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又是个律师小说 > 我又是个律师小说 之 博弈

我又是个律师小说 之 博弈

  第一百四十五章博弈

  “大发!”崔叡娜惊呼出声。

  “是吧。”宋雨琦赞同的点了点头,考过首尔大学艺术学院考核的她感官更清楚。

  是真的难考,不过,她以后会考上的!

  宋雨琦握了握拳头,给自己默默地打气。

  “老师来了,上课上课。”崔叡娜看到老师走进教室,转过身来。

  宋雨琦也是收敛了一些杂乱的心思,开始准备上课。

  与此同时,首尔翰林艺术高中的校长室里,朴校长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朴校长你好。”温和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朴校长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开口“李小姐你好。上次我们谈起的事情,有些眉目了。”

  “是吗?”李知恩诧异的声音传了过来,显然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按照李小姐所说,我着手调查了一下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这只是一个初始的调查方向,但没想到真的让我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朴校长提到这一点的时候也有些意外。

  “tal郑秀晶,李小姐应该不会陌生。”

  “嗯,我认识。”

  郑秀晶x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我在调查毕业生的时候也是接触了郑秀晶x,想起郑秀晶x的姐姐jssca郑秀妍也是艺人,顺便查了一下,这一查,就查出了问题。”

  远在釜山正在拍摄的李知恩听到这里登时坐直了身子。

  郑秀妍?

  李知恩眼神一闪,这个名字可是触碰到了她的敏感神经。

  “jssca有一家公司,是隶属于s公司名下的时尚品牌,成立于2014年初,虽然成立只有一年多,但发展却是很好。”

  “我在调查途中发现,郑秀妍x的这家公司除了有s公司的帮助外,还有一些其他公司的影子。”

  “复苏公司。”没等朴校长开口,李知恩便说出了一个名字。

  “是的,在查到这件事情背后有着复苏公司高层的影子,我就没有让人继续查下去。”

  “你的做法是对的。”李知恩赞同的说道。

  朴校长也是人精,他也清楚,如果继续深入下去绝对会被对方知晓,点到为止才是最好的。

  更何况,查到这里对李知恩而言,已经足够了。

  “麻烦朴校长了。”李知恩说道。

  “没关系,应该的。”朴校长笑呵呵的说道。

  “那就先到这里。”

  “好的,李小姐你忙。”

  李知恩放下手机,眉头紧锁。

  郑秀妍的公司背后不是林烨吗?但朴校长的样子不像是查到了林烨。

  那也就是说,郑秀妍那里还有其他人,而且还是复苏公司的高层。

  会是谁呢?

  李知恩不了解复苏公司,对高层的人员也很是陌生,她并不能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不过,她不知道,有人知道。

  再次拿起手机,找到了崔成元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知恩x。”

  “成元,有件事情需要你帮我查一下。”李知恩开门见山。

  崔成元也是习惯了李知恩每次打来电话都是安排事情。

  “你说。”

  李知恩将刚刚从朴校长那里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崔成元,崔成元是林烨的心腹,同时也是李知恩最大的助力。

  林烨其实没有帮过她什么,更多的还是间接的影响。而崔成元也不是林烨安排过来的,是他主动来帮忙的,这件事情林烨是默许的,李知恩不认为他不知道。

  既然是林烨默许,李知恩让崔成元帮忙也是毫无心理压力。

  在听完李知恩的讲述,尤其是在听到郑秀妍的时候,崔成元明显愣了一下。

  不过,崔成元还是说出了自己知道的。

  “郑秀妍x曾经去过一次复苏,面见过韩国区负责人文元勋文社长,知恩x你也是见过的,上次在我的茶楼里,坐在会长对面的那个中年人。”

  崔成元这么一说,李知恩登时回忆起了在九高茶楼吃火锅是那位来晚的男人。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文元勋,而且林烨还特意点出了文元勋和罗主任走的很近,警告了一句。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李知恩顿了顿说道。

  “嗯。”

  电话挂断,李知紧锁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

  她隐隐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郑秀妍和林烨的关系本来就不太对劲,虽然两人明面上的接触非常非常少,少到今年都没有见过几次,但不管怎么样,林烨都是郑秀妍公司的最大股东,郑秀妍在公司的独立决策权都是他这位第一股东交给郑秀妍的。

  两人非亲非故,能做到这一步本身就有些不对劲。

  而此时牵扯到了文元勋……不对,还那位罗主任。

  李知恩眼神一闪,想到了上次吃饭时,林烨提到的复苏公司的那个驻外办公室主任。

  虽然只有一个监察职权,但来自总部的监察本身就是一项位卑权重的职位。

  这两个人走得近……

  那她是不是可以当作这两个人和郑秀妍都有些关系呢?

  郑秀妍想做什么?

  复苏公司韩国区最具权利的两个人全被她招揽了过来,你要说她没有什么目的,这话是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

  李知恩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为什么事情总是这么多呢。

  和林烨交往的时间越长,她发现很多麻烦也是蜂拥而至。

  最烦的还是这件事情没有办法和林烨说,她怎么说?这种事情要她怎么组织措辞去说明?

  只能她自己来处理。

  不过,也不是全都是坏事。

  至少,知道了自己现在要面对的是谁。

  只是,想想就挺难受的。

  为什么有种古代后宫争宠的既视感?

  李知恩摇了摇头,将这个荒唐的想法驱逐出去。

  下周的《sxtn》会邀请她作为嘉宾拍摄最新一期节目,林烨作为音乐总监,那期也是会在的,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当面问他吧。

  李知恩摇了摇头,真是头疼啊,这都是什么事情。

  吐出一口浊气,走过去将手机交给韩特,继续去拍摄了。

  这些事情先放到一旁,还在剧组,第一要务还是要拍摄电视剧的。

  真是忙碌且麻烦多多的一天。

  ……

  首尔高等检察厅。

  咚咚咚。

  “进。”

  裴勇锡推门走进了办公室。

  “李检事长,您找我。”裴勇锡来到办公桌前,看着面前这位首尔高等检察厅的负责人,李检事长。

  韩国的检察机关和国内类似,国内的最高检察院对等大检察厅,省与直辖市的高级检察院对等高等检察厅。

  再下面也有对应的,只不过真正的权利中心都是在高等检察厅和大检察厅。

  检察机关总负责人,大检察厅的一号人物职位叫做检察总长。下一级的高等检事长,也就是裴勇锡面前这位李检事长,是首尔高等检察厅的负责人。

  裴勇锡能着手查朴家,他的顶头上司,这位李检事长顶着很大的压力。

  检察总长这次准备动朴家,他有很大的压力,而下一级的李检事长也一样很有压力。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歌手san 报警称自己被化学阉割的案件是你手下的人在办吧。”李检事长没有废话,直接问道。

  裴勇锡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案子会引起老大的注意,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有这个事,给我看了一眼,不过最近我在追查朴老三,就让下面的人跟进了。”裴勇锡说道。

  “这个案子到此为止,案件终结,是歌手san 过度性行为导致的性功能失效。”李检事长说道。

  裴勇锡瞳孔一缩,不解的看着自家老大。

  “医学检测,说明他身上有手术的痕迹,被化学阉割是毋庸置疑的,他肯定是被人强迫的,这个案子怎么能这样结案呢?”

  李检事长抬眉看向裴勇锡。

  “你做这一行也有些年头了,你应该知道这样结案背后隐藏的意义。”

  裴勇锡皱了皱眉。

  “是有人和您打招呼了吗?”

  李检事长笑了起来。

  “你也就仗着自己是我带出来的,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裴勇锡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李检事长的下文。

  “如果对方是和我打招呼,我就算帮忙,也不会这么草草结案,因为这样的结案上面我是没法交代的。”

  裴勇锡不是蠢人,相反他能作为拔出毒瘤朴家的专案组组长,就说明他的能力。

  也正是这样,裴勇锡瞬间就听出来了李检事长话里的意思。

  对方是直接联系李检事长的上峰!

  下达结案命令的压根不是李检事长,而是大检察厅!甚至可能是……

  “有时候,做出一些妥协,这样对每个人都好。”李检事长似有所指的说道。

  裴勇锡沉默了半响,开口“能这样在半天内处理这么一件事的人绝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会不会和朴家有关?”

  李检事长失笑着摇了摇头。

  “你还真是不死心啊,想借着朴家的名头拉这个案子下水。”

  笑过之后,李检事长收敛笑容,正色说道“收起你的这个想法,这个案子和朴家没有任何关系,san 是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原因是性,骚,扰这位大人物的女性朋友,这样的理由,你还准备继续追查吗?”

  裴勇锡眉头紧锁。

  性,骚,扰?

  性,骚,扰的都该死。

  将心比心,如果被性骚扰的是堂妹裴珠泫,他也会有阉了对方的冲动。

  “多大的大人物?”裴勇锡还是问了一下。

  “你我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裴勇锡沉默了,其实早在听到是因为性骚扰才被阉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想去管了,但职责所在,还是问了一下。

  “可以告诉我对方是谁吗?”

  “你觉得呢?”李检事长看傻子一样看着裴勇锡。

  裴勇锡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处理好的。”

  “不是尽力,是必须。”李检事长敲了敲桌面,“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就此终结,连带着你调查朴家也会出现一些预料之外的问题。”

  “对方和朴家还有联系?”裴勇锡诧异的说道。

  地下世界应该没有那么大能量的人吧?

  真以为现实里有马东锡演的那样一统地下世界的黑帮老大啊。

  “没有联系,但你会查不下去。”

  裴勇锡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便明白了李检事长的意思。

  不是会保下朴家,而是让正在进行博弈的高层结束博弈。

  下棋是双方的行为,如果有第三方势力介入,那必然会影响如今产生微妙平衡的局面。

  到时候,他们这些底下的人还想继续查上面有保护伞的朴家,纯粹是痴人说梦。

  “我明白了。”裴勇锡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这个案子都必须封存了。

  现实不是电视剧,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为了拔出朴家这根插在首尔已久的毒刺,其他的小案子只能靠边了。

  很简单却很难抉择的电车问题。

  裴勇锡从加入检察官队伍中的那一天就有了答案。

  舍小家,为大家。

  肯定会有人反对这种行为,但电车难题无论如何抉择都会违背另一方,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而裴勇锡,选择了大多数。

  “你能想通就好。”李检事长点了点头,“去忙吧。”

  “内。”裴勇锡鞠躬,退出了办公室。

  等到裴勇锡离开后将门带上,李检事长叹了口气。

  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向高高悬挂在墙上的检察厅的徽章。

  曾经,他也是对着这枚徽章宣誓永远忠诚于公平与正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违背了自己的初心呢?

  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大环境时?还是第一次接受其他人的“馈赠”?亦或是自始至终,公平与正义在这个国度,本身就是一句玩笑?

  他不知道。

  他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他。

  但他愿意,尽自己所能,去守住裴勇锡心中的那团火焰。

  以前的他没有守住这团火,现在,就让他替裴勇锡遮住风雨吧。

  只是……

  李检事长苦笑一声。

  他只是一把油纸伞,面对狂风暴雨,终究难以护住裴勇锡啊。

  博弈……

  博的是无数人的命运。

  弈的是局中人的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