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无限黑暗 > 第二百二十八章强硬的猿飞日斩
    “这其中绝对有问题,宇智波战和康介义雄不能死得就这么不明不白,一定要将这件事彻查到底!”

    “没错,我虽然十分讨厌宇智波一族的人,但那个宇智波金和宇智波战的事怎么看都怎么诡异,我也强烈要求重新调查此事!”

    “对,而且我十分怀疑这一切都是北川望月的计谋,要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得那么巧,正好在宇智波战和康介义雄刚刚中了岩忍的埋伏之后,就能一下子出现消灭了那支岩忍,而且更不用说风川和谷本就是北川望月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地点。”

    “就是,依我看,我们就应该马上将北川望月抓回木叶收监起来,然后再慢慢审问他出卖同胞的事情!”

    这群人足足有二三十人,都是木叶村中一流家族的族老,同时也都是木叶长老团的成员。此刻的他们纷纷围在一个大圆桌之前,正言辞激烈的讨论着宇智波战和康介义雄的事情。

    然而,如果说他们前面的讨论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话,那么最后的几句话,可就直接将矛盾直接对准了北川望月,甚至有的直接就给北川望月定了罪。

    而当他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坐在上方的四人里,有一个人顿时就坐不住了。

    其中左边的两个人很是熟悉,一个是穿着火影御神袍,手拿烟斗的猿飞日斩,另一个是绑了一身非主流绷带,手里拿着拐杖的志村团藏。

    至于右边的两个人,一个是头上裹个一个屎团子发型的老妪,一个是戴着一幅黑框眼镜的面瘫老者。

    没错,他们就是木叶的著名的两大墙头草,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

    至于那个坐不住的人,自然就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啰!

    “诸位还是谨言慎行的好吧,先不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能证明宇智波战和康介义雄是北川望月设计所杀。就拿北川望月所立的功劳来说,他可是木叶当之无愧的英雄,怎么能因为你们的一点怀疑就将他抓起来呢?

    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这么做的话,会让我们的英雄怎样看待我们的村子,又会令多少在前方浴血奋战的同胞们寒心。”猿飞日斩眼中怒气涌现,对着下方的木叶长老们大声喝道。

    “哼,火影阁下,你说的倒是好听,北川望月是你们的人,你当然是想方设法的想要维护他了。

    虽然我们的确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这件事的诡异之处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可你只以一句北川望月是木叶立功无数的英雄,就想要帮他逃脱残害同胞的罪行吗?

    三代火影,我且问你,自第三次忍间大战爆发以来,我们家族的忍者难道死的人就不少吗,我们难道没有为村子立过功劳吗,难不成,北川望月就要比我们家族的忍者要高人一等吗?

    火影阁下,我希望你能给在座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就算你今天能压住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恐怕要不了多久,你也就很难也压住我们那些在前方的家族忍者们了!”

    面对猿飞日斩的怒吼,长老团中立刻站出来一道苍老的身影,毫不示弱的和前者对峙道。

    他叫吉川欲仁,早年间曾经是吉川一族的族长,也是忍界里威名远扬的一名准影级强者。

    虽然他今年已经六十多岁,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但他可是忍者家族中资历最长,威望最高的一个人,同时也是这些长老团中的核心人物。

    而他这番话里,不仅明里暗里的讽刺了猿飞日斩一番,最后甚至还直接选择出言威胁了。

    “欲仁长老,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乱说话的为好,我什么时候偏袒过北川望月了?如果北川望月残害同胞的证据确凿,那我绝对是第一个不放过他的人。

    而且,你也不用拿你们那些家族的忍者说事,在土之国战场上,你们家族里的那些人是什么德行恐怕没有人比你们更清楚了。

    好,你不是说要调查此事吗,那我们索性就查个干净,在彻查北川望月的同时,你们那些在战场上阳奉阴违的家族忍者也必须一起彻查,这样的话才比较公平不是吗?”

    听到吉川欲仁的话后,猿飞日斩压抑着内心深处如同火山般的怒火,冷冷的朝前者说道。

    “你……”闻言,吉川欲仁表情一僵,手指着猿飞日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于他们家族里某些人做的那些小动作,他们自然是心知肚明,甚至有些行动本就是他们亲自授意的。

    如果三代火影真的要彻查此事的话,恐怕北川望月的事情还没查出个所以然来,他们家族中的不少忍者恐怕就要人头落地了。

    毕竟,他们可没有办法像北川望月那样能将屁股擦得如此干净。

    以往,猿飞日斩为了整个木叶的大局着想,很多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如果猿飞日斩真的这么做的话,无疑就是和那些忍者家族彻底撕破了脸。

    真到了那个时候,那他们和火影一脉就会全面开战!

    至于最后的结局,肯定是以他们家族的全面覆没而结束。

    因为现阶段的火影一脉,在木叶忍者村真的可以做到轻易镇压所有的力量。

    当然,如果火影一脉真的选择在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时候,将他们这些忍者家族给彻底清洗,那么木叶的中坚力量必然会损失大半。

    而这也代表着,木叶将会彻底输了这场战争!

    这也是猿飞日斩一直容忍那些忍者家族的原因。

    以往,当他们用这个条件向猿飞日斩施压时,后者基本都是做出了妥协。

    可是现在,猿飞日斩为了保住北川望月,竟然摆出一副和他们鱼死网破的模样,这怎么不能让吉川欲仁等人吃惊。

    “好了,大家都冷静冷静吧,同处于一个村子,完全没有必要闹到这个地步。尤其是现在这种处于战争的情型下,我们就更不能内斗了。”眼见现场的气氛有些僵持,全程看戏的转寝小春不由出声调解道。

    “是啊,大家都是木叶的领导者,遇事一定要冷静,绝对不能只因为呈一时之气,就将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一旁的水户门炎也是赶紧出来做和事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