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开元4316年 > 第二百三十章 复重庆
    竹排漂向了下游,秦良玉命人按计划就在浮屠关与二郎关之间的崖壁下靠岸。

    崖下江流滔滔,崖上的彝人却在呼呼大睡。秦屏明、秦翼明两兄弟把他们手中的白杆子枪调了过来,用枪尾上的索环套着了崖上横斜的枝柯,施展起他们飞檐走壁的本事,很快就上了绝壁。

    崖壁上的彝兵还是睡得很沉,秦家弟兄一个个抽出短刀来,在永宁彝兵的颈子上一划,这些彝人就永远闭上了他们本来就紧闭的眼睛。好几股绳索又从崖壁上垂了下来,秦良玉和她的杆子军鱼贯而上。

    毕竟是数天没有合眼了,守城的叛军早已人困马乏,城内的樊龙等人对此当然是毫不知晓。

    上得二郎关来,秦良玉的白杆兵按照事先部署,立即兵分两路一路由秦屏明带领,悄悄摸上了二郎关的关墙;一路则由秦良玉和秦翼明带领,由大开着的浮屠关门西进。

    到了佛图关后,秦良玉要秦翼明留下,领一些人占领了浮屠关的关楼,她自己领一些人径直往重庆的东城门进军。

    重庆东门大开,城门洞中一个守卫的彝军都没有。秦良玉知道敌人的主力都在二郎关中内,带领手下占领了重庆东门城楼。然后命人点燃了一支早就准备好的火把,朝着城外打信号。

    鲁钦看到秦良玉发出的信号,立即下令刘常福带领人往关城前的壕水里倒油。一桶桶熬熟的植物油漂浮在水面,涌入城门洞里。这时,关内的流水渐渐漫涨,形成了一片湖泊,中的十七座连营大多都浸泡在了湖泊里,湖泊上面漂着一层厚厚的油。

    “放火!”等一切准备就绪,鲁钦便立马下令道。

    黑暗中的城壕下燃起了一支支火把,接着一支支火把接二连三地跳进了壕水中,壕水立即烈焰熊熊。

    熊熊的烈焰挤进了关门,关内冒出了一湖烈焰。烈焰冲天,十七座连营很快就被烧着了,关中一下子明亮得如同白日。

    关上熟睡着的叛将所领彝兵睡得死沉。秦屏明领兵拾级而上,用白杆枪把那些彝军在睡眠里直接送进了阎王殿中。

    那个叛军参将面八叉靠着城垛睡着,睡眠像一只口袋将他装了进去,梦中的他还在极力挣扎,拼命摆脱睡梦之神渐渐扎紧的袋口。

    “噗呲!”忽然一声熟悉的声响传来,那叛将大惊,醒来时已经有一杆枪扎进了他的胸膛。他赶紧用左手拼命抓住枪头后面的枪杆,右手一掰,居然把那杆枪一折两段。

    随即那叛将用力一扯,那个执枪的白杆兵被他拉扑倒在身边。然而就在他一翻身要站起时,口里却涌出了一大口鲜血。又一杆枪从后背捅入,是秦屏明,一枪将那叛将刺死,尸体扑倒在二郎关的垛口之上。

    解决了守关的叛将,秦屏明立马带人杀到城楼上,将关上维系着吊桥的铁链砍断,放城外的大军入城。

    被疲倦伐倒在二郎关与浮屠关之间,樊龙也在做梦。梦中的世界到处红红,天红红,地亦红红。红红的地面泛滥着一片血水,血水中好多人在挣扎,樊龙看到那些挣扎着的生命好些是自己斩杀了的魂魄,风吹浪涌,他们立即变成枯骨翻滚在血水之中。

    然而好多又都是自己的部下,这些部下不是刚刚被自己训斥着挖沟引水的那些士兵吗,怎么现在都浸泡在血水里?

    呼救声一阵一阵的涨潮。一阵又一阵的潮浪涌来,樊龙自己也被卷入了其中。怪了,一滚入血浪,樊龙就感到钻心的痛。这一痛叫他摆脱了疲倦醒来了,四周红红的不是血水,是熊熊燃着的火焰,自己的好多兵士都在火焰中哭爹叫娘。

    樊龙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的黄金槊倒是还在,只是自己的衣甲却着了火。

    然而就在他站起时,却被脚下的火焰里一个痛苦地翻滚着的士兵绊倒,樊龙重重地摔了一跤。

    这一跤把慌不择路的他摔进了二龙关内湖泊的深水区,倒在水底再爬起来的樊龙衣甲尽湿,上面的火苗一下子就没有了。

    这位彝家将军一下子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于是对着自己慌不择路的的士兵大喊道“都不要谎,赶紧往水深的地方滚一滚。”

    收拢了残兵,樊龙见十七座连营俱已着火,二郎关关墙上好多白杆兵正在耀武扬威,官军纷纷从关墙上涌下,关门被烈火封堵着。再看两边,长江岸边人头攒动,军旗飘飞;嘉陵江这边的高地亦被官军抢占,只听杀声阵阵,金鼓齐鸣。

    见此情形,樊龙知道,重庆已经守不住了。

    “退守钓鱼城!”樊龙咬了咬牙,不甘的下令道。

    早在数月前,他便让人在钓鱼城构筑工事,收集粮草了,当初他只当是以防万一,没想到如今却不得不退守那里了。

    秦屏明收拾完二郎关内的残敌,又纷纷涌进浮屠关来,与秦良玉、秦翼明一起攻击浮屠关和重庆城内的敌军。鲁钦率领的人马也跟着秦邦明率领的白杆兵涌进了重庆城,一路对彝人赶杀。

    天明时,二郎关的火熄灭了,重庆城里已经没有了喊杀声,官军用沙袋堵住了嘉陵江流往二郎关壕沟里的流水,又派人掘通了樊龙的彝军没有掘通的引水沟,把沉浮着一具具烧焦尸首的湖水引回嘉陵江,又在已经烧朽了的二郎关吊桥上加了一排圆木,在圆木上铺上了木板。

    鲁钦一边叫人发榜安民,吩咐叫官兵要爱护百姓,不许加害;一边叫人查清府库钱粮,开仓救济百姓。

    另一边,秦良玉率军一路追击樊龙所率近万残兵至钓鱼城下,却被钓鱼城峭壁千寻,雄伟坚固城门、城墙所阻,不得寸进。

    见状,秦良玉无奈之下只得留秦翼明守在钓鱼城下,她自己则回重庆与鲁钦商量对策。

    钓鱼城峭壁千寻,古城门、城墙雄伟坚固,嘉陵江、涪江、渠江三面环绕,俨然兵家雄关,秦良玉知道,光靠白杆兵这一点儿兵力,想拿下钓鱼城,无疑与痴人说梦。

    就在鲁钦、秦良玉率军收复重庆时,水西的安氏却在为对被围在成都的奢崇明是救与不救产生了争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