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下龙王有何贵干 > 第九章:追寻戏命师
    苦说大师他们来芝云行省可不是来旅游的,虽然表面上伪装成了旅者,但是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抓住那个在芝云行省肆虐的杀人“恶魔”。<r />

    <r />

    芝云行省当地的政府请了恶魔猎人,还有各种人士来制服这位杀人“恶魔”依旧是不见成效。<r />

    <r />

    经常有大批的旅客成为尸体,有时这位凶手还会让一个村庄在一夜之间变成墓地。<r />

    <r />

    要想在芝云行省寻找一个杀人狂,这肯定不简单,先不说对方的特征和能力其实目前依旧不算明确。<r />

    <r />

    而且芝云行省绝对不是一块小地方,找一个人的话和大海捞针真没什么区别。<r />

    <r />

    好在李龙已经清楚的知道凶手乃是一名叫卡达烬的普通人,他是芝云某个巡回剧团的打杂人员,但要想指引苦说大师他们一举抓到卡达烬,还是有不小的难度。<r />

    <r />

    因为自称戏命师的卡达烬也极善隐藏,否则他根本没可能在原时空在各方追杀下安然无恙的活着。<r />

    <r />

    如果按照原世界轨迹来算,没有李龙的参与,苦说大师一行人追寻戏命师的蛛丝马迹花了四年时间才抓住了这个以杀人为艺术的“恶魔”。<r />

    <r />

    而在这期间,戏命师不知道让多少人死于非命,去追求他所谓的“艺术”,他并不在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只是一个外表看似普通,实则隐藏在人群中的杀人狂魔。<r />

    <r />

    ……<r />

    <r />

    大概过去了三个月,李龙,辛德拉跟着苦说大师一行人寻找戏命师的戏码的进度不知道才有多少。<r />

    <r />

    一路上见到由戏命师杀死的人就不计其数,或许在他人看来这是恶行,而戏命师本人则认为这是“艺术”的一部分。<r />

    <r />

    可死了多少人才不是辛德拉所在乎的,如果要算杀人的话,她辛德拉可毫不比这位戏命师的手段仁慈。<r />

    <r />

    但光是三个月走路的“修行”就已经辛德拉怨声载道了。<r />

    <r />

    到晚上休息的时间,辛德拉头也不回的,一头栽倒在床上,唉声叹气道“累死我了,这样猫捉老鼠一样的游戏到底要持续多久啊……无论怎么追寻那个人的踪迹,最后得出的结论显然是不对的。”<r />

    <r />

    李龙没有回应辛德拉的牢骚,要是平常他肯定要让辛德拉鼓起信心继续努力,反正鸡汤不要钱,洗脑只需要浪费口水,成本都是零。<r />

    <r />

    如今,李龙只是站在房间的窗口边望着这片属于艾欧尼亚的星空。<r />

    <r />

    现在是要做出抉择的时候了。<r />

    <r />

    “本来还想着让戏命师多活一段时间,变成可供我驱使的一杆枪,可是……现在想想根本不太现实,调教辛德拉也算是侥幸,戏命师那样的人本质上就是个偏执的hnta。”<r />

    <r />

    想到这里,李龙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r />

    <r />

    “我已经目睹他杀死太多人了,是时候该结束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他的艺术对我来说毫无意义。”<r />

    <r />

    就在今天的早上,李龙,苦说大师一行人正好遇见了芝云行省内的某位巡回剧团,只是稍微一打听,李龙就听到了卡达烬的名字,这就是戏命师的本命,他就是那个隐藏在正常人中的“恶魔”。<r />

    <r />

    也正是芝云行省传说中的杀手金魔本人。<r />

    <r />

    “th world!”<r />

    <r />

    李龙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纸条,突入了苦说大师他们所住的房间,将手中写着戏命师真名的纸条放下,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又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r />

    <r />

    在时间暂停的范围以内,无人察觉到李龙的所作所为。<r />

    <r />

    等时间开始流动以后,苦说大师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可疑纸条。<r />

    <r />

    “父亲……这是?”慎小心翼翼的问道。<r />

    <r />

    “有人给出了金魔的真正身份。”苦说大师沉吟了一会,终于给出了答案。<r />

    <r />

    “真的吗?这是谁写的纸条?如果是真的的话,那我们就去制裁那个真正的凶手吧。”戒毛躁的性格让他忍不住冲动,而且他也确实不想再看见那么多无辜之人死于非命了。<r />

    <r />

    可惜的是苦说大师并非是这种冲动的性格,他马上就拦住了戒,熄灭了他的激动情绪。<r />

    <r />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递出的纸条,但是能在我们都未察觉的情况下做到这种事情,那么说明纸条上的人是那个凶手的可能性很高。”<r />

    <r />

    苦说大师自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送纸条者的破绽,那就说明对方的手段要更加高明,有什么异于他们的手段提前发现了凶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r />

    <r />

    “我猜……是那个索尔阁下的手笔,既然他发现了凶手的真正身份为何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告诉我们?”慎提出了自己的合理猜测。<r />

    <r />

    这不只是慎一个人的想法,事实上苦说大师也是如此认为的,李龙能轻轻松松制服辛德拉的事迹,这三个月早就传遍了这片消息不太灵通的初生之土。<r />

    <r />

    据传闻,李龙当时几乎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就把辛德拉这位名动艾欧尼亚的大魔法师给打怕了。<r />

    <r />

    那速度是多么恐怖的概念?因此推测出李龙有这样的手段也不算奇怪。<r />

    <r />

    “那么就按照索尔阁下的意思,明天我们就直奔主题,抓住那个叫卡达烬的真正凶手。”<r />

    <r />

    慎指了指隔壁住着李龙和辛德拉的房间“要不要和索尔阁下沟通一下?”<r />

    <r />

    “索尔阁下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深意,他不会不知道我们猜不出来这个纸条的真正来历,我们要尊重他的选择。”<r />

    <r />

    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如今的慎变的沉默寡言,他点了点头,默认了父亲苦说大师的抉择。<r />

    <r />

    ……<r />

    <r />

    那个巡回剧团也不是天天都在流动,有时候也会稍微在当地休息一下。<r />

    <r />

    趁着这个空当,苦说大师一行人轻松就问到了纸条上所说巡回剧团内的卡达烬是何人,原来他就是剧团里一个打杂的。<r />

    <r />

    只见他走路的时候还一瘸一拐,如果不知道的人不仔细观察,兴许以为他是个瘸子也说不定,但实际上通过苦说大师的观察,发现卡达烬他的另一只腿还很有力,另外一只腿根本不像是瘸子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无力<r />

    <r />

    为什么要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做一个伪装呢,这对他来说貌似是没有意义的吧。<r />

    <r />

    “你就是卡达烬吗?看起来你不像一个瘸子,却为什么走路一瘸一拐。”<r />

    <r />

    苦说大师慈眉善目的样子,跟他热情如火的红色头发好像有点不协调,望着眼前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卡达烬,苦说大师觉得稍微有些奇怪,这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杀人狂面对质问时应该有的反应。<r />

    <r />

    “喂,你小子能不能清醒点,大师在跟你说话呢。”<r />

    <r />

    苦说大师为了跟卡达烬面谈,甚至不惜抛出了自己的身份,于是这些凑热闹的剧团成员一个个都把目光聚焦在打杂的卡达烬身上,结果这个家伙像个闷葫芦一样,啥话都讲不清楚。<r />

    <r />

    其实哪里是卡达烬讲不清楚,他是被问到点子上去了,他装瘸的原因完全是受到了自己的武器影响,难道要跟面前这位苦说大师全盘托出?<r />

    <r />

    “理由……自然是有的,那就是……”<r />

    <r />

    卡达烬猛的退后几步,扔下自己制作的莲花陷阱。<r />

    <r />

    这个距离是卡达烬预算好了的,他料到对方很有可能一阵猛冲抓住他,不过现在有了陷阱隔开,对方想要这么做就有些困难了。<r />

    <r />

    “这次遇到我了,就别想再制造无辜的伤亡了,再怎么说这些人以后都是我的信徒——th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