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保护我方族长百度百科 > 保护我方族长百度百科 之 大帝VS土大帝(求月票)

保护我方族长百度百科 之 大帝VS土大帝(求月票)

  ……

  “更重要的是,不用承担什么压力,反正凡事都有王守哲那小子顶着。咱们抽空联手干点小活,多余的时间想打牌就打牌,想干嘛就干嘛,可以整天无所事事,逍遥又快活。”隆昌大帝继续劝说道。

  “这这这……”

  姜震苍倒是被他说得一阵心动,的确也是,他为大乾、为人族操心三千年了!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累……

  隆昌说的这些,可真是让人向往的生活啊。

  “老姜你也别磨磨叽叽的。我看璃瑶那丫头能耐的很,圣地由她来操持,恐怕比你强多了。”隆昌大帝继续撺掇道。

  这话把姜震苍说的直翻白眼“王璃瑶的确是挺有能力的,可那也不能把本圣主这数千年的功劳全部给抹杀吧?再说了,你隆昌也不见得有多能耐。帝子安监国才不过短短六七十载,作出的成绩就已经有目共睹了。”

  “嘿,老姜你这是准备互相伤害了么?”隆昌大帝一瞪眼睛,冷笑了一声,“来啊~~我怕你不成?你老姜放在现在,连参加圣子之争的资格也没有!”

  “本圣主不过是说了句实话,隆昌你狗急跳墙作甚?王守哲说得对,你这数千年来就是在穷兵黩武,国策上有大问题。”

  “好你个姜震苍……你管理的圣地才叫一个废,压根就没有什么创造性收益!”

  姜震苍和隆昌大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越吵越凶,一副随时准备撩袖子开始掐架的样子。

  各路人马见状纷纷避散。

  两位凌虚大佬的吵架,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胳膊小腿们能瞎掺和的。

  散了散了~大家伙儿爱干嘛干嘛去。

  ……

  就在同一时间段。

  南秦,东北边陲。

  起伏的山峦间,此刻正有一支巨大的行军队伍,如蚂蚁行军一般穿行在山林和谷地之间,缓慢地朝着某个方向稳步推进。

  这片地方,严格来说不算是南秦的疆域了。

  边境线已经在他们身后数百里的地方,这里算是两国边境的缓冲地带,典型的三不管地区。无论是南秦人,还是大乾人,平日里都鲜少会来这里,也就是一些急于获取金钱的采药人偶尔会冒险来这里采灵药。

  毕竟,这里鲜有人迹,野生灵药总比人迹众多的地方好找一些。

  但也因鲜有人迹,这里的植被没有被人为地清理过,加之这片区域气候湿润,土壤肥沃,有些山谷中甚至还有温泉和矿脉,所以这里的植被也就长得格外肆意狂放一些。

  在这种地方行军,自然也就格外麻烦。

  尽管这支南秦大军全部由修士组成,但由于其中有大批量的炼气境修士,以及不擅身法的尸傀,数量庞大的辎重等等,以至于那些丛生在山峦之间,生长得郁郁葱葱的植被,依旧给行军造成了很大的障碍,行军速度始终提不上去。

  此刻。

  队伍中后段的中军位置,有一群体型庞大无比的巨兽正穿行在山林之间。

  这些巨兽肩高足有近两丈,四肢也粗壮如同岩柱,身上的皮肤粗糙而厚重,表面还镶着厚厚的黄灰色岩甲,乍一看去,宛如一座兽形堡垒一般,极有震撼力。

  巨兽的头部长着一条极具特点的长鼻子,还有长长的獠牙自唇齿间斜伸而出,极有辨识度。

  这是南秦特有的岩甲巨象,成年之后最少也有四阶,最强甚至可以晋升到六阶,不仅防御力强大,速度也不慢,若是集齐几头一起冲锋,更是地动山摇,冲击力极其强大。

  在这种多山,多林木的环境之中,还能用来开路。

  最难得的是,它们的性格相当温顺,且食物基本以植物为主,饲养难度远比肉食性凶兽要低,乃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战兽。

  就算不用来作战,也可以用它们来运输物资,运输能力强大,更安全,看起来也更有逼格,南秦有不少大贵族都喜欢饲养一些岩甲巨象来彰显自身的强大。

  眼前这群岩甲巨象,则是南秦大军的财产。

  这些巨象宽大的象背上用竹子和木头搭了屋子。那屋子外形精致,有窗有门,私密性极强,内部用华丽的丝绸装饰着,空间也相当宽敞,就算住上两个人都不会觉得很挤,几乎相当于一座移动的旅馆了。

  比起颠簸狭窄的马车,这些象屋要舒适了太多。

  有资格使用这些象屋的人,自然也是这南秦大军之中位高权重之人。

  此刻,居中的象屋之中,有两人正对着一张地图,商量着接下来的行军计划。

  “再往前走一千里,就是幽门岭的范围了。这片区域地底的灵脉多且杂,且极其活跃,相互碰撞下时常出现地龙翻身,偶尔还会有火山喷发,地貌每隔些年就会发生变化。我们手中原先的地图已经是几百年前绘制的了,如今未必还能做准。我特意派了探子先行一步,绘制出了新的地图,北岷亲王不如和本帅一起来参详一下。”

  开口的,是其中一道身穿厚重将铠的人影。

  那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虽然头发已经有些花白,双目却依旧炯炯有神,顾盼生威,不见丝毫沉暮之气。

  此人,便是此次讨乾大军的大元帅,慕容凯丰。

  他的长相算不得出众,但多年征战杀出来的血气和煞气,以及常年领兵作战养出来的威仪,却让他那张方正普通的长相都显得无比威严霸气。

  那一身磅礴的威压,更是带着浓浓的血煞之气,让人望之心寒。

  慕容凯丰从儿时起就追随在元祐大帝身边,对大帝忠心耿耿,一直以来都是元祐大帝的左膀右臂。元祐大帝能斗败其余准帝子,成为南秦的新任大帝,他在其中也做了不少贡献。

  现如今,他也已经一千五百多岁了。因成为大天骄较晚,晋升神通境时的年龄也比较大了,所以他的外形比起同年龄段的神通境强者来说要苍老不少,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实力和威望。

  这一次,也是为了稳妥起见,元祐大帝才派出了他作为元帅,统领讨乾大军。

  “慕容元帅果然高瞻远瞩。”听到慕容凯丰的话,坐在另一边的北岷亲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淡淡道,“行军打仗我不如元帅多矣,元帅自行安排便是。等到了剑岭关,才是本王出手的时候,我一切都听慕容元帅的。”

  北岷亲王是一个身穿玄色衣袍,头戴鎏金冠冕的中年人。

  他身形瘦削,面容阴鸷,一身宽大的衣袍穿在他身上空荡荡的。浓郁的阴气萦绕在他身周,乍一看去,简直如同鬼魅一般。

  强大的威势以他为圆心弥漫开来,森森阴气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变得森寒。

  隐隐然,仿佛还能听到阵阵宛如鬼哭般的厉啸声,让人不禁怀疑,他那宽大的黑袍之下,是不是藏了万千鬼魅,无尽森罗。

  岩甲巨象缓缓前进,宽敞的象屋随着它的步伐有节奏地摇晃着,屋中的两人却都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只要过了【幽门岭】,距离大乾的剑岭关便不足两千里了。”慕容凯丰沉声道,“届时,我们要趁着东乾不备,于三日内攻破剑岭关,率大军直插东乾天府郡腹地,并以最快的方式占领天府郡。届时,我们便可以凭借安江之险抵挡住苍龙军。”

  “而与此同时,西晋也会穿过极险的西海盐池,突袭攻占东乾西海郡。我们两国一南一北,夹击大乾,必定能令大乾疲于奔命,痛苦万分。”

  北岷亲王听到此处,微微有些皱眉“战略计划听起来倒是不错,但是眼下应该不是和东乾打仗的好时机吧?如今隆昌只是半退位,为何不耐心等待个两三百年,待隆昌陨落,东乾国皇室进入凌虚境修士的真空期时再动手?”

  “到那时候,哪怕东乾从寒月仙朝请了凌虚境来坐镇,那凌虚境也必然不会为了帮助东乾而以命相搏。”

  “唉~”

  慕容凯丰长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有几分苦涩“这场仗打得的确太急了。我也曾经和陛下谏言,说此时绝非进攻东乾国的良机,就怕隆昌和姜震苍两人狗急跳墙。”

  北岷亲王不解“那为何……”

  “哎~还不是因为……”慕容凯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手在两人身周布了个禁制,这才传音继续说道,“陛下曾私下对我解释过,这一仗他也不想打。但是,此番是有魔朝的大人物在后方推动这一场战役,容不得他不打。”

  魔朝?

  北岷亲王眼神闪烁了几下,冷笑道“原来如此。看来,我们是成了魔朝大人物们拿来牵制和吸引敌人注意力的炮灰了。”

  “北岷,此事你莫要声张。”慕容凯丰沉声道,“这一仗虽然仓促,时机也不对,但也正因如此,东乾那边也料想不到隆昌还没死我们就敢动手,这也算是一种奇袭优势。”

  “先不管魔朝那些大人物有什么目的,这一仗我们都得好好打。只要我们能成功拿下富饶的天府郡,便可以大幅度缓解咱们大秦粮食和盐铁不足的局面。只要西晋那边也能顺利拿下西海郡,东乾的国力必将受到重创。”

  “到时候我们还能调转枪头,将蛮蛊族的地盘一起吞并,届时,咱们大秦国力必然能突飞猛进一大截。”

  听着慕容凯丰描绘出的美好前景,北岷亲王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慕容元帅所言甚是有理。本王只要一想到能在富饶的天府郡中为所欲为,都有些激动了起来。此外,当年东乾杀我北山亲王,这一次,我们正好可以把这笔账也一并讨回来!”

  “如此,就有劳北岷亲王你先率领斥候队伍,控制住环境恶劣的幽门岭,以防止东乾将计就计,利用幽门岭的地龙伏击我大秦军。”

  “元帅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了。”

  ……

  长宁卫新平镇。

  短短不足百年的时间,新平镇就已经成为了泛安江流域、泛东海流域首屈一指的城镇。

  日新月异,便是形容新平镇的最佳词汇。

  如今,新平镇的户籍中心统计下,辖区内的总人口数量已经达到了三百万人。其中,除了本地人口之外,还包含了大量外来的务工人员,他们分布在各农庄、各大生产基地,以及各种各样的行业之中。

  最早一批从平安镇王氏主宅附近拆迁过来的平民,如今家家户户富得流油,光是当初分配的土地建房后出租,都足够一家老小过上神仙般的日子了。

  大乾各郡的商行、世家,若是在新平镇没有分行或据点的话,那就真的落伍了。

  得益于王氏在【水泥】研发上的日益精深,高标号水泥已经在新平镇内获得了广泛应用,并化作了一栋栋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物,使得有限的土地面积得到了最大化利用。

  只不过,水泥属于高耗能且有一定污染性的行业,如今长宁卫一带已经逐步淘汰了产能落后的水泥产业。如今的水泥制造业,已经被逐步转移到了陇左燕氏的辖地内。

  当然,王氏在转移落后产业的同时,也对新生产工艺的环保和能耗方面进行了多次改良,以便尽可能地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当然,只是尽可能改善而已。

  如今整个大乾包括王氏,对水泥的需求量都在逐年增长,如今的产能还远远跟不上需求,停下来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新平镇,西塘街。

  百年之前,这里还是属于域外边陲之地。

  如今,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繁华热闹,人流如织的商业街。

  临近新平港的地理优势,让沿街店铺变成了各行各业的分行、世家驻点的热门区域,这里的商铺一天一个价格,甚至已经超过了陇左郡城的价格。

  五十年“老”字号酒楼——新顺楼,便是矗立在最繁华之地的一栋酒楼。

  “伙计,一壶【火晶烧】,五斤灵角牦牛熟牛肉,一大盘清蒸赤尾灵鱤,再来几个灵蔬,要靠窗的位置。”巡逻队的诸葛良材今日难得休息,他换上了一身裁剪得体的劲装,正在招待一些“远房”来客。

  “哟,这不是诸葛队长么?”伙计满脸堆笑地迎接着诸葛良材,“实在不好意思,今儿个靠窗位置已经没了,要不我给您安排在清净点的包房?”

  诸葛良材刚笑吟吟地准备说话,他身后那些远房客人中有一个中年女子说道“良材叔叔,你可是王氏巡逻队队长啊,怎么连个靠窗位置都拿不到?”

  诸葛良材一滞,当即有些拉不下脸来。

  他扫了一圈,发现的确没有靠窗位置了,当即说道“桂花六嫂,新顺楼生意好,今天的确没位置了。要不,今儿个先凑活凑活,我预定明天的靠窗位置。”

  他们诸葛家的先祖,是岭北郡人士,当初安江发大水时一路南下逃难,后被王氏收容安排在了难民营。

  而后凭着为王氏修筑河堤,疏通河道等工作落户在了平安镇。再后来因为王氏主宅扩建,诸葛家便迁徙到了新平镇西塘这一带,这些年靠着王氏发展的红利,家庭条件也是越来越好。

  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也怪他们家老祖爷爷当年站稳脚跟后,非得回老家探亲,说什么“死了后要落叶归根”。结果亲是认了,麻烦倒是惹来一大堆。如今新平镇发展得愈发繁荣,隔三差五就有远房亲戚过来投奔。

  光是诸葛良材,都已经接待过七批远亲,费心费力地帮忙安排住处和工作。

  说实在的,他心中早已经烦不胜烦,可又怕这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远亲回去后,暗地里嚼舌根,戳他们诸葛家的脊梁骨,便只能暂且忍了。

  毕竟,大老祖爷爷诸葛文耀和二老祖诸葛铁蛋的坟还在祖地杵着呢,就怕有人心怀不忿乱来。

  “呵呵~”桂花六嫂倒吊眉一挑,“乡亲们都说你们这一支在新平镇混得风生水起,有权又有钱,如果你嫌弃我们几个穷亲戚就明说,我们也不会赖着不走。”

  其余几个远亲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了。

  堂堂一个巡逻队队长,连个靠窗位都拿不下来,岂非代表着压根就不重视?

  “良材,你可不能没良心啊,你家老祖宗的坟都是我们照顾的……”

  “桂花六嫂,六哥,还有两位叔叔。”诸葛良材无奈地深吸一口气,“你们先等着,我去协调协调。”

  说着,他再次观察了一下窗口几桌的情况。

  其中几桌明显非富即贵,看起来不好协调的样子,只有一桌坐着的是两个衣着朴素的老者,而且看他们低头私语,又东张西望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太有身份的人。

  唉~

  诸葛良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准备协调的同时心中也是下定了决心。等他修成灵台境后就回岭北,亲自向先祖告罪,将两位老祖宗的坟迁回来。

  而与此同时。

  临窗那一桌的两个老头,正吃着小酒私下传音。

  “我说隆昌,你这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么?非要带我来这小酒馆喝酒作甚?”一位打扮朴素的老头声音不满道,“还有,来就来了,你非得让我打扮成平民老头干什么?”

  “哟哟哟,姜震苍你这圣主包袱可不小啊。”隆昌大帝拿着根鸡腿美滋滋地啃着,“像咱们这种大人物,久居高位太久,看到的、听到的东西,都不知道是被美化和删减过多少次的了。只有真正踏踏实实地深入基层,才能看到这世界真正的样子。我这是带你体验真实来了~”

  “你说的倒是头头是道。”姜震苍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听守哲说,你在王氏旁的事情不干,就干三件事儿,打牌,抽灵脉,以及跟他王守哲过不去,暗中作梗。”

  “作梗?什么叫作梗?”隆昌大帝跳了起来,不满地传音道,“朕这叫‘监督’,这叫‘鞭策’!”

  “他王守哲现在的摊子是越铺越大了,都已经成为了一手遮天的‘土大帝’。朕要不在暗中盯着点儿,保管那小子会翻了天去。什么欺男霸女,什么搜刮民脂民膏,什么欺上瞒下~~”

  “不会吧?这可不符合守哲的处世风格。”姜震苍疑惑地说道。

  “那还不是因为有朕在。”隆昌大帝呵呵冷笑道,“朕时不时假扮成平民百姓,深入底层探听民情,这等若就是给王守哲上了个紧箍咒。对,就是那个耳熟能详故事里的‘紧箍咒’。”

  “那你抓住他小辫子了没?”姜震苍无语地说。

  “目前还没。不过快了,朕迟早会抓他的小辫子。”隆昌大帝哼哼地说,“然后再狠狠地责令那小子反省,整改!”

  两人正说着话时,诸葛良材走了过来,拱手道“两位老人家,这个靠窗位置能不能换给在下?”

  “不换,边上呆着去。”隆昌大帝不耐烦地挥手。

  “哟,你这糟老头子脾气还不小。”桂花六嫂见状凑了上来,吊着眉头冷笑了一声,“你知不知道我们家良材是谁?他可是王氏族学出身的精英,如今担任的职位是新平港巡逻队队长。你们这两个破老头子,惹得起么?”

  “王氏巡逻队?”

  隆昌大帝愣了一下,随即眼睛登时亮了起来。

  这不是想啥来啥么?

  隆昌大帝心头笑得乐开了花,要不然说这王守哲一手遮天呢,就以这新平镇而言,按理说属于国土吧?

  王氏也按照国策,设立了官府的乡镇镇守府,并且由上级卫城指派镇守使、副镇守使等官职。而且还特别指定,要从其他地方调来的镇守使。

  结果又有什么用?

  这可是王氏一手遮天的地方,便是连那王守哲放个屁,都比官府镇守使响。

  而这镇守府麾下的巡防营,更是从里到外都是王氏的人。

  呵呵~王守哲啊王守哲,这一波看朕怎么揪你小辫子。

  隆昌大帝一想到自己最终把王守哲叫到边上,严肃批评一通,然后勒令整改的事情,想想都好激动的样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