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炼金工坊 > 009 你想到哪里去了!
    本以为是学习的压力,结果是被不怀好意的视线注视着而产生的羞耻感。

    虽然这个世界的人生活状态大多咸鱼且怠惰,但成绩好、学习棒的学生在学校的地位依然很高。

    无论在哪个世界,强者位居其上,这都是不变的真理。

    陆云深便是青柠中学的一位扛把子,作为年级的首席,是青柠中学的门面担当。

    正所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身后都是一群丧心病狂地追逐着自己的超级学霸,作为至尊学霸,霸中之霸,学业会带来精神上的负担和压力,这是很自然的。

    毕竟她可不是夏林萌这样的咸鱼。

    陈帆和夏林萌回到小卖部,拉上卷闸门,重新开始营业。

    不过现在天色已经很昏暗了,夏林萌不时看了看时钟,表情有些犹豫不决。

    “要不,你今天先回去?”陈帆提醒夏林萌道,“平时还是早点回家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夏林萌摇摇头,“这可是我们炼金工坊接到的第一笔大单,我必须要亲眼见证才可以呀!”

    陈帆拗不过夏林萌,就没有坚持。

    两人等了半小时,换算下来是夏林萌作业写十个字的时间,一辆脚踏车停在了炼金工坊的小卖部门前。

    陆云深头发散乱,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看上去是一路狂奔骑行过来的。

    “老、老板……糖果、汽水糖没有卖给别人吧?”

    “没有,别担心。”陈帆敲了敲摆在柜台上的糖果罐。

    “呼……那就好。”

    陆云深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把东西陆续从书包里拿出来。

    书包里装着一只猪,两只猪,三只猪……

    陈帆和夏林萌瞠目结舌。

    她书包里一共装了五只猪。

    当然是猪猪存钱罐。

    陶制的那种。

    没有取钱的旋盖,只能直接砸掉,是非常传统的存钱罐。

    “这就是我从小学开始积攒的所有积蓄了,不知道总共多少……”

    夏林萌试图抱起一个存钱罐,沉甸甸的重量让她有些手抖。

    “这一个,怕是有十斤吧?”

    陆云深摇摇头道,“我来之前称过了,五个存钱罐差不多30斤,也就是15千克……”

    “不是……”夏林萌愣了下,“如果这里面全都是零钱的话,我们数钱要数到什么时候啊?”

    “一枚一元硬币差不多6克左右,一角的要更轻。除掉5个存钱罐本身的重量,算你10千克的话,差不多也有1500吧。”

    陈帆倒没有和陆云深算得很清楚,“你直接把糖果罐拿走就好了。”

    “不,我们还是算清楚吧……”陆云深抱起一只猪准备砸掉。

    “钱算多了也没事嘛,”陈帆提醒道,反正对他来说炼金物品都是白给,“就当我折算给你的。”

    陆云深面露为难的表情,“不、不是……我是怕钱算少了。”

    “额……好吧。”

    陆云深把五只存钱小猪全部用小锤敲烂,硬币哗啦啦地散落在地上,里面包括了几张百元大钞。

    怪不得她要计算呢……

    把纸币统计完后,陆云深开始了冗长的数硬币过程,夏林萌也凑上去帮忙,就好像和她本身就是很相熟的朋友一样。

    明明之前还说在学校跟陆云深没说过话,这个自来熟的特质还真是让人费解啊……

    陈帆拎了两个小板凳过来,递给夏林萌和陆云深一人一个。

    “别趴在地上数钱,会着凉的。”

    夏林萌一边打着喷嚏,一边接过陈帆的板凳,“帆哥,你是不是害羞啦……”

    “啊?什么害羞啊。”

    “还装蒜,”夏林萌掏出纸巾擦着鼻涕,接着调侃陈帆道,“你刚才是一直在盯着我们的屁股看吧?我都发现了。”

    “你整天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你……”

    陈帆正想把夏林萌骂一通,一旁坐下来的的陆云深忽然喘息不止,就像是急病发作一般。

    “是哮喘吗?!”

    陈帆立时便开始搜寻陆云深的背包,“你身上有没有带特效药?”

    陆云深一边捂着胸口,一边指着柜台上的超嗨汽水糖。

    ???

    确认了陆云深要的真是超嗨汽水糖以后,陈帆接过糖果罐,取出一颗递给陆云深。

    陆云深将汽水糖含在嘴里,过了一阵子,她露出一副我好了的表情,开始喂喂喘着粗气。

    ???

    陈帆一脸懵逼。

    我的超嗨汽水糖是让人打起精神来的药剂,什么时候还能治哮喘了?

    这到底是兴奋剂还是镇定剂啊!

    “这位同学……你到底怎么回事?”

    陆云深摁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过了好一阵才缓过劲来。

    “我、我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会紧张到自闭……但是这种糖果能帮我快速缓解,所以对我来说我很需要它。”

    “紧张到自闭?就像刚才那样吗?”

    陈帆皱眉道,“你自闭的外在表现就是哮喘?”

    以后要是出意外挂了,难不成还要算在我头上吗……

    “医生找不出我的症结所在,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熬过去……”

    陆云深说着无意识地接过夏林萌给她倒的一杯水喝了一口,看上去似乎痊愈了的样子。

    “喂,”陈帆冲夏林萌努了努嘴,“你干嘛要把我喝水的杯子给客人用?”

    “啊?还不是因为你没有买一次性塑料杯——”

    噗!

    陆云深一口水喷了夏林萌和陈帆一脸,哮喘症状再次发作了。

    陈帆赶紧再递给她一块糖,她又安静下来。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小时候还没有这么严重,但现在发作地很厉害,现在已经很难在大众面前保持冷静了……”

    陈帆接过从夏林萌那里拿到的纸巾擦拭脸上的口水,“所以,【某些特定的状况】,到底指的是什么?”

    “是——”

    陆云深涨红了脸颊,“我说不出口。因为要是说了的话,我又会发作的——”

    “我想,我知道学姐的特定状况是什么了!”

    夏林萌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思考陆云深哮喘的触发条件。

    第一次发作前,夏林萌调侃陈帆在偷偷看她们的屁股;

    第二次则是因为陆云深喝了陈帆用过的水杯,类似间接kiss的概念;

    加上之前她也说了,小时候还没那么严重……

    “是因为男人吧,学姐!”

    夏林萌的目光里充满了兴奋之色,“只要一想到走在路上被男人用下流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身体,学姐你就会——”

    陆云深瞬间开启了蒸汽姬模式,挣扎着伸向超嗨汽水糖果罐。

    这丫头……好像还真猜对了。

    看着陆云深那副宛如刚生了小孩如同劫后余生一般的神色,陈帆默默地叹了口气。

    “比起靠我的汽水糖续命,我觉得你应该想办法把病症治好更稳妥一点。”陈帆正色道,“你只是个没收入的学生,没办法维持汽水糖的开销。”

    陆云深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她确实负担不起。

    “学姐别担心,要是以后实在没钱的话,你还可以用其它的方法付账呀!”

    夏林萌笑眯眯地撺掇面露难以置信神色的陆云深,“毕竟,我当初就是这么被帆哥拐过来的……”

    陈帆持反对意见,目前他还不需要这么多看板娘,更何况这丫头还有怪病,陈帆可不想给她缴医保。

    “你给我搞清楚,光是应付你一个我就筋疲力尽了,两个我怎么可能吃得消——”

    结果陈帆话音刚落,陆云深又涨红着脸怪病发作了。

    ???

    陈帆和夏林萌一脸懵逼。

    陆云深同学,你又想到哪里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