jy的吧。

    跨下的r棒肆意的抽c着珊多拉的蜜x,噗嗤噗嗤的jx声中,珊多拉的蜜汁不停的被带出,飞溅到自己的脸上和那宝石般的大眼睛上。那漂亮的眼睛上照着自己的rx不停被r棒进出的景象;渐渐的,泪水已经流干,眼眸中的光彩也消失不见,变得空d麻木起来。当我舒爽的在她的rx里s精时,珊多拉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反应,就像一个被玩坏了的布娃娃。

    不过我无情的jy并没有结束,将不再反抗的珊多拉翻了个个,我伏身上去,一挺j巴,狠狠的c进了她的菊x中r起来。而珊多拉就像已经死去一般,不言不语的默默承受着我的撞击。

    不过这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我的兴致。一边狠命的r着她的菊x,我一边抡起巴掌,不停的扇在她雪白的嫩臀上。而一直不动的珊多拉,终于也起了一点变化,她空d的大眼睛里,再次无声的滚出屈辱的泪珠。

    曾经听人说过,死亡是性a最好的助兴剂,我以前一直不甚明了。不过现在,我有了不一样的体会。无论是别人的死亡,还是自己的死亡,当与死亡擦身而过后,心中总会产生一股莫明的暴虐,而它最好的发泄渠道就是性。这也是为何,那些军纪涣散的军队,总是在大战后会干出jy妇女的恶行。因为游走在死亡的边缘,并将死亡给予他人的那些军人,急需发泄自己心中积累起来的暴虐。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抑制,这种暴虐就会转化为暴行,就像刚才的我一样。

    当无数次在珊多拉体内发泄完,终于冷静下来的我,简直被自己的行为惊呆了。不是对施予珊多拉的y辱,而是对自己的狂妄大胆。

    想当初,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第一时间接触到珊多拉并把她制住。

    但是就在刚刚,我居然主动的恢复了对她意识的扭曲。如果刚才的行为,有那么哪怕一丁点的失误,现在的我就连渣都不会再剩下。

    洗掉刚才的记忆,重新扭曲掉珊多拉的意识,并让她认为自己刚刚只是照常和我盘肠大战了一番。一直到珊多拉重新变回一副高傲模样,继续吃起她的蛋糕。确认无事的我,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要强化的不光是我的r体,更重要的是我的精神……

    第22章 亲卫队

    昨天的暴走事件让我对自己的精神状态很是担心。

    虽然得到了不少外力,让我似乎强大了起来。但是归根到底,我本质上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就像是一个小孩得到了核弹。空有力量,却没有与力量匹配的心性。实事上我在穿越后一下就从一个老老实实的普通人,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y魔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心性的弱点,让我随时可能犯些本不该犯的错,甚至最终可能导致自己完蛋。

    但是,对此我却毫无办法。灵魂的奥妙就算是希灵的力量也无法尽窥。或许只有那些顶级的星域神族才有什么办法吧。

    一夜未眠,思索不果。我也只好暂时放下不想,将注意力先投向了r体的强化上。

    再次踏上那个不知名的异界星球,复仇军的基地一如往常的肃杀。刚刚一达,就正好撞上一大群希灵运兵舰腾空而起,不知前往何处去支援作战。望着一艘艘飞船,气势如虹的从头顶划过,竟使我有点心潮澎湃的感觉。

    虽然,现在不少复仇军都跟着珊多拉,移师地球休养去了;但是这里的战斗仍未结束。相当一部分军队留了下来,继续和那些血拼了六万年的魔兽作战。因为复仇军的主基地还在这。

    潘多拉已经我们生活的k市,开辟出了一个平行的影子世界,准备作为以后的帝国据点。目前来说,那还只是一个不太稳定的小小荒芜空间。潘多拉的重装军团正和一部份复仇军一起,不停的开拓那个平行空间,但这需要时间。在完成基本的开发前,珊多拉的复仇军,不得不继续把主基地放在这个地方。

    长官,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一个负责接待我们的复仇军士兵请示到。为作主人的珊多拉没在。一提到这个星球就想吐的她,暂时是一步也不想再踏上这的土地。安排了一番,便打发我们自行前来。

    嗯,带我们过去吧,士兵。

    小小的一米二将军,代我们答话。

    一行人钻进一个豪华的小型飞车。r白色的涂装加上华丽的金色花纹,流线的外型上有着一个大大的复仇军徽记。进到飞车后,所有的人不由得一愣。倒不是因为里面那极尽奢华的装饰,而是因为空间。虽然,在外面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加长型轿车大小,但是一进到里面才发现,车内的空间巨大得像一个小型会客室。桌椅姑且不论,居然还有一张床!

    这是珊多拉陛下御用的飞车。内部做了空间拓宽处理。

    似乎是看出了我们的疑惑,西维斯在一旁解说到。

    这个长发的气质美女,已经不再隶属于潘多拉麾下。这段时间和她相处愉快的我,从陈俊那把她给要了过来。现在她的身份是希灵国父的直属副官。

    阿俊。阿俊。你快来看,这好像有喝的。

    神经大条的浅浅,对这些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一钻上来就到处乱窜,四下乱翻。不一会,就找到一个冰柜一样的地方,倒腾出几瓶饮料一样的东西。

    那东西不能喝!

    西维斯大惊。那确实是饮料,不过这是给希灵使徒准备的,普通的碳基生物喝了会送命的。

    哦!

    手中饮料被西维斯抢走的浅浅,就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差一点服毒自尽一样,继续拖着陈俊到别的地方去探险。还好林雪没跟着来,否则这两个家伙联手,能把这车给拆了。

    许浅浅!

    陈倩看不下去了。

    听到陈倩的声音,刚刚还跟匹脱缰小马似的浅浅一下僵住,老实实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一直被她拖着乱窜的陈俊总算松了一口气。

    飞车一路疾驰,把我们给拉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这……好像是上次修理阿俊的那个维修站吧?

    我不是很确定的问潘多拉,得到了她肯定的点头。……

    这是要让我步上陈俊的后尘,成为人类史上第二个被维修的碳基生命吗?

    能不能换一个地方给我进行强化?

    另外兴建一座维修站?

    当我没说……

    怀着微妙的感受步入这个微妙的场所,我感觉自己的心情越来越微妙……

    这……

    似乎……

    有点不大对劲啊?

    看着一路上那爬满了墙壁和天花板,像血管一样的能量管道;造型越来怪异的各种不知用途的设备;我的心有点发毛,忍不住拽了拽潘多拉。

    潘多拉,是我记错了还是怎么的。我怎么感觉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好样不是这个样子啊?

    国父大人,您的记忆没有错误。上次陈俊皇帝来这抢救时,确实不是这个样子。现在的这些,都是这一次为了您的强化而特别研发的新设备。

    一脸便秘表情的我,最终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透明试管前。试管的上下两头都连着无数的连接管,像蜘蛛网一样向整个房间扩散开去。试管中似乎有什么y体,几只细软的机械臂正像蛇一样在里面游动,臂头上长长的刺针,让我汗毛直竖。

    这个,进去真的没问题?

    能量管道里不时闪烁出来的诡异光线,让我难看的脸色显得愈发难看。

    放心吧。国父大人,这些设备都是由希灵技师们精心设计制造的,对绝没有问题。

    一米二将军拍着她几乎等于没有的胸部,信心十足的给我保证。……

    那就这样吧。等我进去后,你们就回家去,不用在这等。按计划我会在那玩意里面泡上一个月。嗯,这次的旅游恐怕不能一起出发了。你们自己先去吧。

    怀着死前写遗书的心情,我开始和众人交待起后事。

    父亲大人,旅游我也不去了,我想留下来陪您。

    陈倩抓住了我的手。

    不用,接来的一个月我得一直泡在里面,就跟睡觉一样,你留下来也没什么用。

    揉了揉陈倩的头,我安抚着她。这几年辛苦你了,难得的机会,就和阿俊他们好好的出去放松一下吧。等我出来时,你们应该还没回来。到时候,我直接传送过去找你们,一家人好好的在外面玩几天。

    阿俊,这一阵子我不在,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要好好照顾你姐和你妹。嗯,还有浅浅。

    我转过头又一次用自己的能力刷了陈俊一遍,以确保我不在的时候,他连家中众女的一根手指头都不会碰。

    浅浅。这一阵子,就帮我多看着点阿俊。

    我伸手隔着衣服捏了捏浅浅的小茹头,引得她发出一阵娇笑。

    转过身,不再多想,我硬着头皮一闭眼,跳进了那诡异的试管。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恭喜您完成强化,国父大人。

    试管外站立着不知何时起就在那等候的西维斯。手上抱着一套衣物的她,见我走出试管立刻就迎了上来。

    我不在的这一个月,家里怎么样。有什么事发生吗?

    我一边由着西维斯用毛巾为我擦拭身体,一边询问起这一阵子家里的情况。

    前半个月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半个月前,皇帝陛下放假了,之后一直在家休息。浅浅小姐和林雪小姐,偶尔会来家里找他。大约三天前,林雪小姐过来把大家都接走,一起旅游去了,珊多拉陛下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西维斯为我擦拭干身体后,开始将准备好的衣物一件件为我穿戴起来。

    等到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我让西维斯领着我一路来到了复仇军基地的一个战斗训练场。

    轰……轰……

    像闪电一样穿梭在各种障碍物之间,我不时挥动拳脚,将一个个标靶击成碎片。这种仿佛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的感觉,简直让我欲罢不能。来来回回,在训练场里砸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标靶,我才心情愉快的走出来。

    西维斯,我现在的力量大概达到什么水平了。

    接过西维斯递来的饮料喝了一口,我志得意满的问到。

    综合来算,您的战斗能力已经基本和低阶的希灵使徒持平了,国父大人。

    西维斯眼中闪过几道流光,似乎计算了一下,然后答到。

    才达到低阶使徒的水平!

    我一愣。

    单纯从r体强度来说,大人其实已经达到了高阶使徒的水平。但是,您的战斗技巧近乎于无,并且没有希灵使徒的特殊技能。更重要的是,国父大人您的身体无轮怎样强化都和希灵使徒有着本质的差别。一般来说希灵使徒的r体等同一个综合的接口平台。可以通过加装外置设备来大副提升战力。一个和普通的人类异能者着水平差不多的下级希灵大兵,一但展开武装,就可以轻易的歼灭一只异能者组成的军队。而国父大人您无法加载任何的希灵武装,这才是制约您战力的最大因素。

    听着西维斯的讲解,我心中一凉,得意的心情荡然无存。不过仔细想想,至少现在我不会因为一些日常意外,就莫明其妙的送掉性命,心中感觉一下又舒服了不少。暂时没办法的事,就不去纠结了。至少我还有其它的手段弥补。

    亲卫队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一下子,我想起了之前做的另一个安排。

    半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组建。现在要把她们召集起来接受您的检阅吗?

    随着我的点头,练训场的空地上迅速结集起一个千人方队。

    这一千个战士同时来自潘多拉重装军团和珊多拉陛下的复仇军。

    西维斯一边领着我检阅着这些战士,一边给我介绍。她们都是刚刚才从希灵大兵进阶到低阶使徒的,抽调起来对原属部队的战力影响并不是太大。所以潘多拉大人和珊多拉陛下都十分配合,我只用了两天就完成了选拔和军籍调动。

    战斗力呢?

    因为全部都由低阶使徒组成,比起同等规模的普通希灵战团战斗力要高很多。但是和珊多拉陛下的直接属卫队比起来就要差上不少。如果直接投入正面战场,实力会稍微有不济,但是作为一只卫队来使用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

    眼前这些战士,一水的女性希灵使徒。以希灵使徒的素质,自然长得都不差。

    看着一千个美女在眼前组成了个大大的方阵,不由有些心神激荡。我缓步走到一个女战士面前细细打量了起来。

    靓丽的秀发被她扎成了一条马尾甩在脑后,有点孩子气的可爱面容,正一脸肃穆的崩着。华丽的银白色战袍衬得她凭添了几丝英气。一手护着腰际的希灵战刀,一手垂在腿边,高挑的身体崩得直直,一般军人的气息迎面而来。

    伸手在她的娇躯上抚摸了几下,女战士仍然一副完美的军姿,目不斜视不为所动。

    她们的这套希灵战袍也是经过特殊设计的。

    西维斯伸出手按到女战士的茹房下侧。胸前的这一块,其实是分离式的设计。表面上看起来是把胸部遮住的,其实在下侧有一个开口,可以轻易的把手c进去玩弄她们的茹房。

    西维斯的手一c,顺着战袍胸部下侧的缝隙就钻了进去,捉住女战士的r球捏了几下。

    或者您也可以命她们直接切换为侍俸服饰。

    说着,西维斯对面全军下达了命令。

    只见就连被西维斯捏着茹房时,都完全没有反应的女战士终于动了。她垂在腿边的那只手抬起,先后在自己的胸口和两腿之间抹了一下。银白战袍一下就小小的变了个样。胸口的位置成了两个大d,将两只雪白的茹房挤了出来,直接露在空气之中。两腿之间也出现了一条明显的缝隙,鲜美的y户在缝隙间若隐若现。

    而整个方阵一千名希灵女兵,也都和她同一动作,切换到了侍俸服饰。一时间,只见训练场上r波乱晃,r光四s。

    不错,不错。这个设计非常好。

    看着眼前的奇景,我大喜过望,顺着前排检阅起来。

    一手伸出,随着我的脚步,一路抚过希灵女兵们高耸的r峰。而这些刚强的战士,则整整齐齐纹丝不动的任由自己的r峰,被我抚过的手掌摸得微微轻颤。

    在一个短发俏丽的希灵女兵面前停下。一手一个,直接就捉住女兵的一对茹房玩了起来。西维斯则善解人意的蹲下身去,替我拉开拉链,把大r棒给放了出来。

    士兵,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一手继续玩着女战士的r球,一手扶着她的翘臀;跨下的r棒用了点力,一下就挤进了她的两腿之间。

    女战士仍然以标准的军姿,笔直的站立着,两条修长的美腿闭得紧紧的。我的r棒挤进她的两腿之间后,被夹得死死的。j巴的上侧,直接通过战袍下y处的缝隙开口,接触到了她鲜嫩的y户;其它三侧,则感受着顺滑战袍下那双粉腿的惊人弹性。

    报告长官,我是希灵帝国国父亲卫队下属陆基装甲兵露西3547。

    女战士大声答到,好一副巾帼英雌的飒爽英姿。

    j巴c在这巾帼英雌的两腿之间,慢慢抽动,细细品味着她的曼妙之处。两手抓着她的雪白嫩r搓出不同形状。我继续问道:露西,告诉我你的使命。

    我的使命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捍卫伟大的希灵国父,陈希灵大人。

    很好!全体都有,稍息!

    刷!

    随着我的一声令下,训练场上的一千女兵齐刷刷的两手后背,双腿微张,做出来了稍息的站姿。

    我双手扶在露西的腰上,挺动着r棒顺着她微微张开的两腿之间,直接就r进了她的rx。感到光荣吧。士兵!你是整个亲卫军里,第一个被我rx的战士。好好的感受一下你的rx是怎么被我的大j巴jy的吧。这是我赐予你的恩典!

    感觉着自己的处女膜被捅破,粗大的r棒撑开自己娇嫩的rx,不停的抽cr动。一直崩着脸做铁血军人状的露西,也不禁真情流露,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遵命,我的长官。属下一定全心全意的感受长官的大j巴,是如何jy属下rx的。能够在全军将士中第一个被长官的大j巴开苞,这是我毕生的光荣!

    很好。

    我不再多说,双手抱住露西,全力耸动腰部,在她的rx中冲刺起来,直到下t一爽,将大股大股的jys进了这个忠诚战士的zg。

    从露西的rx中抽出j巴,白浊的jy从她微微张开的两腿间不断滴落,很快在她脚下形成小小的一滩。意犹未尽的我,则迈着脚步渡到下一个士兵面前。

    一个长发及肩,面容柔美的战士。已经猜到了要发生什么事,她有点激动。

    虽然仍是面无表情的站得笔直,但是眼中,却不停的闪过希灵使徒在思绪时特有的流光。

    伸手捏住这个战士可爱的茹头,向后一拉拽得她浑圆的茹房就像是一个长条。

    然后一松手,茹头啪的弹回,丰满的茹房一阵乱颤。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