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希灵淫国 > 第 7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怂堑娜棺樱植褰堑哪诳阒校恢苯愚粼诹饺说谋ヂ囊趸先嗔思赶拢缓笾兄敢簧欤啦涣y牟迦肓怂堑男∧a?br /

    唔,其中一个还是处女。我感觉到捅破了一层什么东西。耳边同时隐隐传来两声闷哼,一声痛苦,一声欢愉。

    欢愉的声音挺熟。我微微睁开一只眼瞄了一下。原来是浅浅。

    中指继续在两人的y户中抽动,还时不时的把食指和无名指也塞进去抠弄。

    两个女孩,一个痛苦,一个欢愉。但是都一样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掩饰着她们的小rx正在被我的手指正jy这个事实,不让其它人知道。

    两人一个痛得脸色越来越白,一个舒爽得面色越来越红。时不时的因为不同的原因,各自身体颤抖几下。紧咬着嘴唇死死的想压住起伏的喘息,可鼻子里的呼吸声还是越来越急促。如果不是其它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潘玲玲为我的足交上,估计这两个少女早就暴露了。

    身为希灵使徒的潘玲玲,倒是对暗中发生的一切了若指掌。不过她可不会不识趣的打破我的这个小游戏。

    现在她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我的大r棒上。一双玉足被她运用得就像是手腕一般灵活。时而用脚心,时而用脚指,时而搓,时而揉;甚至活用脚上的丝袜,大大的叉开脚指。崩着丝袜拉成像脚蹼一样,盖在我的大g头上拖动摩擦。还因此让我的g头把她丝袜顶出一个破d。

    不过狡猾的潘玲玲,却干脆在自己脚跟处抠出一个破d,让我的r棒从这个破d钻进去,和她的玉足一起套在丝袜中。大r棒上一半传来与玉足实r相j的触感,另一半传来软软r感罩上两层丝袜后的柔软顺滑。冰火二重天的夹击迅速让我崩溃,浓浓的jy汹涌的喷在她的丝袜里,很快隆起一团。然后浸过薄薄的丝袜流得到处都是。

    “同学们请看,这就是所谓的足交。通常是指用脚对男性的性器官进行……”

    见我s精,潘玲玲马上挂起职业型的微笑,以一种专业的语气给班上的女同学开始讲解起足交来,……

    这……

    我只是想利用‘性j课’的借口来r你的小嫩x,不是真的想你来上课啊!这个果断不能忍啊!

    我愤愤的从两个小rx中抽回自己的手指,然后把怀里长发女老师的一双修长美腿扳到我身体两边,成m型的蹲在了我r棒上方。

    对我心中的不愤,毫无查觉的潘玲玲仍在一本正经的进行着授业。

    “……也可以抹上润滑y,再把双脚合并靠拢,让他把r棒顶入脚心缝隙内尽情抽c……”

    见这大j巴上方欠r的小rx,仍然‘执迷不悟’的无视着我的不满,我也不多说,双手掌住她的腰,用力向下一按。大j巴直接隔着丝袜就向她的处女小x捅了去。带着她的丝袜一起,一g头撞破处女膜,深深的r进了这初次挨j的嫩x深处。然后就这样裹着丝袜,隔着一层奇异的触感,在潘玲玲的处女rx中耸动起来。

    “啊!……”

    只听潘玲玲发出一声妩媚的娇吟,终于停下了关于足交的授业。

    身为无视痛觉,又安装有百倍性快感c件的希灵使徒。卜一破处,便在我的r弄下快感连连,娇喘连连。再加上那种;被自己心目伟大国父的尊贵j巴;开苞jx的荣耀感。潘玲玲差点幸福得晕过去,只想什么都不管了,全身全心的挺着嫩x,在国父大人的大j巴下婉转承欢。

    但是,身为希灵使徒的坚韧意志让她仍是咬牙坚持住,誓要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

    “就……就在刚刚,你们的陈老师……用他尊贵的大j巴……狠狠的刺穿了你们潘老师我的处女膜……替我……开了苞……现……现在……你们陈老师的大j巴……正一下……又一下的……jy着我……刚刚才苞的处女嫩x……”

    说着,潘玲玲还特意的将双腿,向两边叉得更开了一些。让dv更清晰的把我的大j巴,在她rx里c进抽出的动作拍摄下来,显示给全班的女生观看。

    “相信……大家都已经注意到了……你们的陈老师……并没有撕开……我的丝袜……就把他的大j巴……r进了我的rx……所以……现在我自己的丝袜……正在陈老师的大j巴……对我小rx的jy中……被带进我的小rx……和陈老师的大j巴一起……不停的……刮在……我小x里的……每一寸壁r上……”

    潘玲玲边挨r边授课的同时,将自己上衣和衬衫的扣子都解开,将自己的胸部敞了出来。

    “……你们陈老师的大j巴……每一次撞击……都顶得我……y水直冒……我小rx里的……每一寸xr……都被……你们的陈老师的大g头……刮得舒爽连连……同学们请看……”

    说着,潘玲玲取下了自己的胸罩,将自己美丽的丰r,再无一丝遮掩的用自己的双手托起,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注意看我的茹头……正……正是因为……被你们的陈老师……jy得欲死欲仙……所以……我的茹头……在没被玩弄过的情况下……还是自然的挺立起来……啊……啊……”

    正当潘玲玲捧起自己的茹房,对学生们授课时。我双手齐探,分别抓住一只r球揉捏起来;而且跨下的大j巴,更加猛烈的耸动起来。将潘玲玲r没法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不停呻吟,然后最终一阵乱颤泄了身。

    而我也在同时,用力抱住她,j巴狠狠的一击撞进最深处,双手一紧,将两只浑圆的r球都捏得变了形,把滚烫的浓精尽数打进了潘玲玲的zg。

    “就在刚才,潘老师我,已经被你们的陈老师j到了高c,而你们的陈老师,也已经把他的jys进了我的zg里。同学们请看,因为我的zg和yd都已经被你们的陈老师用jy灌满。所以,现在jy和y水正混杂在一起,从我们俩人的结合部渗出。只要大j巴稍微抽动r弄几下,就会带出大量的yy。”

    刚刚回过了一口气的潘玲玲,又叉开了自己的腿,将还被我大j巴深深c入的小rx亮了出来,继续进行授课。

    又无视我的存在……

    我的大j巴表示,不给潘玲玲的小rx一点厉害瞧瞧,她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啊。

    好吧,你要授课,我们就授课吧!

    “同学们注意了。”

    我打断潘玲玲的讲授,大声喊道:“之前潘老师,已经给大家讲了很多理论知识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要结合实践进行学习。来,都来摸一摸。大家都来摸摸潘老师的成熟胴体,和自己的身体对比一下。”

    这次,我先将潘玲玲那本就在刚刚的jy中被r破的丝袜,彻底撕出一个大d,将整个y户都露了出来。然后挺着r棒一顶,c回她的小rx实r生j起来。同时招呼着女生们,全都围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在潘玲玲的娇躯上一阵乱摸。

    “接下来,你们要在潘老师的身体上,实习你们所学会的知识。在我jy你们的潘老师时,你们要用自己所学到的东西,一起刺激她的r体,通过实践,来磨练技能。”

    在我的指挥下,两个女生一人一个捉住潘玲玲的r球玩弄起来,还不时低下头含住r珠不停吸吮,而两条修长的美腿一左一右被分别拉开,无数小手,在上面来回抚摸,最尖端的玉足也被舌头舔来舔去。两腿间的嫩x,因为粉腿大大拉开的原因而完全暴露出来,而我的大j巴正噗嗤噗嗤的里面来回r弄。不停在抽c过程中从小rx里被带出的yy溅了一个女生一脸,因为她正把脸伏在潘玲玲那正被我jy的rx处,用小嘴和舌头刺激着她的y蒂。

    “这……这位同学们……实习得很好……揉捏的力度……刚刚好……将老师的茹房……玩得又舒又麻……”

    “还……还有……这位……同学……她含着老师的y蒂时……不单单是吸吮……还不时的用舌头……来回轻舔挑逗……甚至……偶尔用……牙齿轻轻的……轻咬细磨……玩得……玩得老师的小rx……都酥软了……在你们陈老师的……大j巴下……轻易就被r得……y水横流……嗯……啊……啊……”

    刚开始,潘玲玲还硬撑着,一边承受着我的侵犯,一边指导女生刺激自己的r体,为我的jy助兴。但是不一会,除了浪叫,她就再出吐不出一个字来了。只能被动的被我摆弄成各种姿势,生j猛r,一次次的将jy灌注在她的zg内。就算是下课的铃声响起,也不能将她的rx救离我的j巴,正把她摁在地上狂j的我只是气壮山河的吐出两个字--留堂就在我在潘玲玲rx的配下辛勤的为女生们授业时,陈俊却在电脑活动室里如坐针毡,整整一堂课他简直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

    下课之后,陈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初中部找潘多拉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刚刚跑下教学楼的楼梯时,一个高个子男人和他狠狠地撞在一起。

    “啊,抱歉抱歉!”

    陈俊慌慌张张地说着,然后转身就走。

    三秒钟之后,他又转了回来。

    刚才和陈俊撞上的那个高大男人正笔直地站在那里,见他折返回来,“啪”地敬了一个希灵帝国的军礼。

    “你们昨晚上究竟印了多少假钞?”

    陈俊y着脸问。

    “报告皇帝!我们印制的现金足够支持所有帝国指挥官在这个世界生活四五个月,”

    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上的假钞双人组之一,“保证不会对这个世界的经济造成过大的冲击。”

    “那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

    “报告皇帝,我已经顺利成为这所学校的教师!”

    果然不出所料……

    “你教他们什么?”

    我很好奇这位头天晚上还在印制假钞的大哥究竟能教学生们什么。

    “思想政治和法律基础!”

    面前的假钞男中气十足地回答道。

    陈俊感觉地球人的下一代正在经历一场早有预谋的灾难……

    在初中部的教学楼下,潘多拉面对陈俊的问话显得从容不迫。

    “按照您的命令,他们各自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而且考虑到您的安全问题,我把他们安排到了这所学校的周围。”

    “……好吧,我也不怀疑他们有没有对应的能力,我还有一个疑问——他们究竟是怎么找到工作的?不管怎么说,连半天时间都不到,他们怎么可能找到工作?要知道他们可是昨天晚上才来到这个世界啊!”

    “哥哥还记着昨天那个传送到树干里的指挥官么?”

    陈俊一下子想到了那个被人摘了一晚上毛刺的倒霉蛋。

    “那家伙肚子里的毛刺摘干净了么?”

    他还是很关心手下安危的。

    “差不多吧,”

    潘多拉的语气毫不在乎,“那个家伙是心灵突击部队的指挥官,最擅长的就是群体心灵干涉。”……这是不是可以认为外星人把地球人给洗脑了?

    虽然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不过陈俊也只有勉强接受这个结果,反正他是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安置这300人。

    于是,在没有任何人觉察的情况下,一场外星人入侵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完成了……

    ps:考虑到不一定每个人都看过原作,所以把原文也帖了上来,毕竟如果不知道女性来历和h场境的前因后果难免影响代入感。

    而且原作的背景设定比较庞大细致,如果没有看过原作的人,突然从中间看着一段r戏估计对很多设定也会摸不着头脑。

    而单独写出来的话,介绍设定的字大概会比r戏的字还多了。

    不过我会再好好想下这方面的问题的。

    第15章

    帝国指挥官们以令人惊讶的效率迅速融入了周围的人群,在每一个教室,每一个楼道,你随时都有可能看到一两个陌生的面孔,他们包括了学校的老师,修建花坛的校工,食堂卖饭的姐姐,检修线路的电工以及其他任何可能出现在学校内的职业,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场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好莱坞大片在无人觉察的情况下悄然上演……

    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有学生带着惊奇的语气小声讨论:咱们学校好像来了不少新人啊?

    但是很快,相关的话题就少了很多,不知道是那位名叫凯奥斯的指挥官的心灵干涉起到了作用还是同学们已经对这些到处冒出来的陌生面孔见怪不怪了。

    抱着潘多拉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小腿紧紧的环在我腰上,双手揽上我的脖子,像一只可爱的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而我的大r棒则c在她的小rx中随着走路的步伐微微耸动。

    这几天来,我深深的感到了j巴强化带来的好处。一有空闲,我会就把跨下的r棒塞进潘多拉牌rx性保健器里。

    陈俊默默的在一旁跟在我们。或者应该说是我们一起默默的跟在他一旁。因为潘多拉坚持要跟在他身边护卫,所以现在我才会不得结束掉已经上了一整天的性j课,走在回家的路上。

    妈妈,我要抱你都多大了,还要妈妈抱。

    可是旁边的姐姐都有……

    在路人的眼中,我抱着小潘多拉边走边j的行为,不过是一个父亲略带宠溺的抱着自己的女儿而已。

    带着慈父般的微笑,我对着路旁正被自己女儿缠着撒娇的一位母亲微微点头示礼,引得她回应了一个尴尬笑脸。

    哥哥,发现有异常目标。

    一直安静的挂在我怀中接受抽c的潘多拉突然转过头对陈俊出声提示。

    在潘多拉的意识中,她的皇帝哥哥才是她真正效忠的主人。

    而我则是类似于一种退休的国家前领导人地位。地位尊贵,为我服务也是一种光荣。但是,在帝国的权限系统里,我其实是在陈俊的皇帝权限之下的。

    只不过因为皇帝是无条件听从我这个父亲的,潘多拉将服侍我解理为更好的为皇帝尽忠。所以每当有重要的事,第一时间她仍是向着陈俊请示,虽然最终做决定的总是我。

    对此我并没有强行扭曲她的想法。实事上这让我有一种侵犯着别人东西的快感,每次当着陈俊的面jy他的妹妹兼下属都更加的兴奋。

    异常目标?

    不止陈俊,连我也是一脸诧异。

    但是还没等我们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到潘多拉一声低呼:对方发动攻击!

    一阵凉风从身边吹过,然后一切回归平静。

    正当我们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时,潘多拉却示意我们看看身后。

    回过头去,看到身后的墙壁上有一条一米多长、半厘米宽的深深切痕,一丝白烟正从切痕中缓缓飘出,我马上就明白过来,这个情景……这个事件……是林雪!

    高度压缩的空气刃,

    潘多拉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带上了一丝悠悠的蓝光,这是她进入信息处理状态的标志,拥有极高的速度以及不错的破坏力,最重要的是很难被碳基生命的感觉器官发觉,对普通碳基生命有致命威胁。

    ……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陈俊在一旁嘴角抽搐地说道,我们可是差点被这东西干掉啊,你应该能拦下这种攻击吧?

    潘多拉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说道:这种攻击方式虽然有可值得称道的地方,但对我来说并不构成威胁,只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杀意,而更像是在试探,这次他们也是故意打偏的。

    展开时间干涉,把攻击者出来。

    我打断两人对话。

    接收到外部指令集……确认……执行……时间干涉力场展开……卫星炮连线……

    随着潘多拉冷静的声音,天空变得暗红,无数金色条纹笼罩下来,街上的所有事物都被定格了。天空中则传来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远处被照准的空气都出现了扭曲。

    似乎也感觉到了天空中那让人心俱裂的能量,两个身影被r眼无法发现的能量柱一路驱赶着,狼狈的窜了出来。一直到被到我们三人面前,方才停了下来,一脸惊惶的看着我们。一个长相甜美、个子高挑的漂亮女孩和一个长得和她挺像的帅气男孩。

    潘多拉,时间干涉能够持续多久?

    15分钟,国父大人。

    有点短啊……

    扼……

    还带着一丝惊魂未定的漂亮女孩张开嘴,略带尴尬地想要说什么。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深感时间紧迫的我不待她说出什么,直接大喝一声,一脸的正直威严。

    唔……林雪林风被我喝得一懵的两人下意识回到。

    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太不像话了。怎么能用这么危险的能力偷袭别人呢?伤到人怎么办?

    我把潘多拉从自己的j巴上放下来,对着林雪两人一脸的痛心疾首。

    过来,趴下!

    拉过林雪一把将她按得跪倒在地上;潘多拉则抓住她的头一摁,让林雪侧脸着地,p股高高撅起。

    我们是林……不对……你们……你们要干嘛?

    被摁在地上的林雪一下回过神来,死命的挣扎起来。不过下半身被我跪下用双腿死死夹住,双手又被潘多拉反绞到背上,连着背死死的摁住的林雪,最终能做到也就是让自己的小p股在我的r棒下晃来晃去。

    陈俊则双臂一张,将想冲上前来的林风死死拦。

    啪!

    对着跨下不安分的小p股,毫不客气的就是一巴掌。扭什么扭?做错了事,还不知道悔改么。

    做错了事的孩子是要被打p股的我连着内k也一起扣住,和着林雪的裤子一把扒到膝盖处。粉嫩粉嫩的小p股,让我忍不住握住r棒,将g头顶在她的小pp上拖动摩擦起来。

    打!打p股?

    林雪对于我扒光她下t用r棒猥亵的行为完全没有反应,只是当作小孩被打p股时的一个正常程序。此时让她惊慌而羞耻的是自己马上要被打p股这件事。哇!……不要!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们,不是真想攻击。而且我又不是小孩,不要打我p股!

    你的意思是我要有一把枪,就可以用试探你的名义对你开枪啰?而且,你还学生吧?

    掏出自己的教师证一下扔到林雪眼前。为人师表者,怎么能对坏学生视而不见呢?而且我还是被你攻击的受害者家长。

    唔……

    一下子被我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林雪只好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羞红着脸紧闭双眼装起了鸵鸟。

    看见跨下的小美人不再反抗,我一手握着r棒,让大g头惬意的顶在她雪白的小p股上划起了圈,一圈又一圈的尽情摩蹭起来。另一只手也按在白嫩的臀r上不停抚摸,然后猛的一巴掌抽在上面打出一个大大的红手印。抽得本来闭着眼装鸵鸟的林雪,也禁不住一下睁开眼发出啊的一声轻呼,又羞又痛之下,豆大的泪珠在眼框里直晃。

    真是个可怜的少女,太让怜惜了。我抚住林雪小p股上那个被我抽出的红手印,轻轻的替她轻轻的揉了起来,让她有点紧张的身体放松了一些。

    然后……

    啪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抽在她的小p股上,打得刚刚放下警惕的林雪又没忍住,啊的痛呼出来。再次抚上手掌轻轻的揉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林雪没有再上当,警觉的戒备着。特别是当我的手掌再次离开她的小p股后,林雪更是紧张得全身都紧崩起来。

    我的手掌久久没有落下,无法看到身后情况的林雪,陷入了一种对未知的害怕中。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巴掌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林雪的心头,让她紧张得全身崩得越来越紧,就连那可爱的小菊花也紧缩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我y笑着晃动r棒,一路蹭着柔嫩的臀r,移到了那小巧的菊门边轻轻的画着圈。会意的潘多拉伸过头,张开嘴吐出一条晶莹的银丝滴落到我的大j巴和林雪的菊x上。

    瞟了一眼正死死档住林风的陈俊,我在心中暗暗道:好儿子,你未来老婆的菊花,为父不客气的就收下了。

    g头蹭了蹭,然后腰部一用力,就着潘多拉吐出的润滑y,粗大的大j巴一下就钻进了那小小的菊x中。本就又紧又窄的处女菊x因为紧张的关系更是收缩紧崩,在我r棒的推进过程中死死夹住我的大g头,就像要阻止大j巴的入侵一样;但是却在我坚定的挺进中被迫被顶开,柔软的直肠壁r一路上狠狠的刮在我的大g头上。爽得我眯着眼高高的仰起了头。

    啊!……

    仰起头的不止是我。本来紧张得半死的等着小p股挨抽的林雪毫无心理准备。菊x猛然间被我的大j巴j入的她,将下巴高高仰起,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不可致信的表情,柔软的身体弯成了一个漂亮的弓型。

    啪林雪久等不来的巴掌终于再次落在了她的可怜的小pp上,抽得林雪全身又是一僵,正被我的r棒大大撑开的菊x也一紧,直肠壁一收缩,壁r在我的大j巴上一箍。

    爽得我乘势挺动j巴,刮着她紧咬着我的直肠壁拖出;然后又狠狠的一击撞入,用力抽c狠狠r弄起来。双手也不停的打在林雪的小p股上,抽得她的直肠不停收缩;爽得我越r越疯狂,双手就像风车一样抽在她的p股上,腰部也像电动马达一般耸动着,撞得她被我抽得红肿不已的臀r荡起一圈圈的波浪,j得她在我跨下又哭又叫,声音都嘶哑了。

    直到潘多拉提醒我时间停止的十五分钟时限快到了,我才意犹未尽的伏身下去,帖着林雪的背将她压住,然后狠狠一击撞进她的菊x深处,用浓精将她的直肠灌得满满的。

    这一次就这么算了,下次可不许再犯了!听到没有。

    舒爽的s完精,我捡起自己的教师证,站起身来重新抱起潘多拉,将大j巴顶进她的小rx中。严厉的喝斥了林雪最后一句,转身离开。

    双眼红肿声音沙哑的林雪,呜咽着爬起身来。提起自己的裤子,遮住了又红又肿的小p股和不停向外流着jy菊x。

    呜……为什么就打我一人个,明明那个风刃是林风放的。

    满脸不服的林雪一边抽泣着一边嘀咕到。说完恶狠狠的瞪了林风一眼,看得他脸色一白,双手一下挡住自己的p股,菊花一紧……

    这之后的几天,一切都风平浪静,饭照吃,x照j,前几天的攻击事件就像没了下文一样。不过心中知道历史走向的我,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假像,就是这几天的工夫,身为异能组织成员的林雪就会来拉拢我们加入,平静的生活马上就要永远的过去了……

    今天是周末休息日。上班的不用上班,上学的不用上学。

    于是陈倩决定利用今天亲自下厨为潘多拉办一个欢迎会。说是欢迎会,其实参加的只有我,潘多拉,陈倩和许浅浅。地点就在潘多拉的卧室,客厅的大饭桌被搬了进来。

    莉莉,这是姐姐专门给你做的菜,多吃一点。

    用筷子夹起自己精心准备的食物,放进一个碗里滚了滚,粘起一层白色的y体喂进潘多拉嘴里。陈倩怜爱的看着这个身世可怜的小女孩,用手摸了摸她的头。慢点,别咽着,这还有呢,姐姐为你准备了好多。

    赤l着胴体的陈倩,脸上闪烁着母性的光辉。小腹微微隆起的她,看了看碗。

    似乎里面的白色y体已经不多了,于是将碗接到了自己的蜜x前,拔出塞在里面不停震动着的按摩棒。一股混杂着陈倩y水的jy喷了出来,不一会就装满了一小碗。陈倩急忙又把按摩棒c回自己的小rx,将我s在里面将她小腹都涨得隆起的大量jy,死死的堵住。

    嘤动作太猛,陈倩被自己c得微微一颤,忍不住娇吟了一声。

    在陈倩浓浓的关爱下,同样一丝不挂的潘多拉微红着眼圈,眼睛中不停闪过感动的光芒。

    几个凳子被重成两堆,高高叠起。正沉浸在陈倩关爱中不可自拔的潘多拉,一脚踩着一叠凳子,大张着腿蹲在上面。而我正挺动着跨下的的大j巴,毫不留情的jy着她娇嫩的小rx。

    活泼爱闹的许浅浅则穿着一条双头棒内k,一脸兴奋的站在潘多拉身后,r着她的菊x,也r着自己的蜜x,不停发出娇媚的呻吟。

    在我和浅浅的前后夹击下,潘多拉虽然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随着我的抽c,从小x中不停带出的yy,早已将她的真实状态出卖无疑。

    搓动着她可爱贪r上樱红色的小茹头,我抖动着跨下的大j巴,舒爽的将滚烫的jy打进她小小的zg。潘多拉侧过脸去吃了一口陈倩喂给她的jy食物,似乎仍是一脸镇静的样子,不过晶莹可爱的脚指头却悄悄的缩了起来抠在一起。

    我轻轻一声y笑,本来搓动着她小茹头的手指,放开了那小小的樱红。手指摁在她的小贪r上,一路按着向下拖动,让潘多拉小小的身体忍不住轻颤起来。

    最终,一路向下的手指滑到了她那正c着我大r棒的y户上,捉住那可爱y蒂,轻轻一捏。

    咯噔!

    再也忍不住的潘多拉,猛的喷s起来,高c之下小腿一抖,差点蹬翻了凳子掉下来。

    叮铃铃……

    就在我们的欢迎会进行得气氛正浓烈时,传来了一阵阵门铃声。

    阿俊。去开门看看是谁。

    已经又挺动着j巴在潘多拉的小x中r起来的我喊道。

    哦!

    因为欢迎会的原因,被踢到外厅看电视的陈俊答应了一声,从电视前的沙发上爬起来,向门口走去。而我则继续耸动着跨下的大j巴狠r着潘多拉的小x。

    不一会,门口传来一阵争执声。

    阿俊,到底是谁。

    在潘多拉的小嫩x中r个不停的我大喊。

    没事!就是一个推销的卫生纸的!

    陈俊大声的回到。

    谁是推销卫生纸!

    一个女孩暴怒的咆哮传进来。声音挺熟,前几天听了这个声音又哭又叫整整十五分钟。

    阿俊,让她进来吧。

    猜到来者身份的我伸手抱着潘多拉的小p股,加快速度挺动起来。

    不一会,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的传来。

    好了,我爸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清楚知道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正在房中被自己义父jy的陈俊,将来人送到门外就转头回到外厅看电视去了。对这一切认为是正常无比的他,只知道自己应该避慊。如果穿着衣物时也就算了,姐姐她们现在可都是光着身子在里面挨老爸的r呢,自己要是进去了了岂不是要看见她们的……红着脸打消掉自己杂念的陈俊,快步跑向外厅,他需要让电视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一进门就被房里的情况吓了一跳的林雪,只感觉自己脑子一昏,然后就对一切理所当然起来。

    啊,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用餐了。

    现在的林雪心里,眼前这一切,不过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在全家人的宠溺下吃着饭而已。

    唔,没事,不过你先等一下。

    我飞快的耸动着r棒,在潘多拉的小rx里做起最后和冲锋。爱凑热闹的浅浅见状,也配合着更加用力的进攻起潘多拉的菊x来,却在双头棒的威力下反而把自己j得双腿一软,倒在地上一抖一抖的喷s起来。见浅浅已经倒下,我干脆一把将娇小的潘多拉从两个凳子上一把抱起来,更加狂野的挺动着大j巴在她的小rx里狠r起来。

    一旁的陈倩,见状放下碗筷,走到我背后帖了上来,挺动着丰满的双r紧紧的挤在我的后背上蠕动。前面是仅仅只有一米二,娇小得就像小学幼女一般的潘多拉。后面是身材丰满,有如成熟少妇的陈倩。被两具曼妙胴体夹在中间的我,很快就一泄如柱,将浓浓的jy再一次注入潘多拉的zg。

    用潘多拉爽完的我,顺手将小小的潘多拉放到了饭桌上。一转身从她的蜜x中抽出r棒,向在一直静候在一旁的林雪走去。

    陈倩急忙拿起一盘菜,伸到潘多拉的蜜x下,将里面流出来的jy全都接住,准备一会喂给她吃。

    刚才自己将自己r到高c的浅浅,终于回过了一口气。不服气的她,撑着仍然有些发软的双腿站了起来。把饭桌上食物都搬到地上,爬上桌去压在潘多拉身上,挺动着自己的双头棒c入进她的小rx中不怕死的耸动起来,陈倩看了看,干脆也爬上饭桌,两腿叉开,从rx中c出按摩棒,一下跪坐在潘多拉脸上,肥美的y户正好盖着她的小嘴。来吧,莉莉,姐姐的小rx里全都是父亲大人的jy。这都是为了你,专门请父亲大人s在我rx里存着的,你多吃一点。好好享受一下父亲大人的关爱吧。

    不理会我背后的y秽一幕,拉着林雪一路回自己房间。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了下去。然后把她拉到我的怀里,侧坐在我腿上。一手揽着她,一手顺着她上衣的胸口处伸了进去,捉住一只坚挺的鸽r捏了起来。当然,这在林雪的理解里不过是主人招待客人的正常礼节。所以做为回礼,她也伸出白嫩的玉手握在了我的j巴上,替我套弄了起来。

    好了,说说你今天的来意吧。突然造访前几天自己才袭击过的人,应该不会是什么一般的原因吧。

    我肆意把玩着林雪盈盈一握的鸽r,同时感受着跨下r棒被那纤纤玉指所套弄的快感。

    都说过那不袭击。

    怀中的林雪突然高声激动了一下,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压下了自己的声音。

    那个,当时我们真的只时想试探你们一下。攻击也是瞄准地上放的。扼……总之……对不起……

    一路说来声音越来越小,到了对不起三个字时,就跟蚊子哼哼一样。

    这么说来。你今天是专门来道歉的?

    是、是的可是,我一点也没有看见你道歉的诚意啊。

    你!……

    林雪一下从我怀里蹦了出去,愤愤的瞪着我。一脸本小姐都跟你道歉了,你居然还敢用什么诚意来刁难的表情。

    我也不答话,只是作出一脸严肃的样子,淡淡的看着她。

    和我对视了两三秒后,再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林雪满脸憋屈的跪在了我的面前。低下头含住了我的大j巴,一边生涩的吸吮着,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对……不起……咝……我是真心实意……滋……的来道歉的……请您用……尊贵的大j巴……嘶……在我y贱的小嘴中……感受我道歉……滋……的诚意吧……

    虽然林雪是初次口交,技术实在是不太好。但是看她一副不情不原的表情,却又不得不卖力的吸吮着我的大r棒,我心中就一阵乱爽。于是很快,我就在她的口中暴发出来。猝不及防的林雪,一下就被口中汹涌而出的jy呛得直咳嗽,脑袋向后一缩吐出了我的j巴。仍在s精中的j巴,把剩下的jy全都s在了她的脸上,衣服上。

    哎,你看你,还说是有诚意。口舌技术生疏我就不说了,连jy都不能吞下去,你说的诚意在哪啊?

    虽然刚刚才爽得在林雪的小嘴中暴发了一波,但是嘴上却仍不放过她。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已经很有诚意了,你还想怎么样!

    被我的jy呛得半死的林雪涨红着脸对我怒喝到。不过和之前一样,也不知道是顾忌到她想要拉拢我们一家,加入异能组织的真正目的;还是说对于那天我们表露出的实力心存忌惮;总之,林雪怒喝完没几秒,就又委屈的蔫了下去,最后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哎,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动不动就哭鼻子呢。叔叔说你几句也是为你好啊。

    看着这哭泣的少女,我用跨下的r棒顶在她甜美的脸蛋上安慰起她来。

    呜……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呢……

    嗯。嗯。叔叔知道,叔叔知道。

    大j巴爬上林雪的额头上轻轻摩擦。

    那天只不过是想试探你们一下,就被你们那样的出来,当时被天上那股吓死人的能量瞄着,我还以为真的会被杀掉。

    嗯。嗯。是叔叔不好,叔叔吓到你了。

    大j巴顺着林雪的鼻梁一路拖过,来到她红唇,来回蹭动。

    然后,还被你按到地上打p股,连我的菊x都被你用大j巴狠狠的r了一遍。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

    嗯。嗯。叔叔不对,叔叔不应该把你当成小孩子处罚。

    大j巴来林雪的下巴上不停的滑动,甚至按着她的下巴,让她深深低下头,将j巴钻进她的下巴和脖子之间抽c。

    我今天明明很有诚意的来道歉了,刚才连小嘴都献给你的大j巴c过了,你还不满意。

    嗯。嗯。叔叔满意了,叔叔很满意。

    大j巴顶着林雪的脸颊,用g头不停的在她娇嫩的皮肤上画着圈。

    终于,林雪在我大j巴的安慰下,慢慢平静下来,只是还时不时的抽泣一两下。

    呐。我告诉你,我、我才不是因为你的大j巴j我的脸才被安慰住的。明白没有。不对,你把我刚刚哭的事都忘掉,都忘掉,不许再记得!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再应合林雪。jy着她漂亮脸蛋的大j巴,终于忍不住s了,浓浓的jy在林雪的惊呼中喷了她一脸,连头发上都粘上不少。

    好了,叔叔已经用你的小脸爽得s精了,你道歉的诚意叔叔的大j巴已经收到了。上次的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了。

    s完精,我甩着跨下的大j巴,轻轻的在林雪的俏脸上抽了几下,然后将g头上的残精全擦在了她乌黑的秀发上。

    真的?

    听到这句话,林雪抬起满是jy的脸,扭捏一翻后,挤出一个不自然的笑脸对我说:我今天来,其实还有一件事……

    嗯?

    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拉过林雪的玉手,让她握住我的r棒。林雪也没有反抗,顺势就握着我的大r棒,礼节性的套弄起来。然后斟酌着用词,将她异能组织的身份和前来招揽我们一家的目的都道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想让我们加入你所在的组织?

    嗯,差不多就是样。你的意思呢?

    对不起,我想我们家的成员都不会有加入的意思。不过如果日后有用得上的地方,我们还是很乐意帮忙的。

    听见我这一句话,林雪的脸一下就黑了。她很郁闷,自己低声下气地赶来道歉。小嘴也被c了,小脸也被r了,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却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一口回绝,原先准备好的大段的说辞完全没有派上用场,更重要的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组织的秘密……

    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的秘密泄露出去。

    知道林雪在担心什么的我说到。而且,就像刚刚说的那样,如果有用得上的地方,我还是很乐意帮忙。

    用我的j巴心中暗暗加上一句。

    可是,口说无凭。

    林雪歪着脑袋纠结了一阵,然后突然想出一个好办法。除非我们歃血为盟,不然的话,就算回到组织也没人会相信你的承诺。

    歃血为盟?

    我明知故问到。

    所谓歃血为盟,就是用叔叔你?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