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无限黑暗 > 第二百二十九章团藏的态度
    实际上,无论猿飞日斩还是吉川欲仁等人都不想将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只不过他们都有这自己的坚持,谁也不肯先服软,而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的这番话不过只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罢了。

    “哼!”

    “哼!”

    于是,在听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的话后,双方齐齐冷哼一声,便扭过头过不看对方,气氛总算是微微和谐了一点点。

    “猿飞,依我所见,这件事情还是按照众位长老的意思办好了,不管怎么说,北川望月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实在是太可疑了!”不过,半响之后,转寝小春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选择支持吉川欲仁等人。

    “是啊,猿飞,在坐所有的忍者家族都是我们村子里的支柱,也是我们最终能否赢得这场战争的关键,你不能因为北川望月是你的人而置整个木叶的大局而不顾!”水户门炎在一边意有所指的帮腔道。

    他不仅点出了现在这些忍者家族的作用,还用整个木叶的大局向猿飞日斩施压,想让后者牺牲北川望月以平定此次的争端。

    当然,这两个家伙之所以选择与那些忍者家族站在一边,可不是真的为了整个木叶考虑,他们真的目的,只是想要削弱火影一脉的力量,巩固自身的权利而已。

    这些年来,随着木叶白牙,三忍等人的崛起,火影一脉在木叶忍者村中几乎呈现出一家独大的势头。不仅如此,尤其是火影一脉的下一代还陆续涌现出以北川望月和波风水门为首的诸多新生代强者,更是让火影一脉的力量如虎添翼。

    在第二代火影死后,由于当时的猿飞日斩一个人的威望还不足以领导整个木叶,所以当时的木叶才会设置了顾问这一职,来辅佐火影来完成村子的管理工作。

    那个时期,也是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执掌木叶权利的最高峰。一直到猿飞日斩和旗木朔茂彻底成长之后,他们的权利才大大削弱,逐渐成为了平衡火影一脉,忍者家族,以及至村团藏等实力的中间派。

    对于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来说,只有村子里各派系的力量始终达到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时,他们的支持才能在各派系中格外重要,也因此能取得更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反之,要是有一派的实力过于强大,甚至能强大到压制住木叶村内所有反对的声音后,那么,他们的权利和地位在木叶的决策中就会显得可有可无,甚至于无足轻重了。

    而现在呢,火影一脉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已经强大到不得不想办法打压的地步了。很难想象,在北川望月和波风水门二人彻底强大起来之后,拥有七名影级强者的火影一脉将会在木叶之中强势到何等地步。

    恐怕,到时候整个木叶都是火影一脉的一言堂吧。

    所以,为了自身的权利和地位,他们必须站在忍者家族的一方,想方设法的打压火影一脉的力量。

    现在,似乎就有一个能除掉火影一脉年轻一辈中第一人的好机会,他们又怎么会选择眼睁睁的放过呢。

    而当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发表自身的意见后,下方的木叶的长老自然的喜上眉梢,纷纷将锐利的目光投向了猿飞日斩。

    猿飞日斩闻言是脸色一沉,又看到下方那些人要挟的嘴脸后,心中甚至都泛起了些许杀意。

    对于他昔日两个老战友的心思,猿飞日斩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说实话,现在他们站在那些忍者家族的一边,还真让猿飞日斩感受到了一些压力,不过,猿飞日斩对付却一点也不慌,因为,他早在得到土之国前线的情报传回木叶的时候就有了对策。

    “门炎,小春,你们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抓捕我们战场一个立功无数的副总指挥,实在是太荒唐了。

    再说了,如果将北川望月调回来了,土之国战场的战事怎么办?两天秤大野木的实力你们都很清楚吧,单凭大蛇丸等人是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的。

    倒时候,如果土之国战场的形势出现危机的话,又能靠谁能抵挡?难不成靠你们口中的那些所谓的胜利关键吗?”

    谁都没有想到,在猿飞日斩处于劣势的时候,从始至终,一都在一旁直默不作声的志村团藏居然会突然出声,并且,还是用如此辛辣的言语反对斩寝小春和水户门炎。

    “团藏……你?!”听到志村团藏的话后,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都惊呆了。他们对志村团藏居然会选择支持猿飞日斩而感到惊呆了。

    在木叶村中,谁不知道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是两个死对头。两人一向都是政见不和的,怎么会突然就穿上一条裤子。

    下边的木叶长老们也是集体懵圈了。在向猿飞日斩发难之前,他们就综合考虑过木叶各方势力的态度。

    在他们的研究分析中,志村团藏这个因该是最希望打压火影一脉势力的人,同时,也是他们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

    怎么到现在,事情完全反了过来了呢?

    不过,在懵逼之后,众木叶忍者就全都面若死灰。在有了志村团藏的支持后,他们就已经知道,他们已经不足以让猿飞日斩做出妥协了。

    想要处理北川望月的时期,恐怕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果然,当看到志村团藏的态度,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的面色纷纷一变,紧接着,他们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嗯,团藏的说法还是比较在理的,仔细想想,还是我们的一些想法有些考虑不周了。”转寝小春十分不要脸的说道。

    “对,我也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这件事情还是得按照公事公办的态度办才行。”水户门炎也以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表态道。

    虽然刚才团藏的话十分不好听,甚至还有些挖苦他们二人的意思,让他们的老脸都有些无处安放。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政客而言,脸面这种东西从来就没有认清清形势来得重要。

    现在有了团藏支持的猿飞日斩,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撼动得了的。

    与其和猿飞日斩撞个头破血流,还不如迅速站好队伍,保住自己的利益才是关键。

    至于说那些忍者家族……

    抱歉,虽然他们的确对那些家族许出了一些承诺,但现在嘛,他们都选择集体失忆,表示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你们?!”

    而看着临阵倒戈的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二人,以吉川欲仁为首的长老们,气的差点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