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炼金工坊 > 014 外冷内热的生煎包
    陈帆第二天花大价钱整了台人力三轮车,方便运输货物,到时候也不用特地铺桌布卖咪咪了,货摆在车上就行。

    兴许以后还能继续干类似外卖快递的老本行工作,这方面他的经验在外卖和快递业务并不发达的花之都可是无人能及。

    当然他也想买电动三轮车,奈何电动三轮在这个世界是稀罕物,陈帆在几家车行找了几家都没找着,卖的最多的全是山地自行车。

    至于面包车他就更买不起了——系统只给了五千块启动资金,陈帆现在连万元户的水平都达不到,目前也只是能够勉强维持收支的程度。

    好了……

    陈帆把昨晚炼金的数百包咪咪装箱放在三轮车上,这次他四点半就去了青柠中学,目的是为了抢占校门口旁边的黄金地摊位,说好到时候直接同夏林萌在校门口汇合——

    淦!

    陈帆还是来迟了一步,其它小摊的积极程度远超陈帆的想象,最佳摊位早就被一堆摊贩占满了。

    他好不容易找了个还算显眼的位置摆出摊位,光是拾掇摊位就花了他接近半个小时,这时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也开始聚集在一起了。

    看着这接送的人海架势,结合之前陈帆观察的情况,大部分青柠中学的学生应该都有家长接送。

    少部分学生家里离学校近直接走回家这还可以理解,但夏林萌这丫头家里可达不到能称之为近的程度。

    嗯……

    这时一旁的小摊上传来生煎包诱人的香气,陈帆忽然有些肚饿,便过去准备买一份做晚餐。

    “老板,这生煎包怎么卖?”

    “一只两块,两只五块。”

    陈帆应了一声正想付钱,忽然意识到哪里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五块钱才两只?买多了还卖得更贵?”

    “我们的生煎包卖的很好,所以要限量供应,推荐顾客一人最多买一只。”

    “你这生意做的有点问题吧,老哥……”

    “你不服啊?”卖生煎包的大叔冲陈帆瞪了一眼,“不服憋着。”

    “……那给我买两只,我不是一个人吃,一只留给我妹妹的,能只收我四块钱吗?”

    生煎包大叔想了想点点头道,“这可以,你给钱吧。”

    生煎包是下海和江蛰一带的知名美食,顾名思义是煎炸的包子,底部炸至金黄,上部浇以芝麻。皮酥、汁浓、肉香、精巧。轻咬一口,肉香、油香、葱香、芝麻香全部的美味在口中久久不散。

    大叔卖的生煎包和陈帆记忆里的下海生煎包不同,一只大概有成年人手掌掌心这么大,吃一个估计就管饱,和陈帆这种黑心小卖部老板相比简直良心的要死。

    陈帆捂着热乎乎的生煎包回到自己的摊位,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现在离放学还有十几分钟。

    待会再一起吃吧。

    陈帆将袋装的生煎包揣进怀里。

    终于,伴随着清脆悠扬的放学铃声,青柠中学初一初二的学生下了课。

    这些刚刚进入中学的少年少女们,刚刚褪去小学生的稚气,准备迈入大人的门槛,同时也感受不到来自升学的压力,不需要背负太多的责任。

    正是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天真烂漫的年华。

    和夏林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接触多了以后,陈帆也会偶尔回想起自己青涩的学生时代。

    还在念初二的他,那个时候——

    在他念中学时,所有关于课余时间的记忆都只停留在学习上,只留下非常小的一部分的记忆和钱有关。

    怎么能更省钱。

    如何能赚到钱。

    但凡能用钱就能轻易解决的问题,他都不得不用比钱更珍贵的健康、生命、时间……

    甚至用尊严去解决。

    当脑海里浮现起那些与过去有关的记忆,陈帆的视线忽然变得有些模糊,耳边的喧闹声也似乎飘远开来了。

    最终,将陈帆从沉眠的思绪里拉回来的,是他视线中出现的摆动的小小手掌。

    “帆哥帆哥,你这是怎么了呀?好像很悲伤的样子呀……”

    夏林萌一边调侃着陈帆,一边取了一包咪咪准备拆开,被陈帆抽手打了一记手背。

    “呜呜,小气鬼。”

    夏林萌冲着陈帆扮鬼脸,这时陈帆从怀里取出生煎包递给夏林萌。

    “还热乎着,趁热吃吧。”

    “这是……特意给我买的吗?”

    夏林萌的目光里星光闪烁,“不会收我钱吧。”

    “你想给就给。”

    “那我不给了,”夏林萌笑嘻嘻地答道,“谁让我最近把攒的钱都花在帆哥你身上了。”

    “你不是昨天才从我那挣了一百多块吗?”

    夏林萌抬头望向陈帆,在确认他没有注意到以后,她咕哝着说了些什么,轻轻拉起自己的裙摆,而后自己转了一圈。

    她的裙摆随风飘动。

    连风儿也跟着一起柔和起来。

    “……你今天没穿校服啊?”

    夏林萌今天换了一袭带着排扣的白色连衣裙,因为衣领是水军领的款式,乍一看上去还有点像青柠校服的款型。

    不过校服的衣领确实不可能拉到这么低的程度。

    实在是……太暴露了!

    “居然才发现……我就这么不显眼吗?”

    生气的夏林萌鼓起嘴来,“我可是为了能更好地招揽顾客,特意打扮地更看板娘一点的……”

    “用不着打扮吧?你穿校服也很好看。”

    陈帆只是无心的一句评论,夏林萌的身子却震颤了一下。

    她揪住其实根本也无料可看的衣领,冲陈帆娇斥道,

    “帆、帆哥!你、你果然对我怀有非分之想对吧!”

    这时陈帆拍了拍夏林萌的脑袋,“赶紧吃生煎包吧,再不吃就要凉了。”

    夏林萌的性子有点像小猫咪,抚摸她的脑袋就会变得温驯起来,乖乖地按照陈帆的吩咐开始啃起生煎包来。

    “说起来,我每次买生煎包吃的时候,外面看上去都有些凉,但里面的肉馅总是热腾腾的。”

    “然后?”

    夏林萌一口一口咬着生煎包,浓郁鲜香的肉汁冒着蒸腾的热气流了出来,夏林萌有点烫到嘴,一直呼哧呼哧地吹气吹个不停。

    “然后……就很像像帆哥你的性格不是吗?”夏林萌笑眯眯地答道,“你也是外冷内热的性格,看上去是个小气鬼,内心却很温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之前叫卖的时候也是用温柔来形容你的学长的,”

    陈帆皱眉,“所以,温柔对你来说应该是很廉价的形容词。”

    “那个……那才不一样呢!”

    夏林萌红着脸辩驳道,“温柔也分很多种,有老好人似的那种温柔,对待谁都很温柔,这种是性格使然。”

    “但如果是只对我一个人才会显露出来的温柔的话,我就会格外珍惜。”

    “就像是……只由我一个人独占的宝物般,”夏林萌的目光里闪烁着星星的光辉,“那样的温柔,会让我感到格外的安心。”

    “……”

    陈帆静静地听着夏林萌的话语,皱着眉头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不过在吃生煎包的时候他也被里面流出来的滚烫肉汁烫到了嘴巴,而后便被夏林萌放肆嘲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