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希灵淫国 > 第 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01章 梦

    那诡异而扭曲的天空此时看上去格外可怕。

    灰色是这个世界的主色调,灰色的高大建筑,灰色的合金地面,灰色的交通工具,灰色的天空,还有悬挂于天空的那三个无比巨大的灰色球体。

    一个已经死亡的金属世界。

    这应该是废墟吧?

    走在沉寂的钢铁丛林中,陈俊不由得这样想道,但与印象中的废墟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损毁的痕迹,最起码从外表上看,这些冰冷的钢铁表面没有一丝伤痕,它们似乎并不是因严重破坏而被废弃,而更像是进入了一种休眠状态,沉睡的巨兽——这是我想出的更适合它的称呼。

    这个沉睡的世界是如此的寂静,以至于脚步声成了耳中唯一的声音,走了不知道多久,陈俊终于感到有些劳累,于是找了一个看上去是某种飞行工具起降平台的地方便坐了下去。

    距离离开这里还要一点时间,无聊之余陈俊开始再次打量天空那三个巨大无比的金属球体,直到它们带来的压迫感使我不得不转移开视线为止。它们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几乎占据了整个天空三分之一的面积,在它们的表面隐隐可以看到无数尖锐的突起和网格一般的纹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科幻片中的巨大行星要塞一般——说实话,这个世界的一切比任何一部科幻片都要科幻。

    感觉,它们距离地面又近了一些。

    事实上,它们的确在不断接近地面,在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它们还只是高高挂在天空的三个小黑点,但每当陈俊进入一次这个世界,它们就会更加接近地面一点,有时候一次就接近很多,有时候只是很细微的变化,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分辨不出它们是不是移动过,但陈俊知道,它们一直在下降,也许终有一天它们会接触到地面也说不定,不知道到那时候这个世界会不会产生一些变化呢?无聊的他对此真是相当期待啊。

    “还没有找到……”

    一个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天空,然后整个世界开始剧烈地晃动,离开的时候到了。

    分那个啥线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闹铃将陈俊从沉沉的梦境中唤醒,费力地睁开眼睛,然后用力摇动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视野中的东西晃动了好一会才终于稳定下来,然后又过了好久,他才终于从整晚那莫名其妙的怪梦中清醒过来。

    怪梦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陈俊就一直在做着这个怪梦,梦中独自一人行走在一个死寂的金属世界之中,周围是宛若未来世界的景象,末日般的苍凉气息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但尽管周围的景象是那么的令人压抑,他在梦中却丝毫感不到惊慌,就好像那一切都是早就熟悉的景象一样,每次,当梦境结束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声音响起,用似乎很失望的声音说着:“还没有找到……”

    整个过程就好像一场粗制滥造的无极一般,你完全无法根据那堆扯淡的片段分析出有用的剧情,反正他是直到现在都搞不明白这个梦境里的东西是啥意思。

    这个声音,究竟在寻找什么呢?还是说,它在希望自己去寻找什么?

    可惜的是,在梦中从未找到答案。

    这个梦陈俊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虽然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直觉上他总是觉得这个梦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而贸然将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将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

    “周一啊……”

    陈俊咕哝着,极其不情愿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已经初冬的天气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不过咱最终还是成功地抵抗了温暖的被窝对自己的吸引力,因为再不赶快的话,上课就要迟到了。

    陈俊,一名高三的学生,自幼就是孤儿,没有父母兄弟,从小是被一对商人夫妇收养的,自从养父养母去世之后,便只有一个大自己五岁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相依为命,人生就如同一杯白水般淡而无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和姐姐从养父养母那里继承了一笔可观的遗产,让他们的生活不像其他的孤儿那样困难,自很小的时候就独自打理家业的姐姐对自己也不错。而不幸的是这笔遗产其引来了无数狼一般的〃亲戚〃。在各位〃亲切〃的七姑八婶以及一些连怎么称号都搞不清楚的〃亲人们〃或明或暗的手段下;遗产迅速变成了大笔的欠债。随之而来的就是地狱一般再也不想回忆起来的日子;一直到一个好心的大叔。嗯;现在应该叫父亲的男人收养了他们;这才再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暖的。

    在陈俊还在思考昨晚上的梦境是否与往常有什么不同的时候,陈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阿俊,起来了么?时间不早了!”

    “哦,这就出来!”

    陈俊答应着,飞快地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在门外的是一个留着长发的漂亮女孩——这就是他的姐姐,陈倩,一个看上去柔弱但实际上非常坚强的女孩子,尽管只大五岁,但在她的身边他总能找到一种温暖的感觉。

    “怎么了阿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或许是被陈俊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陈倩的脸一红,然后有些慌张地问道。

    “啊,没什么,我在想事情……那我去学校了!”

    “诶——等等,你还没吃饭……”

    “来不及了,那我先走了!”

    “真是的,这么毛毛燥燥的到底是谁教育出来的啊!”

    “不就是你么?”

    一个长像平凡的男子也就是我出现在了陈倩的身后,用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笑道。

    “父亲大人----!”

    陈倩任由我将她揽入怀中后斜斜的抬起头,不满的娇喝了一声,漂亮的大眼睛扔来一个颠怪的眼神。

    “我有说错什么吗?不知道今天早上是谁因为弟弟睡过头就毛毛燥燥的光顾着叫弟弟起床,而忘记自己责任?”

    我脸上泛起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中流露出一股y邪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陈倩娇俏粉红的樱唇上。揽住陈倩纤腰的右手也向下一滑,肆无忌惮的按在她的翘臀抚摸起来。

    “啊!”

    陈倩惊呼了一声。然后从我的怀中挣脱出来,转过身,面对着我一脸自责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父亲大人,我做完早饭后发现阿俊还没起床怕他迟到,所以先去叫他起床了,居然忘记了给父亲大人做早安咬!”

    说完,急急忙忙的就曲膝跪了下去。然后熟捻的拉下我裤子上的拉链掏出了我的大j巴。一阵凉风从陈俊刚刚急急出去后忘记了关上的大门处吹了进来。我的大j巴一下暴露在冷风中微微一颤,但是马上就陷入了一双温暖舒适的嫩手,陈倩一边一手一节的握住了j巴,轻柔的套弄了起来;一边在套弄的同时樱口微张,将一条小小的丁香小舌伸出唇外,将g头一卷灵活的舔了起来,舌尖还时不时的顶在g头上的马眼处挑逗一番。我的j巴在这种刺激下迅速变得坚硬粗壮起来。陈倩见状本来正在顶住马眼挑动的小舌一卷在g头上一裹。然后吃力将自己小小的樱口尽力大张,在避免牙齿咬到j巴的情况下,一口将我的j巴吞入口中吸吮舔弄起来。右手扔握着没能被吞进口中的一截j巴不停套弄,左手侧顺着拉链的d伸进了我的裤中,一把抓住我的g丸细细的把弄起来。

    “咝~~~~~”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舒爽得眯起了眼睛。双手按在陈倩的头上抚摸起来,十指深深的c入了陈倩漂亮而柔顺的长发之中;也不管房门依旧大开,就这样站在玄关处就尽情的享受起了跨下少女的口舌侍俸。门外依稀传来清晨街道上逐渐热闹起来的喧哗声,阵阵微风更是从门外带着些许凉意吹了进来,打在脸上。但是同样不被衣物所保护的大j巴却感受不到任何凉意。被纤手所握,被俏舌所卷,被温暖的口腔紧紧包裹的j巴只是不停的在套弄,舔舐,吸吮中感受着无尽的爽意。快感一波一波不停的从下t传来,一直到我再也忍不住了。按在陈倩头上的双手用力起来,抓住她的螓首重重的向自己跨下一按,然后全身一颤,jy在陈倩的口中猛爆发开来。而陈倩也没有像第一次口交时那仓促间被吓了一大跳,还被呛个半死。数年来悉心侍俸我的陈倩早已娴熟各种情况和技巧,此时熟捻的配合着j巴在自己的口腔内s精,s一股,她就吞一股,小嘴还更加卖力的吸吮起来,舌头也不停的在g头上刮来刮去,就像要将j巴中的jy都榨干净一般。一直到j巴再也没有jy流出方才将其吐出口外,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不过似乎也知道自己背后的房门没有关,担心我的j巴感受到门外吹进来的凉意;陈倩吐出j巴后也不在乎上面黏黏乎乎的体y,就用双手仿佛保护宝物一样的包裹握住。我在一阵痛快s精的余韵中低头看向了跪在自己跨前的陈倩。只见她微微抬起头,用一种小孩子成功的完成了父母交待然后期待着夸奖的眼神看着自己。面色娇红,额头上微微的有着一丝汗意,丰满的胸部顺着急促的呼吸不停的颤动着,而大口喘息呼出来的热气混着门外吹进来的凉风,侧不停的穿过包裹j巴的嫩手间的指缝打在我的g头上带来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看着这y秽的一幕,我只觉下腹一团烈火又熊熊升起。刚刚因为爆发过而软下来的j巴又恶狠狠的抬起头来。迫不及待的再一次将j巴塞进陈倩那温暖而美妙的口腔,然后晃动着腰,不停的挺动起来,两只手也配合着挺动,紧紧的抓住了陈倩的头不停的按向自己跨间。那动作,就如同把陈倩的小嘴当成了rx一般的尽情抽c起来。

    而数年来早已被我尽情玩弄无数次的陈倩却早有所料,不慌不忙的伸出双手牢牢的抓住我的腰将自己的身体稳住。然后尽量放轻自己的颈部肌r,让我可以更轻松自如的抓着自己的头在其跨下前后晃动。另一方面,口舌也没有放松,小嘴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力度吸吮着,香舌也微微卷起配合着不停c入的g头,让其更有快感的同时却不去影响到抽c的流畅。这些技巧决非易事,都是在数年时间里被不停r弄的同时,陈倩全心全意怀着对“父亲”满腔的尊敬和感激下,刻苦揣摩认真练习,耗费了无数的努力后方才掌握的。

    是的,尊敬和感激,而非爱意。实事上,陈倩就算是在此时此刻,对这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有的只是如同孩子对父母的最深的敬爱和被救着对恩人无限的尊崇。

    作为一个养女就用自己的r体满足自己的父亲的性欲才是尽了孝道才是一个好女儿。作为一个在走投无路的生活绝境下被收养,从此重新获得幸福生活的女孩,成为自己恩人的r便器,随时随刻在自己的恩公有性欲时用自己身体的满足恩人的一切jy,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女孩,否则就是忘恩负义。当然,这一切就是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作为恩人,作为“父亲”的是自己的养父--陈希灵。这一切才成立,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就万万不能这么做,如果做了就是y乱无耻的犯罪行为。当然,这是一个父亲所认同的人才能知道的小秘密,父亲所没有认同过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知道。这完全不合逻辑的思想和行为却没有让陈倩什么不对。是的,陈倩其它思想和行为都是正常的,只有关于其养父陈希灵的一切,所有的常识概念都被扭曲了。而此时,陈倩正是怀着这样一种女儿对父亲强烈的敬爱,而跪倒在地,全力的进行着口舌侍俸。

    随着大j巴不停的在陈倩的口腔中进进出出,她不禁回想起无数个不眠之夜,自己的养父在自己胴体上尽情挞伐的情形;回想起当初养父第一次玩弄自己r体时,让自己躺在床上用自己的枕头垫在p股下面。然后将双腿呈m形张开,两手微微用力的的拉开自己粉嫩的r缝。“可恶,当时明明是想一手用两指拔开r缝,一手握住父亲大人的j巴,引导着给自己开苞的。谁知道当时年龄有点幼小,y户合得太紧了。一只手根本就撑不太开自己的y户,最后只能两手一起,才能死死的扣住r瓣,然后左右拉开露出小x。结果最后还要劳烦父亲大人完全靠自己把他的大j巴c进我的小x里。不能自己动手握着父亲的j巴给自己开苞,作为女儿来说这真是太失格了”回忆起自己初体验时的情形,陈倩不禁满心遗憾,眉头微微一皱,本来一直洋溢着的女儿侍俸父亲的幸福虔诚表情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懊恼的神色。

    看着这个作为自己的女儿而存在,却被自己扭曲了常识,沦为自己玩物的绝美少女。明明性情纯洁却作着y秽的事,明明做着y秽的事,却自己丝毫没察觉和意识到。明明那诱人的胴体已经被自己开发得无比的y荡敏感,但是整个人却无时无刻不透着纯真;再加上父女之间的背德感,我感觉到无以伦比的快感。一边尽情的把陈倩的樱口当成小x抽c体验着下t传来的阵阵r体快感;一边居高临下的观察着陈倩虔诚表情,感受着侵犯无知少女的精神快感。忽然间,却发现自己的爱女眉头一皱,表情微微一变。不过我却不知道自己的爱女是因为回想起初体验时的不满意而脸露懊恼,只当是自己抽c过猛让爱女有些承受不住了。此时的我早已不数年前刚刚来到这世界获得无上力量时,不知轻重任性狂r的性情了。对于自己这个完美的r便器,还是十分爱惜的。于时腰间一停,暂时停下了抽c。却抓着爱女的头稍稍扳偏,将小嘴大大拉开,然后g头穿过牙齿,紧紧的抵在陈倩口腔内一侧的柔软腔r上不停摩擦,甚至在陈倩的俏脸上顶出一个圆圆的凸起。

    而陈倩也熟练的配合着微偏着头,让自己的父亲大人能更爽的享受自己的腔r;同时舌头也缠上了j巴细细舔舐。另一方面思绪也继续沉浸在往事之中不可自拔。“当时可真是痛啊。”

    陈倩在心中低语。年青而紧窄的y户,先是自己咬着牙强忍不适将玉指硬生生的扣住柔嫩的y户然后左右拉开r瓣将自己最珍贵而私密的地方暴露在空气和灯光下让自己最敬爱的父亲大人欣赏。痛苦和无法形容的不适感不停的从yd传来一波波的冲击着当时陈倩的神经。但是这个性格温柔的女孩在内心深处却有着一股异于常人的坚强和刚烈。虽然r体不停的传来让她停止的信号,但是为了向自己最敬爱的父亲大人尽孝,为了向自己最感激的恩人报恩,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让父亲大人能够舒适而尽情的享用自己的r体。怀着这样一种心情,陈倩以无以伦比的意志力一直强压着一切的不适,除了自己yd内的壁r无法控制的在灯光与自己养父的目光下不停的颤抖,收缩,蠕动外,自己r体的其它部位包括那那深深扣在y户上然后左右拉开的玉指,都在自己意志的压制下坚定的保持着姿势毫不动摇,静静的等待着父亲的玩弄和侵犯。

    “记得我在那个姿势下,父亲欣赏了好久。应该表现得还是不错吧?”

    陈倩不确定的回想到。“然后就是父亲大人用手指玩弄了一下我自己扳开暴露在空气和灯光中的嫩x壁r。第一次有男性碰触到我作为一个女性最核心的地方。相比生理上的触感,更强烈的应该是心理上的冲击吧?”

    “就好像触电了一样,全身一软,连手指都松了,我那又紧又窄的y户马上就合拢起来,死死的把父亲大人的手指给夹住了。真是太失态了!不过当时,当我的y户第一次被一个男性碰触那一瞬间,好像还在心中闪过一丝无与伦比的愤怒和想要停止这一切,甚至想杀了父亲大人。这真是太可怕了,为什么我当时会闪过这样的念头。”

    陈倩的心中闪过一丝懊恼和疑惑,然后随即不在深思。

    “一定是因为在失去处女之身前的紧张引起的心理失常吧。不过不管怎么说,对父亲大人居然起了一瞬的杀机,这样的事真是太可怕和太不应该了”想到这,陈倩内疚的扫了一眼正一脸舒爽的挺着大j巴在自己口腔内r弄的养父。

    “以后一定要加倍认真努力的侍俸父亲大人,一定要好好的将自己锻炼成为一个就算是神智不清的情况下也能靠着下意识和身体本能来好好侍俸父亲大人的好女儿。”

    一边想着,她一边更加卖力的舔舐和吸吮起来。

    “不然的话,怎么对得起这么伟大的父亲大人对我的关爱。就算当时我那么失态,父亲大人也没有生气和责骂我。只是慈爱的对着我一笑(y笑……用鼓励(y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抽出了手指。”

    “本来惊惶失措的我在父亲大人(慈爱?的微笑和(鼓励?的眼神下迅速恢复了镇定。然后再一次将双手扣住y户,拉开r瓣,将自己的嫩x呈现给父亲。记得当时父亲大人见状后又一次很慈爱(y邪)的笑了,应该是对我的表现的满意和鼓励吧。当时因为屡屡失态而惶恐的内心也因此而重振了一点信心呢。接着父亲大人就把他身体上最重要的大j巴抵在我的y户上欺负起了我的的y蒂小豆豆,还不时的摩擦着我暴露在外的粉红色的小x壁r。”

    陈倩看了一眼眼前这自己最敬爱的父亲的大j巴,虽然只能看见一小截露在嘴外的大j巴,但是其余的部分在自己的小嘴中,被自己的口腔和香舌紧紧的包裹缠绕着,能很好的体验到大j巴的形状和触感。

    “啊!这就是父亲大人重最要的宝物啊。能够被这根宝物所jy的女性就能得到无上的幸福。只有父亲大人最宠爱的女性才能被他用这根宝物所jy。我明明只是一个领养来的女孩。明明不是父亲大人的亲生女儿。甚至如果不是父亲大人领养了我和弟弟,说不定自己姐弟早就饿死了。但是父亲大人却一点也没有把我当成外人。收养我的第一天就给我开了苞。用他这根无上的宝物狠狠的jy了我的r体。”

    “那时父亲大人用他的大j巴玩弄了我的小豆豆和暴露在外的小x壁r没多久,就把大j巴抵上了我的小x准备给我开苞,当时心里真是紧张极了,几乎都忘记了呼吸。当父亲大人用他的大j巴在我的x口蹭了几下却没c进去捅破我的处女膜而是在床上站起了身时;我还以为父亲大人最终还是因为我是领养的而无法将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宠爱。不决定用他的大j巴jy我了。那一瞬我只感觉到无边的痛苦和绝望。无法尽孝无法报恩以及渴望亲情和关爱却得不到回报的失落感几乎让我窒息。全身虽然下意识的保持着挨r的姿势僵硬的没有动,但是,其实自己已经全身几乎虚脱得快要瘫倒。”

    “幸运的是父亲大人是那么的伟大和异于常人,并没有因为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就没有关爱和jy我。他当时站起来原来只是因为我的yd没有分泌出足够的y水。父亲大人发现我的不对劲后轻声的询问并安抚了我。那一瞬我就感觉好像从无边的地狱又一下升回了光明的天堂,全身一下又重新充满了力量。然后迫不及待的在父亲大人的指导下。一边保持着下半身双腿呈m腿岔开,双手紧扣并左右拉开y唇的姿势不动;一边将上半身坐了起来。父亲大人配合着我,双腿微弯将他的大j巴第一次c入到我的小嘴之中,然后让我用口水涂满他的j巴。”

    “仔细想想,那就是我的第一次口交吧。父亲大人在替我的小嫩x开苞前就先亲切的替我的小嘴开了苞了啊”思及此处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的陈倩的心中不禁滑过一丝幸福的暖流。

    “不过当时第一次被j巴塞入口中的我还真是笨手笨脚啊,不对,应该是笨口笨舌。用口水湿润j巴这么简单的事都折腾了好一会,还把口水滴得到处都是。不过父亲大人还是那么的温柔。一点也没有生气和催促,只是将j巴塞在我嘴里一边让我舔弄一边轻轻的搅动,同时把玩着我的秀发,还时不时的抚摸一下我的头给我鼓励。在我舔弄完后,甚至将沾满口水的大j巴亲切的拍打了几下我的脸庞,弄得我脸上也沾上了不少自己的口水。然后让我又吐了好多口水在我拉开的rx上后,在父亲大人的指导下重新在床上躺好,静静的等待着大j巴的jy。心情激动之下,我的手指愈加用力将小x拉得更加开了一点。父亲大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表现,发出一阵轻轻的笑声。”

    “然后这一次没有让我等得太久,父亲大人将他那坚硬的j巴顶在我的小x上搅了几下,似乎是把刚刚我吐在小x上的口水搅动滋润了一下嫩x,然后就恶狠狠的一沉,一点一点缓慢却稳定的将j巴挺进了我从来没有被异物侵入过的yd嫩x,一路向前毫不犹豫撞开我的处女膜并继续深入一直到深入花径深处紧紧的顶在了我的zg口上。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热泪盈框起来。并非因为从小x中传来的那一阵阵的撕心裂肺的痛苦感而哭;而是为了那满满的幸福感和满足感而哭。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悲惨的走投无路了,谁知道能遇见养父陈希灵这样的大好人,收养了自己姐弟让自己姐弟俩能够继续活下去不说。还将自己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宠爱,才将自己领养回家的第一天,就用他那宝贵的大j巴狠狠的c进了自己的嫩x之中替自己开了苞。在父母因为意外去世后一度失去并且以为再也无法拥有的家的温暖和亲人的关爱再一次满满的充溢在心间。这一切让当时的我是那么的幸福和充满力量,靠着这心情带来的力量方才让我在那一夜,能够忍住了小x破瓜带来的无边疼痛一直坚定的保持着完美的挨r姿势让父亲大人尽情的在我的胴体上挞伐。当父亲大人将大j巴深深的c入我的嫩x摘走了我的处女之身后,只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就双手紧紧的扣在了我相当自满的纤腰上,挺动下t飞快的撞击起来,大j巴一下又一下狠狠的直c到底又在xr的紧箍下迅速抽出拖着紧咬着j巴的壁r也不停被微微带出,然后又在撞击和弹性中狠狠的随着j巴c回。我那自满的纤细腰身也让父亲大人的大手可以很轻易的就握住然后卡住下面小翘臀配合着j巴拖动撞击。火热而坚硬的j巴似乎要在那初次被c的嫩x中永无止境的凶猛r弄,而我则靠着同样火热而坚硬的意志,无论父亲大人如何死命的狠r自己的小x,自己在那小x传来的几乎让人崩溃的剧痛下仍然将自己的大腿呈m型大大的张开。双手稳稳的扣住y户左右拉开。死死的保持住了挨r的姿势让父亲大人尽情jy,然后无数次舒爽的将jy满满的s进zg。虽然那之后自己小x被严重r伤,在床上整整休养了两三个月才痊愈,但是自己的r体不就是为了让父亲大人r才有存在的意义么,这一点伤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在那休养的两三个月里父亲大人也没有因为自己小x受伤不能让他r而疏远自己。父亲大人为了关爱受伤的自己,整天整天的在自己的床上陪着自己养伤。还不辞辛苦的天天将j巴抽入自己的小嘴和菊花之中大力jy自己。甚至连吃饭的时候也是亲手把食物放在j巴上然后喂进自己嘴里,解手之时也是抱着自己去手把手的把着自己方便。洗澡时更是将自己泡在浴盆中一边洗一边r。两三个月的时间里痊愈的不仅是自己的小xr体,还有自己因为之前的不幸而造成的心理创伤,满满的温暖亲情再次流淌在心间。”

    “嘤!~”随着我突然把自己的脸扳正,然后再一次挺动j巴在自己的小嘴中r弄起来,自己不禁嘤咛了一声被打断了思绪。然后便不在走神,全心全意的为我舔舐起来。

    享受着跨下美丽少女全心全灵的服侍,狠狠的抽c了一阵的我突然全身一紧,然后将r棒从陈倩的口中抽出来了。g头瞄准了她的俏脸,早已熟捻养父各种jy手段的她马上领会了自我的意图,不但不避,反而挺胸靠前仰起螓首,将自己的俏丽容颜接在了我的大j巴下面,几乎是同时jy从马眼中汹涌而出。猛的喷在陈倩的额头上,脸颊上,秀发上,然后顺着她绝美的容颜流淌而下滴落在她高挺的胸间然后滑落在双峰深深的沟壑之中消失不见,整个人显得y秽不堪。

    而陈倩则丝毫无视满脸的jy,一脸夹杂着对长辈无比敬爱和虔诚奉献的幸福表情静静的等到我发s完,方才再次将我的j巴含入口中舔弄干净。然后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养父,发现其没有再来一发的意思,方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绢仔细的替我将j巴擦拭干净然后塞回裤中拉上拉链。

    “父亲大人,今天您也要让我玩jy浴吗?”

    jy浴--指的是平时我一边jy陈倩,一边不许她清洗,一直到s得她全身体都沐浴在jy之中。不过此时正准备去吃饭的的我可不准备让陈倩顶着一脸的jy来坏自己的胃口。

    “不用,你自己去清洗一下吧,然后过来服侍我用餐。”

    “好的,父亲大人。”

    陈倩听到吩咐后走到门口将一直开着的房门拉过来关才,然后转身走向了浴室去清洗自己满头的jy去了。

    而我着缓步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其实却是一字都没看进去。思绪早已经远远的飘开了。

    “来到这个世界有多少年了?上一世我也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还倒霉催的给起了陈冠希这么一个破名字。早些年被人嘲笑自己一点也不帅更不明星,也敢起个名叫陈冠希,后几年又老被人嘲笑最近是不是又去摄影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去民政部门把自己那见鬼的名字给改掉却在刚刚出门的一瞬就被这个希灵世界的虚空大灾变的法则变化引起的面位裂缝给卷来这个世界,在上一世可谓尸骨无存。不过到了这个世界后可就走了大运了,先是在虚空大灾变的虚空法则混乱和变化中得到了一个高于一切甚至高于虚空力量的法则之力,常识篡改。任何有生命与无生命的意识的思想常识都能被其所篡改,就连作为这个世界权限最顶端的虚空生物也不例外。然后又被扔进了虚空大灾变发生前的时间段,甚至可以说是主角的剧情开前的数年。对,主角,这个世界有一个所谓的“主角”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在虚空大灾变时穿越世界之后又穿越时间的过程中从混乱的虚空中捕捉到的一些资讯表明,这个世界似乎和自己看过的一本叫希灵帝国的小说几乎是一模一样。而在数年前自己找到了主角姐弟俩后更是实实在在的确认了这一点。当时正值姐姐陈倩的父母意外身亡,不过老俩口还是给姐弟俩留下了一笔不小的遗产,本来如果按着“剧情”或着说是“历史”他们应该相依为命在平凡却充满亲情的日子中一起长大,一直到陈俊突然成为希灵皇帝。不过这样的发展很明显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啊。于是为了方便以后窃取希灵帝国和希灵神系的力量,我通过自己的力量暗中c作,很快就让姐弟俩家财散尽还背了一p股的债并且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那些坏亲戚的错,然后闪亮登场以救世主的姿态将姐弟两个小鬼收养了下来。而且几乎是同时,我也意识到了我这强大的力量还有无比y邪的用处,就在收养姐弟两的同一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性欲,将姐弟俩的常识都扭曲掉后,无耻的占有了姐姐陈倩,并让弟弟陈俊也对此当作理所当然。每次当着“主角”陈俊的面将他亦姐亦母的姐姐按在跨下肆意jy就感到无以言喻的快感。”

    一想到这,我的j巴颤动了几下,似乎快要站立来,但是马上又软了下去。

    “哎,虽然得到最高权限的常识篡改能力,但是除此之外自己没有获得其它的任何能力。脆弱的身体和普通人一般无二。这一不小心就要挂的节奏,让我这几年过的日子也还算是低调吧。不过就算是如此,我穿越前就是二十几岁了,到了这个世界后又过了这数年,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这些年来靠着常识篡改的能力纵欲无度,最近已经开始有点力不从心了啊。不知道陈俊那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希灵皇帝,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希灵的力量来调整这具身体。”

    想到这,我不禁有点烦燥。正好此时陈倩洗漱干净走了过来。我伸手一把将陈倩拉到自己怀中将自己的郁闷发泄在怀中佳人的娇躯上。而陈倩一边任由我在自己的娇躯上上下其手,一边端起桌上自己亲手做的早餐一口一口的喂到我的口中。在陈倩的悉心服侍下,我愉快的吃完了早餐,可惜的是自己的大r棒仍是欲起不起的状态。

    “哎,早上才来了两发,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这身体快不行了吧”郁闷之中的我决定出门运动一下。“话说,我也好久没有去学校看看了。”

    我说的学校是自己的养子陈俊读的学校,为了方便就近监视,我弄了一个学校老师的身份,但是除了偶尔去学校玩弄一下在校的女学生,却从没正经的去上过课。靠着他的能力倒也没出什么乱子,每一堂他的课,都有学校的老师自觉去代课。而且全校的师生也对此不以为意。打定主意后,我和陈倩打了个招呼便出了门。

    沧澜私立高中,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除了花费高昂之外其本身的教学素质也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公立学校,这导致这座声名远播的贵族学校成为了一般平民学生想都不敢想的地方,能够进入这里读书的学生至少也是身家过亿的巨富之后或者权贵之子,要不就是在全国都可以排的上名号的超级天才——毕竟一座学校要想发展光有钱是不够的,一些足以壮门面的优秀学生也是必不可少的。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所学校是一个从各个方面都完美地符合了各种青春偶像剧中出现王子与灰姑娘剧情标准的圣地。

    之所以要对这个学校介绍这么多,就是因为陈俊正是在这所学校——的对面上学的……虽说我倒是在这个学校也有教师身份……

    k市第二中学,这才是陈俊真正就读的学校。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学校,和对面宛若皇家园林一般的沧澜私立高中比起来简直一个是都市一个是乡村,在这里读书的人也是相当普通的学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连对面学校的学生每天穿的衣服都叫不出名字来,这样仅隔着一条大街而对比鲜明的两个学校也成为了这里出名的景观之一。

    陈俊就是这里的学生之一,毕竟虽然我们家暴露在人前的表面上看起来的家境虽然还算富裕,但要和沧澜的贵公子们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阿俊!”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陈俊的身后响起,他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留着短发身材娇小的女孩向这边跑来。

    许浅浅,这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就是那种传说中一起长大小时后还一起洗过澡,哦,应该说是和自己父亲一起洗过澡的青梅竹马,不过在上初中之后她便搬到了城市的另外一个地方,他们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不过那并没有影响到他和浅浅的关系,来到这所兼具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学校之后,他们又突然惊喜地发现对方也选择了这所就在本市的学校,于是他们好像又恢复了从前一起上学的时光。按照一般剧情的发展,这样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有大约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成为他的恋人,而且事实上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始终没有能进一步地发展,就这么维持着介于死党和情侣之间的关系,至于原因——难道是太熟悉了?

    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毕竟当一个对方是一个连小时候n过几回床你都知道的女孩时,你是很难将对方当成一个可以恋爱的对象的。

    “阿俊,你在想什么呢?”

    许浅浅快步走了过来,小手在陈俊面前用力地晃了晃,然后不满地说道。

    “哦,我正在向读者介绍你的情况……”……上面那句可以无视……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聚拢起来的人群吸引了陈俊的注意。

    第02章 危险的苏醒

    围观的人明显分为两拨,其中一拨是陈俊每天在学校都会遇上的同学们,他们此刻正一脸怒色地看着圈子中间,另外一拨则是很少在这边见到的来自沧澜私立高中的贵族学生们,他们的表情则丰富的多了,有一脸看好戏的,有一脸不屑的,还有几个看上去义愤填膺,不过所有人都没有上前的意思。

    这两拨人之间留下了相当大的空隙,让他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脸傲色的年轻人,从对方的穿着上来看就可以看出对方的家境相当不一般,最起码那身陈俊连牌子都叫不上来的西装就不是他们这边的学生穿得起的,在年轻人身后则站着两个看上去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学生,虽然穿着同样不凡,但是从后者一脸谄媚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前面那个富家子带着的小弟们,在这三人组前面,正站着一个眼神闪躲的男生,他依稀记着对方是自己学校的一个高二学生,陈俊决定将其命名为酱油哥。

    很明显,这是一次典型的仗势欺人。

    这样的事情并不常见,至少从陈俊来到这个学校以来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尽管在对面的是一座远近闻名的贵族学校,但那里的校训是出了名的严格,而且这些富家子弟也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不可一世,对这些大家子弟来说,良好的教养是他们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不论在哪里,败类总是存在的,陈俊面前这个带着小弟出来欺负弱者的公子哥就是一个典型的败类。

    不论这个富家子回去之后是不是会受到他们校方的惩罚,就现在来看,他面前的那个男生今天是要倒霉了。

    周围的人群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人上前,被围在中间的那个男生显然也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只是缩着脖子,静静地等待着对方发泄够了离开。

    陈俊这边的学生大部分不敢去触对方的霉头,这并不是懦弱的事,对方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人物。对他们而言,要让他们这样的普通学生从学校里消失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而对方的人虽然有部分人对那个富家子的行为很不屑,但他们也不打算为了一个普通学生而惹事,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个嚣张的年轻人也是他们圈子里的人。

    没想到啊,一大早就遇上了这么令人不爽的事情。

    “阿俊,”

    浅浅轻轻拉了拉陈俊的衣服,小声说道,“咱们走吧,别惹事。”

    陈俊咬了咬牙,但还是点点头,准备离开。

    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不用猜也可以知道,随随便便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就可以上演一场单方面的殴打或者羞辱,然后那个一脸傲色的年轻人就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扭曲的乐趣,至于他们学校那个倒霉的男生也就是酱油哥同学——谁会帮助他呢?

    陈俊并不是没有同情心,更不是没有正义感,只是身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面对这种情况实在无能为力,而且如果这时候强出头的话,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还有可能连累到姐姐和养父大人,那些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应该只要随意动动指头就可以让自己和姐姐以及养父那小小的家宣告崩溃。

    只是……真的很不甘心啊。

    离开人群之前,陈俊再次转过头去,盯了那个富家子一眼,后者此?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