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445章 一往无前的冲
    鲁度克也背着面盾牌,这年头的八旗真满洲都是全能战士,马战步战射箭肉搏样样精通,所以携带的兵器也就比较杂了,弓箭盾牌火铳柳叶刀等等的都可以带,只要置得起,也扛得动。

    听见有人喊“标枪”,鲁度克连忙扔了弓箭去取盾牌,不过还是慢了一拍,没等他举起盾牌,标枪就扎下来了。周围一阵噗噗的声音,吓得他汗毛倒竖。已经有人被扎了串,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不过鲁度克还算走运,毫发无伤。他赶紧把藤盾顶在头上,紧接着又是一阵呼呼呼的风声。第二波标枪攻击开始了!

    又是一阵嘭嘭嘭的闷响,应该是标枪扎上藤牌了,间或也有几声利刃刺入人体的瘆人声音和惨叫声。

    鲁度克比较走运,仍旧没被扎成串串。但是他身边却有个瓜尔佳家的汉子被标枪扎穿了胳膊,正跪在地上嗷嗷惨叫——他其实已经举起藤牌了,可是依旧没有完全挡住穿透性极强的标枪!

    不过标枪虽利,但是携带起来不方便,投掷又太费劲儿。所以数量不会太多,现在对面已经投了两波,应该差不多了,接下去只要不是斑鸠脚铳上场,鲁度克就不惧了。

    鲁度克刚想到这儿,就听到嘣嘣的震响,然后他的左臂就是一沉,上面嘭的一声闷响,他不用看就知道是支明军的长箭,肯定无法击穿他的藤盾。

    发现对方开始射箭,鲁度克也送了口气。他的人不仅有盾牌,而且还披着两层三层的甲胄,弓箭对他们的杀伤力有限。

    “收盾牌,取弓箭!”鲁度克连忙下令部下收盾取弓,和对面的明军对射。

    后世大清朝最喜欢吹弓马取天下,这个说法当然有点夸张,八旗兵的装备既多又好,可不止弓马。不过他们在这两方面的优势的确不小!

    但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并不在于弓箭射得比较准或是马骑得比较好,而在于他们的“全能”。鲁度克手下有二百多战士,人人都能骑马,都善于肉搏,也都能射箭!

    而和他对上的一个克难新军的步兵营人数虽有五百,但是其中弓箭手只有一百二十人,真正能射的只有八十人。而且这八十人射箭的本事还是比不上对面的二百多,不论是准确程度还是射箭的速度,都差了一些。

    也就是说,五百人的克难新军步兵营拥有的弓箭火力,大致上只有一个两百余人八旗满洲牛录的三分之一。如果再有一个牛录上来,使得双方在人数上相等,那么八旗兵在弓箭火力上就会有六倍的优势!

    好在克难新军的一线部队都配齐了甲胄,无论是布面甲还是板条甲,只要质量过关了,在防箭方面的效果都还不错,哪怕是专门用来破甲的梅针箭,也只能从甲片之间的缝隙突破。

    而且克难新军这边还有一百多个刀牌手可以摆在第一排挡箭。

    所以这个克难新军的步兵营虽然在弓箭火力上不如对手,但还是能支撑得住。

    就在双方先头部队展开弓箭互设的时候,他们的后续部队也上来了。克难新军这边上来的是另一个步兵营,而清军则是另外四个牛录——被阿尔津派出去打头的一个甲喇有五个牛录,鲁度克带着一个,现在剩下四个都上来了。这下满洲兵在数量上可就略占优势了!

    在这种情况下拼射箭是必输的,毕竟依靠布面甲和板条甲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免役箭镞的杀伤,面对敌方六倍的箭镞火力优势可扛不了太久。

    “擂鼓!准备冲锋!”

    临阵指挥的田卿意也知道拼射箭不行,于是就下令擂鼓组成冲锋阵了。

    两名鼓手就跟在田卿意身边,听见团长的命令,就擂起了皮鼓。克难新军的这些兵士早就被“997”搞出条件反射了!听见鼓声,根本不需要大脑思考,身体就有了反应。

    田卿意手下的两个营原本是摆出“疏阵”的,疏阵是用来守御的阵型,长枪手的队形比较疏散,弓箭手可以“藏在”长枪兵的队形当中射箭。

    但是现在要发起冲锋了,松散的疏阵就不能再用了。

    一阵密集的鼓声响起后,明军的变阵就开始了。先是“藏在”长枪兵队列中的弓手后退,在阵后重组成了三列横队,继续抛射羽箭。

    接着是护着长枪兵的刀盾手散到长枪兵两边和长枪兵一起组阵,一边两摆个排,另一边是一个排。

    在刀盾手移动的同时,长枪兵的阵型开始“缩紧”,第一排、第二排的兵士都放平了长枪。

    完成阵列重组后,防守的疏阵就变成了冲击的密阵,整个过程非常快就完成了。就在这时,第二通战鼓声又响了起来这是发起冲击的信号!

    发现明军要冲阵了,清军那边也不射箭了,人人都收了弓箭,举盾抽刀,以牛录为单位,结成了一个个密集的盾阵。

    和对面的明军不同,他们没有携带长枪,在他们看来长枪主要是对付骑兵的,在步兵对冲的时候有点用,可一旦完成冲击展开肉搏,可就不如刀盾好用了。

    所以八旗天兵是不怕明军长枪的不过他们今天遇到长枪兵有点疯!

    “太祖高皇帝再世!”

    当明军的长枪阵冲到距离清军前方大约十步的时候,带队的军官们突然齐声呐喊。

    然后就是兵士们的应和:“战无不胜!”

    呐喊过后,所有人都蒙着头全速猛冲!

    对,就是蒙着头冲,有进无退,一直冲到把对面清军的阵列冲破才算完!

    鲁度克左手举起藤盾,护着要害,右手捏着柳叶刀,眯着眼睛注视着前方移动中的“枪林”。看了一会儿,眉头就越皱越紧了。

    因为随着对方的靠近,他已经能看个究竟了。

    冲锋中的明军枪阵,竟然还保持着比较严整的队形!

    而且他们还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快挡住!”鲁度克赶紧埋头大喊一声,同时沉下身体,将盾牌举起护住头脸,再将柳叶刀横挡在身前。

    他现在可是站在第一排!

    噗哧噗哧的声音和嘭嘭的闷响声不断响起,前者是长枪刺穿人体时发出的,而后者则是长枪扎在藤盾上的声音。

    鲁度克的运气还没有用完,他的身体还完好无损,只是左臂一阵发麻。这是一支长枪猛扎在藤盾上造成的!他的藤盾还真够坚固的,居然扛住了一支一丈长枪的突刺。

    可是加在长枪上的冲力却没有那么好扛,巨大的力量逼得鲁度克连连后退,直到身后不知道谁猛地撞了他一下(其实是他撞人),才算勉强挡住。

    他是挡住了,可是他的那个牛录组成的盾阵,却已经给对手的“枪林”冲了个七零八落,不知道多少精壮的满洲汉子被长枪刺穿了身体!

    就在鲁克度的身边,就有一位矮壮敦实的汉子,腹部被雪亮的长刃刺穿,人还没死透,只是嗷嗷发出惨叫,双手还死死抓着一尺多长的枪尖儿。

    还有一部分长枪什么都没扎到,持枪的明军战士也不停步,仍然大呼着猛冲——这都是997练出来的本事!就是一个字儿:冲!

    步兵举着长枪冲阵是一锤子买卖,冲不破敌阵麻烦就大了。要是贴近了打肉搏,长枪兵哪是对手?一丈长枪也不是近战的家伙啊!

    所以没得说,就是要一往无前,不顾一切的冲!

    而在他们的冲击之下,八旗兵的两个牛录盾阵,居然都被冲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