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希灵淫国 > 第 2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只是……真的很不甘心啊。

    离开人群之前,陈俊再次转过头去,盯了那个富家子一眼,后者此时正在肆无忌惮地辱骂着面前畏缩的男生,不时回过头去,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威风。

    “人渣,”

    陈俊低声说道,“真想揍他一顿。”

    所有人都不知道,就在这同时,他们头上的恒星发生了一次小小的太阳风爆发,让某些属于这个星球的信息发生了不大不小的变动,陈俊在这一瞬间的想法被加强了无数倍,然后被某个遥远世界的无时差通信系统给接收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咔哒”地响了一下,当然,实际上陈俊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那只是印象上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被开启了一样。

    一阵眩晕感毫无预兆地袭来,每天晚上总是会梦到的那个灰色死寂的金属世界的景象突然滑过脑海,然后一个略有些机械的女声在陈俊的心中响起。

    “接受外部指令集……权限确认……模糊指令分析……执行……目标确认,调用天顶远程空间打击系统,准备试探性攻击……开始!”

    随着脑海中的声音落下,一道手臂粗细、半透明如同水流的能量柱从天空落下,最后无声地消失在人群中央的那个富家子脚下。

    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光柱,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间的几个人身上,以至于那道近乎透明的“柱子”被忽略了,原本陈俊也不可能发现这么隐蔽的东西,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清楚地看到了这道“水流”的轨迹。

    然后,他发现那道“水流”消失的地方,原本是装饰用卵石的地面多了一个暗红色的小d,在小d周围,融化的地面正缓缓流入因地面汽化而出现的d口中。

    惊人的破坏力!

    大脑在三秒钟内宕机,面前十有八九是由自己引发的异状让陈俊不知所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超自然现象?灵异事件?路过的奥特曼在练习s击?还是自己突然拥有了超能力?

    每一个解释都那么难以置信,但是眼前的景象让陈俊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某些相当戏剧化的事情。

    或许只是幻觉吧,陈俊这么想着,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确认了面前的景象是千真万确的。

    那名盛气凌人的年轻人突然向前走了一步,似乎是打算亲自动手了,但是他这一抬脚,正好踏在了那一小片岩浆覆盖的地面上。

    几秒钟过后,杀猪般的惨嚎猛然响起。

    布料本就是相当容易燃烧的东西,被神秘能量彻底融化的地面更是远超过了布料的燃点,不一会那个年轻人的裤子便燃烧了起来,他慌张地拍打着裤脚上的火焰,可是那条看上去十分名贵的裤子看来真的太适合当燃料了,随着他的拍打,火势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来越强,周围的人这时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顺手拿起手边的饮料(这是他们那边的)、衣服(这还是他们那边的)、半截砖(这是陈俊学校这边的……上前帮忙灭火。

    但是此刻陈俊却顾不上关注面前的混乱场面。

    脑海中紧接着响起的声音让他惊慌失措。

    “试探性攻击完成……重新计算参数……计算完成,转入正式打击模式……主武器阵列开始充能……副武器阵列开始充能……准备就绪,十秒钟后所有战斗单元自由开火……十,九,八,七……”

    不论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某个相当危险的东西被自己唤醒了,不管那是来自m7的野生奥特曼还是打酱油路过地球的威震天,反正理论上这里的人在不久后都得被那种能量柱给干掉。

    根据刚才那次“试探性攻击”就足以将一小片地面融化成岩浆来看,十秒钟后到来的全面自由攻击将毫无疑问地杀死这里的每一个人。

    “靠,这东西没pause不成?”

    陈俊在心中呐喊着,可是不论如何努力,刚才那种奇妙的状态都没有再出现,倒计时仍然在不紧不慢地进行着。

    “阿俊,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浅浅发现了身边人的异常,立刻紧张地问道,但是他却没有时间回答。

    该死!该死!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这时候不听话了!

    “六,五……”

    冷汗开始顺着陈俊的脸流下来。

    “四,三……”

    “浅浅!”

    陈俊猛的大喊了一声,然后拉起她便向外围跑去——尽管他知道以自己的速度实在很难逃离即将到来的全面攻击。

    但是不论如何,都不能让浅浅因为自己的原因出事!

    “阿俊,怎么……”

    少女被陈俊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由得大叫起来。

    “二,一……”

    混蛋!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东西!现在赶快给我停下来!在急速奔跑中,陈俊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小小的纸片,还没来得及看清上面的一串数字,他便感到自己额头一阵剧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浅浅惊慌的叫声模糊地传了过来。

    “严重系统错误,外部指令集异常,失去最高权限许可……天顶远程空间打击系统停止运行……”

    靠,老中医的广告都贴到学校门口了。

    这是陈俊撞上电线杆并彻底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第03章 古老帝国

    头……好痛……

    发生了什么事?

    陈俊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简直就像一团浆糊,各种各样杂乱的东西被搅和在一起,让自己费尽力气都无法从里面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几分钟,他才终于渐渐夺回了思考的主动权。

    啊!对了!想起来了!在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当时和浅浅站在学校门口,有一个贵族学校的学生正在欺负自己的同学,然后不愿惹事的自己准备赶快离开,然后呢?

    自己好像狠狠地盯了那个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一眼,并且产生了教训对方一顿的想法。

    再然后……

    猛然间,一切事情都清晰地回到了自己的脑海中,那个神秘的“天顶远程打击系统”倒计时的声音仿佛再次回响在自己的脑海中。

    “浅浅!快跑!”

    陈俊大叫着,猛然坐了起来。

    “这里是……那个梦?”

    他环视四周,发现周围都是那些在梦中出现的灰色金属建筑,毫无疑问,失去意识之后自己又回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陈俊揉了揉额头,四处张望着,突然发现周围的景象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好像,太暗了点……

    于是他抬起头来……

    下一秒,陈俊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掉了几拍!

    天空中巨大的金属球体竟然已经如此接近地面,几乎已经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巨大的球面遮蔽了将近一半的天空,如同另一片大地一般沉沉地压了下来,陈俊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表面复杂的金属结构,它们有的好像是塔楼,有些是武器的发s井,还有些好像是通信设备的凸起,更多的是如同森林般密集的黝黑炮口,在这些金属设施之间,还有些面积庞大的圆形凹陷,似乎是某种起降的平台或者聚能设施,这骇人的钢铁丛林缓缓地在天空移动着,无声地将灭顶的恐惧传达给在它们正下方的陈俊。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这种场景也太科幻了点吧?

    不管在心中如何吐槽,也改变不了陈俊即将被这如同小星星一般的空中要塞压扁的命运——虽然缓慢到完全看不出动静,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巨大的星体要塞,仍然在下降!

    在这个梦中陈俊的直觉一向是惊人地准确,就好像现在他直觉地感到,尽管这里是梦境,但是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绝对会影响到现实世界中的自己。

    现在怎么办?跑?开玩笑,你知道这个大金属球有多大么?估计它的半径已经超过了一千公里!这个东西下降的再慢,在跑出去之前它也足够将自己变成一摊饺子馅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冷静,冷静!这个金属球下降的很慢,一时半会它还不会压到自己,在此之前必须找到一个可以藏身的建筑,这个建筑一定要足够结实,结实到它可以顶住天上那个简直就是一个小行星的巨大要塞……

    要去找个这么结实的地方还不如跑一千公里呢!

    等等,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对了,另外两个金属球体呢?原本天空是有三个金属球体的,但现在怎么只能看到一个?难道是躲在这个已经快接触到地面的金属球的背后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想这些事,一个天体要塞已经足够把自己变成饺子馅了,再来两个顶多把馅再压匀一点……

    但就是这么一闪念间,让陈俊已经有些混乱的思路出现了一瞬间的清明,他想起了在学校门口的时候那道能量柱出现时脑海中响起的声音。

    不论那是什么东西,超自然现象也好,超能力也罢,似乎,他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那道能量及其所属的什么天顶攻击系统,或者说,那个攻击系统有极大可能就是被自己激活的,现在看来,这个梦中的世界和那个天顶攻击系统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联系,也就是说,其实自己可以影响到这个梦中世界的东西?

    一定是这样的!毕竟这是自己的梦境嘛,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地盘,自身的意志一定可以影响到这个梦境中的东西!

    话是这么说,但是能不能成功心里还是有点没底,事到如今陈俊早已经不把这个世界当成是一个普通的怪梦了,这个奇特的梦已经超出了一般梦境的范畴,甚至上升到了灵异事件的高度,天知道究竟是在做梦还是已经被某个幻境吞噬了进去,或者更惨一点,丫一个闪电把自己给劈穿越了尽力平静下心情,陈俊开始努力集中起精神,试图控制天空那个即将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的天体要塞。

    这很难,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入手,理论上来讲高中课程里是没有星球要塞控制学的……

    他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在脑海里重复让这个巨大球体远离地面的想法。

    几十分钟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寂静的天地间只能听到陈俊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天空的巨大要塞已经明显更加接近了地面,上面原本还有些模糊的金属突起物此刻已经清晰可辨。

    但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一种什么东西被连接上的感觉却突然从陈俊的精神深处传来。

    就是这样!

    陈俊心中一阵狂喜,刚刚建立的连接又因为情绪的激动而中断了。

    “集中精力,集中精力!”

    陈俊心中默念着,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杂念,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一起,将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准确地传达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机械的声音终于在自己的脑海深处响起:“接收到外部指令集……权限确认……模糊指令分析……警告,您提交的指令内容将改变世界仲裁机关的运转形态,请确认您拥有足够的权限……再次确认,二号世界仲裁机关盖亚改变轨道……”

    随着这个机械的声音落下,天空中的巨大球体发出了低沉的轰鸣声,开始缓缓的上升,随着低沉的轰鸣声响起,这个寂静的世界猛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每次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会响起的那个声音突然回响在天地之间,第一次带着喜悦的感觉:“找到了……”

    然后,这个单调的世界恢复了色彩!

    死灰色的天空仿佛被点亮的显示屏,迅速披上了瓦蓝色的新装,那完全不似这个钢铁世界所应具有的澄净色彩比陈俊见过的最干净的天空还要美丽,远处模糊的山脉从上至下迅速被绿色覆盖,让人远在千里之外就能感到浓郁的生命的气息,在陈俊身边,冰冷的金属建筑也恢复了活力,淡蓝色的光晕浮现在它们的外壳之上,闪烁的灯光以陈俊为中心逐一亮起,从高空看去,就好像一蓬正在绽放的烟花一般,天上那个巨大的要塞似的球体也发生了变化,不知从哪里涌出的蓝白色光之洪流从它表面的金属沟壑中奔腾而过,各处闪动的光晕让这个庞大的空中堡垒充满了一种神秘而壮观的美感。

    仅仅十几秒钟,这个死寂的地方就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神奇世界,美丽的自然风光和超现实的未来景象神奇地交融在一起,那种景色只能用壮美来形容,陈俊呆呆的站在已经天翻地覆的金属都市中,几乎忘记了呼吸。

    “这……究竟是什么……”

    陈俊喃喃地说道。

    一个很好听但是没什么感情波动的女声猛然在陈俊耳边响起:“这是这个泛位面最古老也是最强大的文明,曾经以魔导科技统治宇宙的希灵帝国。”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陈俊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向一边跳去,然后才回头看到了旁边的“人”一个淡蓝色、半透明的女孩正漂浮在那里,看上去没有任何焦点的双眸转向了陈俊的方向。

    幽灵?还是全息影像?

    根据剧情的发展,陈俊认为是后者……

    “你好,”

    陈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但愿对方能够从这个已经严重扭曲的表情联想到微笑的意思)“我叫陈俊,那个……你有啥事?”

    “您好,”

    对面的女孩向陈俊鞠了一躬,说道,“我是世界仲裁机关二号机,盖亚,很高兴见到您,皇帝。”

    第04章 好吧,我服了

    哈?你说啥?神仙姐姐你拿我玩的吧?不管怎么说这个剧情的发展也太夸张了吧?即使是作为一场不靠谱的梦,这种发展也已经超出必要了吧?

    虽然,现在陈俊已经不敢把这个世界看成一场普通的梦境了……

    尽管陈俊心中充满了疑惑和震惊,但是对面的不明发光体并没有给他发言质疑的时间,她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世界仲裁机关对您的身份以及对应权限已经做出了最恰当的判断,根据最后一次更新的数据库……”

    说到这里,对面的投影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声音一下子变得异常急促:“最高权限个体发生异常,泛空间链接受到干扰……重新校准链接位点失败……很抱歉,皇帝,我们之间的绝对空间距离过远,虚连接就要中断了……我们将会……前往……援助……##%……¥¥#¥%……”

    陈俊看到面前的投影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就好像电视信号受到严重干扰产生的失真一样,与此同时对方的声音也突然变成了自己无法理解的语言,这让他吓了一跳。

    “喂!你怎么了?不会是坏掉了吧?”

    没有人回答陈俊,对面的投影晃动了几下,终于彻底消失,与此同时,整个世界也瞬间回到了寂静之中,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已经从单纯的灰色变得充满了各种色彩。

    “阿俊?你怎么了?”

    耳边突然传来的焦急的呼叫让陈俊回过神来,他晃了晃脑袋,发现自己正站在学校门口,身边的学生正因为现场某个人突然的“自燃”现象而惊慌失措,在陈俊身边的许浅浅一边用力晃动着他的胳膊一边焦急地叫着他的名字。

    看到陈俊醒来,浅浅终于松了一口气,问道:“阿俊,你怎么了?怎么突然站在那里不动了?怎么叫你都没有反应?”

    “哦,没事,突然走神了……”

    “走神?走神有这么严重?”

    浅浅对陈俊的说法明显很不相信,但她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拉着他向校内走去,“快走吧,再不走要迟到了。”

    陈俊顺从地跟着,但脑子里却在飞快地思考。

    很明显,在梦中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实中只不过经历了一瞬——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他更在意的是梦的内容。

    出现在梦境中的古老希灵帝国,还有那个神秘女孩告诉他的东西,关于那个梦境的探索似乎因此前进了一大步,但事实上陈俊只得到了更多的疑问,一直以来困扰着他的那个梦境究竟意味着什么,所谓的希灵帝国是怎么一回事,今天的那次攻击是什么,超能力?超自然现象?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一团迷雾,让他无比困惑。

    事到如今,陈俊已经不可能再将那个世界看成一个单纯的梦境了。

    “阿俊,你怎么了?怎么今天一天你都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

    回家的路上,浅浅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

    陈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我平常好发呆你也是知道的。”

    “真的只是发呆?”

    浅浅一脸狐疑,“你确定不是在想哪个美女?”

    “……换下一个话题。”

    “哦,那下一个话题,那个美女的名字叫什么?”

    “许浅浅,行了吧?”

    “哼,算你知趣!”

    真是很奇怪,这种本应是情侣间打情骂俏的话,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竟然一点都找不到应该有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实在太熟悉了,以至于他们永远都保持这种近乎于亲情的感情么?

    一起打情骂俏的少男少女没有发现,就有不远处,一个他们所熟悉的人正一脸惊喜的远远望着这边。

    “这个场景!这个熟悉的场景!这个我等待了多年,在心中回想了无数遍的场景!哈哈哈哈哈!终于,终于漫长的等待终于到头了吗?希灵帝国的力量我就要到手了吗?”

    将之前那一幕尽收眼底的我惊喜无比,虽然因为在家中jy陈倩的关系让他比起陈俊来晚出门了许久。但是出门后利用自己的能力直接拦下一辆车让其将自己送来学校的我和陈俊却几乎是先后脚的到达了学校并看见了自己期待以久的一幕。

    万分惊喜之下,疲软的小弟弟似乎也一下精神了起来。低头看了一下,我自语笑道:“哟,我的小兄弟你也高兴起来吗?”

    说完抬起头来,将y邪的目光四周扫s起来。最后锁定在了陈俊旁边的许浅浅身上。

    缓步跟上两人,随着他们走进学校,并不慌不忙的一点点追上去前,最终在学校一楼的大门处追上了两人的脚步。

    “阿俊。浅浅。”

    听到背后的叫唤,陈俊和许浅浅转过了头。“父亲大人!”

    “陈叔叔!”

    两人一起叫道。

    “呀,不对。在学校应该陈老师。”

    浅浅吐了一下可爱的小舌头改口说道。而陈俊也急忙改口叫了一声:“陈老师。”

    “嗯,还没到上课的时间,不用这么紧张。”

    我对两人点了点头。“浅浅最近的课业怎么样?上次老师教你的性j体位回家你都练习了么?”

    “当然了,我可是一个人在家练习了好久呢。老师您要是用上次教我的体位来r我的话,我一定能完美的让您r个尽兴,用jy把我的zg都灌得满满的!”

    一个普通的高中学校的校舍大楼口前,一对男女师生说着让人惊骇的y言秽语,但是不管是站在一边静静微笑等待的陈俊,还是旁边不停进进出出的其它老师和学生却没有一个对这样的对话感到有什么异样,仿佛就像是一对普通的师生针对普通的学业做的一段普通的谈话一般。

    “哦,那老师我可以是万分的期待啊。对了,现在就跟我去办公室让我好好的检查一下吧。你要是吹了牛。一会被我r哭了可别怪老师的大j巴不给你留情面哟。”

    “哼,我才没有吹牛呢。去就去。检查就检查。我一要让老师你r爽r满意。”

    浅浅听我这样一说马不服气的对我说道。“那好”于是,我点点头然后转身对陈俊吩咐道:“阿俊。一会你上课前先去给你们老师说一声,浅浅我带走进行性教学去了。”

    “好的,父……啊,陈老师。”

    陈俊一听我这么说马上答应到。我又点了点满意的转身将许浅浅一把拉入怀中。揽着她快步走向了我在学校里的私人办公室。

    我在学校里的私人办公室是特制的。本来是一个由八名老师共同使用的大型公共办公室,不过我扭曲了这个学校的师生常识混进来后,就让给了我一个人使用。而且在我的要求下,整个办公室重新装修了一遍。原本简洁明快的天花板和墙面都换成了情人旅馆一样的用材。宽大的房间没有一张桌子或者说一件家具,除了一张床。是的,整个房间就只有一件家具,就是一个可以容纳下十数人平躺的巨大而华丽的床垫放在房间的正中,然后上面堆了不少小抱枕。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再没有一件东西。这个地方当然不是也不能用来办什么公。实际上它唯一的用处就是让我随时可以召来十数个女学生,在此开群交大会。

    揽着浅浅进入房间后,我连房门都懒得关,直接就将浅浅扔上了巨大的床垫。然后飞快的脱起自己的衣物。反正在这不管我做什么别人都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我把浅浅r得鬼哭神嚎一整栋教学楼都听见,也不会有一个人过来大惊小怪什么的。

    “老师,我要脱光么?还是要玩制服学生妹?”

    浅浅爬在床上用手撑着小下巴上,睁着可爱的大眼睛一边盯着我脱衣服一边问到,两只纤细的小腿还在不停的晃动着。脚 上的鞋早已被她甩下了床。我停下手中的动作想了一下,然后在床上的一堆抱枕里一阵乱翻,跟着扔出来几件东西。“把衣服都脱光,然后把这几个东西穿上。”

    扔出来的东西是一双粉红色毛绒绒的毛绒袜,一对卡通猫掌手套,一副猫耳头套和一条一头是拉珠的猫尾。“这些东西是上次群交时高一二班还是高一三班那个新生带来的?记不太清她的班及了,不过她可真是个小妖精,有空得再把她带来好好的爽一爽”我心中一边回忆着一边暗暗打定主意。

    一旁浅浅却是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东西是别人带来并用过的。窸窸窣窣的自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拿起这些东西一样样的穿戴起来。看起来她说自己回家后一个人很是练习了一翻倒不像是在胡说。至少她脱衣服的速度就比上次快了不少,很明显是练习过。当我脱光衣物爬上床时,她虽然比我后脱,却已经先脱得干干净净然后把几件玩具穿戴得七七八八,只剩下那条猫尾拉球还在往自己的g门中塞了。等我爬到她的面前时,正好浅浅将最后一节g珠按进了自己的菊花。于是,一个可爱的猫耳小兽娘俏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粉红的毛绒袜套在白皙纤细的小脚上,让人一看就想将它捉到手中细细把玩一翻。事实上我就是这样做了,靠在抱枕堆上后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然后抓住一双小脚把玩起来。往上是同样白皙纤细的两条细腿,把玩裹在毛绒袜里的一双小脚的间隙我把粗糙的大手顺着这小细腿一路抚摸了上去,一直摸到那小巧的小翘臀,然后狠狠的拍捏了几下,然后又按住我捏出的红印温柔的抚摸了几下。接着将浅浅的细腿左右拉开露出那洁白光滑的丰满y户,上面一根私毛都没有,这只可爱的小白虎。我情不自禁的放开她的小脚。将一只手伸了过去在上而抚摸起来尽情的感受着它的饱满。摸得兴起时我还时不时的将手指狠狠的c入她的yd中抠弄几下。另一只手则握住浅浅的小鸽r揉捏起来,浅浅的茹房不像陈倩那样丰满硕大,但是却也不算太小,形状优美的同时也异常翘挺,比起陈倩的柔软来说浅浅的茹房更加有弹性,盈盈一握的大小正好方便我一手把玩。不停的变换着进攻的目标,让两只鸽r在我的掌下轮流变化着形状。

    浅浅套着毛绒袜的小脚在逃脱了我手掌的把玩后,俏皮夹住了我的大j巴,隔着那绒绒的袜子用一双玉足给我的j巴做起了按摸。两条小细曲成〈〉型在用小脚为我的j巴做按摸的同时也将自己的y户尽力暴露出来供我把玩。两只小手套着巨大的卡通猫掌手套,晃了一阵发现这玩意不怎么方便,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用这玩意帮助我来玩弄她自己的r体。于是干脆不在多想,两只手掌微微靠后的一左一右的撑在两边支撑起自己的身边,让自己能更轻易的将胸脯挺起来,让我揉捏起来更加方便。

    心情舒爽的把玩着怀中的妙人,想着这本来应该成为希灵皇帝妻子的少女如今就像一个性欲玩具一般任我随意玩弄,我就忍不住一阵“j动”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叫了一声“浅浅”“嗯?”

    正被玩弄得销魂不已的浅浅抬起头,迷离的仰脸望向我,疑惑的发出一声轻哼。不待她回过神的我也不答话,一下子低下头,用嘴捉住她的樱唇亲吻起来,大舌头强硬的突入浅浅的小嘴里,将她的丁香小舌卷回自己的嘴里吸吮起来。遭受突然袭击的浅浅更加的迷乱起来。在我y户,茹房,嘴唇,上中下三路的同时进攻下,浅浅娇小的身躯在我怀怀中很快的就扭动颤抖起来,小嘴虽然被我的大口堵住,但是诱人的呻吟声还是从小瑶鼻中不停的哼哼传出。然后最终在一阵猛烈的扭动和呻吟后,浅浅的娇躯在我怀中一下僵硬起来然后伴随着剧烈的抖动一股晶莹的玉y从她的小白虎中喷s而出。同样晶莹的泪珠也从眼中夺框而出。这个小可人每次被欺负到高c就会哭鼻子。倒不是有什么不满,只是单纯的身体被刺激到了极点的敏感表现。

    怀中的柔弱娇小的猫耳小兽娘在高c的余韵下浑身颤抖,泪眼迷离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受不住生起无穷的侵犯欲,让人想用跨下的大j巴狠狠的将她无情的施于最狂暴的jy,jy,再jy。我也不例外,跨下的大j巴坚硬如铁涨得让自己都难受起来。将浅浅从怀中放开。她立时瘫倒在了床上。娇小的胴体仍然还沉浸在潮吹的余韵中不可自拔。有一下没有一的颤动着,小白虎顺着颤动也时不时的一下又一下的流出一小股一小股的爱y。小脸一边哭着鼻子一还念念叨叨“老师是个坏人。老师耍赖,说好了用上次教的体位r我的,你却这样玩我的小x和乃子你耍赖,不公平……”

    丝毫不理会这小可爱的可爱抗议,我将把一堆抱枕叠起,跟着把她的娇躯抱起侧放在了抱枕堆上。然后捉起她的一只小脚,抓住她的足踝将她的一支纤腿高高提起然后架在自己肩上,p股则坐在她的另一只腿上压得死死的让她无法逃走。之前在潮吹的余韵下神迷意乱的浅浅这才感到好像有一丝不妙。以前被我狂暴的jr得死去活来的经历浮现在了眼前。“不要,老师,不要。不要r浅浅了,浅浅的小rx不经r。浅浅会被老师r死的。对了浅浅还要上课。老师让浅浅先去上课,不然要迟到了。下次浅浅再把自己的小yx让老师你r痛快。好不好?老师,今天就先放过浅浅的小rx了好吧?”

    娇小可爱的少女惊慌之下一边胡言乱语起来。一边扭动着身体想要从我身下逃离却丝毫不起作用。两只套着大大的卡通猫掌手套的小手胡乱的四下乱抓想要抓住什么然后借力逃走,但是却忘记了自己手上套着手套,平平的猫掌挥来挥去却什么都抓不住,一对小鸽r则在她激烈的动作下不停的甩动着。

    看着跨下的这诱人情景,我的大j巴就同如着了火的铁g一样,又烫又硬。一手死死的把架在肩上的细腿抱住,一手向下一伸捉,抓住一只鸽r大力揉弄起来。然后下t一沉,毫不怜惜的重重一j巴直c到了她的rx深处。浅浅的yd天生的又紧又小,又窄又短。而且极度敏感。可谓百c不厌。这一记重击更是狠狠的用大j巴直接撞在了她的zg口上。这一击就像是把这个极度敏感的小可人魂都撞散了。本来一直不停念叨的胡言乱语一下嘎然而止。漂亮的睁眼和嘴都张得大大的。本来不停扭动的娇躯也一下停了下来还崩得死硬死紧的,就好像我那一j巴不是c在她的rx上,而是深深的入了她的灵魂深处,让她全身都僵硬起来。不过已经按着这小可人狂r过无数次的我,对此早有所料。毫不动摇的将r棒抽出,然后又是重重的一j巴恶狠狠的撞进她的小rx。随着我腰部快速的抽c,大j巴一下又一下的重击在浅浅的zg口上。一下下的狂r,直r得两人跨间,啪啪作响。

    “哇!”

    如果说先那一下r击把浅浅撞成了僵尸一样的状态,那这下她就像一下还阳活过来了一般。娇小的身躯在我跨下疯狂的扭动挣扎起来。眼泪像不要命一要乱撒起来。然后小嘴就像机关枪一样不停息的鬼哭神嚎起来。“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r死我了,好痛,好爽,啊~~~我要被老师r死了!~~~ r烂了!r烂了!r烂了!痛!痛死我了!不要!不要!不要!老师要把我的rxr烂了。救命!救命啊。不要。老师饶了我吧!哇!不要顶那里!好爽!不要。不要。r死我了。老师,老师,老师!~~”看着跨下的娇小少女死命的挣扎,让我暴j她的欲望愈加强烈,凶狠的抽c愈加猛烈。跨下的娇小少女被我生生的r得死去活来。就连架在我肩上的小脚上的毛绒袜也在不停的甩动中被甩得松脱开来,只余一半吊在脚上随着她的扭动被一阵阵的甩来甩去。我r得性起,一把抓掉了她的毛绒袜,然后将她小巧的玉足含在口中舔吸起来。脚心被我攻击到的浅浅更加猛烈的扭动和呻吟起来。在狂猛抽c了十数分钟后,气喘嘘嘘的我方在一直次直czg口的重击后将火热jy狠狠的s出重重的打着在浅浅的r壁上,直把浅浅烫得娇躯狂颤跟着也一泄如柱,潮吹起来。

    但是我s完精后r棒却一点也没有变软。也不将r棒抽出。就这样深深的c在她的yd中的同时将浅浅翻了一下身。将她由侧躺放成平躺,然后将她另一条腿也高高提起。连同之前我架在肩头的粉腿一起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然后绕过她的头,将双脚在她脑后交叉盘了起来。跟着一把扯掉了她另一只脚的毛绒袜和双手上的卡通猫掌手套。让她自己抓紧自己的脚踝盘好。“许浅浅,你不是说老师耍赖,没有用上次教你的体位r你么。这下老师就要好好的用上次教你的体位r你一翻了。你如果真的有好好练习可要认真挨r好好表现。不然的话,你的小rx今年我要就给你评成不及格了。”

    听到我这么说,本来已经被我r得魂飞魄散的许浅浅竟然晃了晃头,清醒了过来。“真的吗?老师你要考我的小rx的试了?浅浅真的有回家认真练习。一定会好好的挨r让老师满意的,我的小rx一定能让老师爽得打一百分的。”

    说着,浅浅双手紧紧抓住交叉盘在脑后的脚踝。“来吧。老师,我准备好了,用你的大j巴狠狠的r烂浅浅的小rx吧!”

    这个脑袋缺根筋的可爱的小傻瓜。许浅浅的体质异常特殊。属于那种随便玩玩就能高c,稍微jy一下就能爽得死去活来的妙人,但是她的yd却也不同于普通人,窄小得可怜就像一个只有几岁的幼女一样。几乎毫不费力的就能一j巴捅进她的rx最深处,粗大的r棒更是撑得她的yd剧痛不已死去活来。偏生她又长得娇小可爱。让人充满了侵犯欲,每次一但把她拖到了床上就我忍不住按着她大r特r。比起jy其它女人,每次jy许浅浅我都显得更加的凶猛狂暴。而许浅浅自己对于我的jy却是又爱又恨。一方面敏感的特殊体质让我的每一击抽c都能j得她爽上了天,但同时小小rx被大j巴狠狠撑开的剧痛也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般人在这情况下估计也就是痛感会完全将性快感压得没了影,但是浅浅的体质却让她性快感不但不会被消失甚至可以说还能微微压着那剧痛一头,痛苦并快乐着。欲死欲仙对她来说可不是说着玩的。本来每次被我暴j,都痛得不行,赌咒发誓的再也不让我jx了。但是过个几天又期待起那cx的快感到天天晚上睡觉都不安稳。另一方面这可爱的小家伙还有着一股异样的倔脾气。天生小rx带来的性j剧痛被她固执的认为这是自己挨r的技术不够,如果是个意志不坚的人估计也就从此放弃去禁欲了,但是这倔强的少女不能认同自己是个连挨r都做不到的失败学生。没能好好挨r一定是自己练习得不够。如果自己认真的好好练习,终有一天能锻炼出一个完美的小yx,让老师舒服的j个痛快。许浅浅一直这样坚定的认为并努力着。

    看着身下这么努力的可爱学生,做为老师的又怎么能不好好回应呢?一手一个按在浅浅的小鸽r上,让她的rr在我的掌中随着我的心意变换形状。然后挺直大j巴如同之前的无数次jy一样,毫不怜惜的狠狠一j巴刺下,重重的穿透浅浅又短又窄的yd。又一次轻轻松松的就撞到了她的zg口上。不过这一次我没有急着猛抽猛c,而是扭动腰身把大j巴在她的yd和zg口上大力搅动摩擦起来。这一搅几乎把浅浅的魂都搅散了。娇小的胴体不可抑制的颤动起来。一阵阵无边快感的冲刷下,豆大的性福泪珠也再次大滴大滴的滚落。不过浅浅仍是死命的咬住了牙关没有像上一次那样y声浪叫,胡语求饶。双手更是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脚踝,保持着体位供我抽c。jy了这可人的少女无数次,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遇见,我不禁倍感惊奇。r弄的动作又重新狂野凶暴起来。早已充满了y水的rx在我的j弄下不停的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一对鸽r也被我大力抓出一道道红印。不知尽情爆j了跨下少女多久,粉嫩的rx都被jy得有点红肿起来。此时的许浅浅早已经被我r得瞳孔涣散失去神智。樱口微张,一丝口水顺着嘴角顺了了来。一副被玩坏了的表情。小rx更是不知道被我c得高c了多少次,我都不记得自己的g头有多少次被少女汹涌喷s的潮吹冲刷得舒爽不已险些s精。不过就算是失去了神智的状态下少女却仍然死命的保持着我教导的体位没有一丝松动的挨着我的暴j,可惜的是最后的那一阵子,少女在我的狂j之下仍然没能忍得住快感,疯狂的y声浪叫直到失神为止。估计整个教学楼的师生都听见她的y言秽语了吧。“不过精神可嘉”虽然失去了神智,但是少女r体的生理仍然存在,在我的jy下又一次颤抖着喷涌起来。一股股yy再次冲刷在我的g头之上,这一次,我再也忍受不住。俯下身去双臂大张将少女搂在怀中,j巴重重一捅顶在浅浅的zg口上,然后开始扫s起来,一股股的jy在少女的r体深处打得她的胴体无意识的抖动得更加厉害了。“这一次我给你的小yx打上八十分!下次一定要有更好的表示,不要让老师失望啊!”

    回头看看陈俊,太阳西下,好不容易等到放学回家后的陈俊发现今天自己的姐姐又被养父拉进卧房一边用餐一边jy去了,于是自己只好一个人在客厅吃过晚饭,然后回到房间里开始梳理今天发生的事情。

    想了半天,疑团依旧,他决定再次尝试呼唤那个“梦中”的世界。

    似乎是因为几次的成功连接已经加强了他和那个世界的联系,这次很顺利的,他便感到了那种微妙的连接感。

    连接成功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询问关于希灵帝国的事情。

    “希灵母星接收到外部指令集……权限确认……进入远程指令模式……正在上传汇总指令集。”

    奇怪,这次的声音告诉陈俊的东西似乎有点不一样啊……不过想想也是,那个世界似乎正在苏醒中,随着它的逐步觉醒,他能接收到的信息产生变化也是正常的,但是……

    这次陈俊接收到的具体信息内容也太不正常了吧?

    天顶远程空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