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炼金工坊 > 008 男人的心思太好猜了
    陈帆和夏林萌刚迈出达成使命的第一步,就被自习室的门禁挡住了道路。

    “要办卡才能进去的吗……干嘛不早说?”陈帆愤怒道。

    夏林萌嘟嚷着说道,“我又没进过自习室,我哪知道。”

    说的也是……

    陈帆去前台咨询办卡事宜,前台是一位长相五分的中年妇女,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一本杂志。

    “自习室一人一卡,按小时计费,5块钱一个钟,押金200。”

    “美女,我是进去找人的,一会儿就出来,能不能通融通融……”

    “你叫我什么?”中年妇女眼睛一亮。

    “美女呀,”陈帆微笑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就想让你再叫我一遍。”中年妇女继续嗑瓜子,“进去就办卡,不然就在外面等着。”

    淦,这臭娘们。

    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原则,陈帆勉为其难地办了一张自习卡,往里面充了最低额度的20。

    “对了阿姨,”陈帆拉着夏林萌的手询问道,“小学生办卡有优惠吗?”

    中年妇女瞅了夏林萌一眼,后者投过一道懵懂无知的目光,乍看上去确实有点像高年级小学生。

    不过中年妇女并不为所动,且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开腔道,“她就是穿开裆裤,也都是一个价。”

    进入自习室后,夏林萌轻声撇嘴道,“帆哥,你就该让我主导嘛,你完全就是一副不会跟人打交道的模样啊。”

    “进都进来了才说,”陈帆在心中细细算了笔账,“也不知道那大妈会不会再收一次折旧费坑我,这次咱们怎么都得赚上200+的收入,不然就亏惨了。”

    “你放心啦,只要有一个学生发现咱们的超嗨汽水糖有效,再多钱他都会一口气全买下来的……”

    两人在大厅说话的声音有点大,一旁路过正在看书的高中生打手势向他们表达了不满。

    话虽这么说,要找到一个有闲工夫搭理我们的人……

    一直游戏人生的夏林萌,几乎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周围来自学习的压力。

    走廊过道,所有人的耳朵都挂着耳机,他们在阳台上低声叨念着如同佛经一般的英文单词和历史要点。

    每一间教室都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站在门口都能听到翻书与写字共同交织而成的沙沙声。

    所有人都把凝重两个字刻在脸上,几乎没有人在交头接耳。

    这就是……即将迈入大人阶层的高中生吗?

    光是看着就能感觉到压力。

    “来,到你发挥的时候了!”

    陈帆将汽水糖罐头交给夏林萌,“快用你甜美的笑容去治愈这些疲惫的灵魂,然后把汽水糖卖给他们吧!”

    夏林萌一边在心中埋怨着陈帆的魔鬼,一边抱着汽水糖果罐四处晃悠。

    要找一个看上去神情非常低落的人——

    夏林萌开始寻找她的猎物。

    而陈帆则在自习室的大厅坐享其成。

    陈帆念书的时候可没有这种自习室,他的节假日基本都是在班主任的补习班上度过的。

    这里除了自习业务之外还开设了公共的图书室,在这里可以借阅一些杂志期刊,大多的书籍都是学习参考资料,也有一些关于这个世界地理、历史、人文的一些知识。

    由于这是个没有度娘的世界,陈帆对这个世界的大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而市立图书馆又在很远的另一个区,或许这里能作为一个学习知识的地方也说不定……

    就在陈帆准备沉浸在知识的海洋的时候,他们店的包身工兼捣蛋鬼夏林萌又出现在了陈帆的视野里。

    她身旁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学生,比她差不多高出半个头。

    她戴着一副圆框眼镜,扎一条麻花粗辫,穿着打扮很朴素,是人们认知里常见的好学生形象;

    虽然乍一看上去并不是个起眼的姑娘,但她的皮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白白嫩嫩的,就像能掐出水来一样。

    “帆哥帆哥,我找到买家了!”

    夏林萌兴奋地报告自己的战果,但陈帆并不是很高兴,毕竟推销了一件生意也没啥了不起的,糖果罐头还有那么多汽水糖没卖。

    “你直接跟她交易不就好了……干嘛还跟我报一声?”

    “这个嘛……”夏林萌还没来得及解释,一旁的女生就已经走上前来,夏林萌便主动后退。

    “那、那个……您就是卖糖果的老板吧?”

    这女孩说话支支吾吾、有气无力的,看着还十分羞涩,非常符合她的外在形象。

    跟夏林萌的跳脱形成了鲜明对比。

    “……什么事?”

    “您卖的糖果非常有效!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把这一罐糖果全都卖给我。”

    “她跟你说了价格吗?”陈帆微微皱眉,“一罐全都没下来,你至少要出1000块。”

    “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所以……”

    陈帆连忙摆手,“我们小本经营,概不赊账。”

    “不、不是要赊账……”陈帆听这妹子说话的声音几乎都快咽气了,就是非常着急加上紧张并发的口吃,但说话语速又跟不上陈帆,那种有劲使不上的感觉。

    于是陈帆贴心地听她把话说完。

    “我、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但是我家里有,所以、可不可以请你暂时不要把汽水糖卖给别人,让我预定了呢?”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回家去取钱?”

    女生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上终于有愿意老实付账,而不是想着用特殊支付手段的好孩子了!

    夏林萌浑身一哆嗦,昂着头地瞥了陈帆一眼。

    他是不是在偷偷说我坏话?

    陈帆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没问题,你取完钱以后,就来炼金工坊找我。”

    “炼金工坊是——”

    “我家小卖部的名字,要我们先带你去看看店吗?我也有地图给你。”

    陈帆把随身携带的传单递了一张给眼镜妹。

    “这里吗……我、我应该知道该怎么走。”

    眼镜妹点点头,“希望您千万不要卖给别人,我一会儿就带钱过去。”

    夏林萌抱着糖果罐头和陈帆走在回小卖部的路上。

    “没想到帆哥你这次这么爽快,我还以为你会假惺惺地说什么,这种汽水糖应该让更多有需要的人拿到,然后骗她高价买入呢。”

    “我做的可是正经生意,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专门骗少女心的臭男人,”夏林萌嘟嚷道,“先骗走我的少女心,然后现在开始骗陆云深学姐的了。”

    “陆云深……学姐?”陈帆微微一愣,“你说的学姐,是刚才那个眼镜妹吗?”

    夏林萌点点头,“她是我们初三的首席,头像一直挂在我们学校的成绩荣誉榜第一位,经常在全体大会上作学生代表演讲,想记不住都难。”

    “等等……她是你们学校的?我还以为她是高三的应考生呢。”

    “是啊,毕竟她是有点大得离谱……”

    “啊?”

    夏林萌摆出一副故作老成的表情无奈叹道,“男人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