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txt下载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txt下载 之 如芒在背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txt下载 之 如芒在背

  ?????????漆黑色的乌鸦悄然无声的在空中盘旋,投下来的阴影融入到那晃动的人影中。

  少年们正在练习场上同台竞技。

  乍起的火光吞没了那俯冲下来的黑鸦,气势不竭的像是喷薄的火山似的继续涌向前方,炽热的温度席卷向四方,烟尘涌上天空,观战的少年少女们发出了惊呼声,兴奋的看着眼前这难得一见的华丽局面,唯独负责授课的教师是一脑门的汗水。

  后悔啊!

  早知道会这样,在抽签的时候就该作弊的。

  要是能够预见到现在这个情景,打死他都不会将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这两个少年安排成对手,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给他,他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防止学生们受伤。

  至于说制止比试——

  上头了的俩人对于外界的喧嚣压根就是选择了充耳不闻。

  他们眼中只剩下来彼此。

  “佐助,你的豪火球之术威力感觉更强了。”

  鸣人右手提着画笔,左手拿着卷轴,在那一片空白之上不停的肆意涂抹,一只只写实风格的鸟兽不断地从纸上跃然而出,朝着对面的佐助冲了过去,这一门习自宗弦的阳遁秘术【超兽伪画】已然是入了门。

  只是——

  如今鸣人的画风却是明显不一样了。

  “嘁,鸣人你这家伙,就知道躲在后面·······有胆子就和我正面对决啊!”佐助挥动小太刀,凌厉的刀锋斩碎了那写实风格的墨色鸟兽,刀身都已经被墨汁沾染的漆黑,

  但是没办法,

  他的查克拉有限,

  不可能无限的使用火遁术来御敌,比起来浪费查克拉使用火遁术打击这些个墨水所构成的造物,能用刀解决就尽量用刀来解决,这事他在和鸣人败多胜少的对抗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激将法对我没用哦!佐助,你这一套已经用了太多次了。”

  鸣人笑嘻嘻的应道。

  全然不将佐助的挑衅放在心上,而是持续不断的挥笔作画,野猪、郊狼、鬣狗、乌鸦、夜猫子······源源不断的从纸上跃出,像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节省查克拉,和抠抠索索的连使用个变身术都要在心中先过一圈的佐助形成了鲜明对比。

  “快点认输吧!别等一下查克拉用完了,又要我背你回教室。”

  话音落下,

  佐助面皮涨的通红。

  中了激将法的俨然是变成了佐助,被激怒的少年从喉咙中发出来幼虎般的咆哮声,猩红色的双眸中单勾玉加速旋转,他持握着小太刀朝着这群墨水构成的鸟兽硬冲上去,手起刀落,宛如砍瓜切菜。

  只是······这气势显然还达不到震裂墙壁的地步,自然也无法帮他多干掉哪怕一个墨水造物。

  相反,

  涌来的鸟兽反而是快要将他淹没了。

  愤怒之下,

  他掷出了三枚手里剑。

  可惜这俨然是最后一搏的招数也不足以说是击倒鸣人,仓促而发的手里剑的准头也是受到了影响,仅有两发对准了鸣人的胸膛,然后被飞扑下来的乌鸦撞落,而那一枚射偏的手里剑从鸣人的左侧划过。

  “砰!”

  白色的查克拉烟雾冒起。

  射偏了的手里剑竟然是变成了佐助的模样,不,不能这么说,应该说佐助解除了变身术,变回到了本来的模样,而那边被墨水构成的鸟兽所淹没的佐助也是发出了同样“砰”的一声。

  那是个影分身。

  “鸣人,投降吧!”

  佐助手中的小太刀架在了鸣人的脖颈处。

  “你是······什么时候做到的?”鸣人作画的动作停滞了下来,他疑惑的看着佐助,没有想明白究竟是什么时候完成了施展影分身,替换真身,使用变身术这一连串的动作的。

  他自信没有错开过眼睛才对。

  “就是在之前使用豪火球之术的时候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豪火球吸引了过去,借着当时扬起来的烟尘的遮挡,做了一点小小的准备,毕竟和你动手,硬拼打消耗战是没有胜算的。”

  佐助气定神闲的解释到。

  哪里还看得出来之前中了激将法后恼羞成怒的模样,演技,全特么是演技。

  “那个时候吗?好吧!这次的确是我大意了,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应该分几个影分身出来混淆视线的,反正查克拉也用不完。”鸣人干脆利落的承认了失败,并且开始反思自己的失误之处。

  “喂喂,你这家伙,是故意气人的是吧?”佐助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听听,

  竟然说“反正查克拉也用不完”这······这特么是人话吗?

  这话传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心梗,查克拉不足是能困扰这世上九成九的忍者一生的难题。

  “终于结束了吗?那个······胜者,宇智波佐助。”

  这时候,

  紧张的汗流浃背的老师像是解脱了似的迫不及待的高声喊道“好了,鸣人,佐助,快点结和解之印,然后我看看,下一组是······鞍马八云对犬冢牙,双方上前来。”

  鸣人和佐助结了和解之印,俩人勾肩搭背的离开了场地中央,将地方让给下一组对手。

  问题是——

  对战的两人只有一人到场,犬冢牙抱着赤丸站在场上,和老师在那大眼瞪小眼。

  至于说另外一人,

  “八云?发什么呆呢?该你上场了。”

  宇智波藤花伸手除了戳了戳旁边不知为何没有动身上前的好友。

  “嗯······刚才,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我?”鞍马八云微微蹙起眉头,天生的庞大到惊人地步的精神力赋予了她敏锐的感知力,哪怕她并不是感知忍者,却还是察觉到了些许异常。

  可惜的是,

  这份感觉太过于模糊,让她都不确信这到底是错觉还是其它的什么?

  “有人盯着你?”

  藤花先是愣了一秒钟,旋即脸上浮现出来一抹‘诡异’的笑容,她凑到了八云的耳边,“该不会又是哪个笨蛋准备向你表白吧?但是有没有勇气,只好在暗中偷偷看着你?”

  “什么啊!藤花你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八云没好气的推开了损友。

  不过被这么一打岔,

  她也越发的不确定方才那种被注视着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了,在老师又一次的催促下,她暂且按捺住心中的困惑,快步走上前去,准备速战速决,结束掉今天这无聊的课程再慢慢研究。

  战斗,

  结束的极快。

  在八云的幻术面前,叫嚣着要让八云知道他犬冢大爷的厉害的犬冢牙一个照面就被幻术给控制住了,傻乎乎的一拳朝着老师打了过去,一头黑线的老师无奈宣布了鞍马八云的胜利,同时擦了把冷汗。

  这都是什么怪物啊!

  新入职不久的年轻教师心中哀叹。

  八云究竟是怎么用幻术控制住犬冢牙的他压根就没看明白,直觉告诉他就算是他自己恐怕也挡不住这神鬼莫测的幻术,自己好歹也是中忍来着,怎么连一群学生都比不过了。

  只是,

  这位老师的心情很快就从无奈、嗟叹转变成了麻木和苍白。

  宇智波藤花、土蜘蛛萤相继上场,几乎都是碾压了各自的对手,她们所展现出来的那份实力已经是彻底的超越了这位年轻教师对于学生的定义,对战课结束了,世界观受到冲击的年轻教师默默的回到了办公室开始自闭。

  还好,负责带他的前辈是一个名为伊鲁卡的男人,想来忍者学校不会如此轻易的减少教师一名。

  ······

  夕阳西下,

  忍者学校放学已经好一会儿时间了。

  但学生们却不打算早早的回家,忍者学校没有社团之类的玩意,不过在校园的训练场上从来都不缺少勤奋者的身影,尤其是最近几年,那个穿着绿色紧身衣的少年已经快要变成训练场上的一个固定的风景线了。

  当然大多数的学生实际上没那么勤奋。

  少年们结伴去书店里站着看不要钱的漫画,虽说他们并不缺钱,但是有些漫画带回家里要是被老妈发现了可是很丢人的,最可怕的是被妹妹翻到了他最爱的珍藏版······给佐助留下来了至今挥之不去的噩梦,就连最疼爱他的哥哥都没有帮他在父亲面前说话。

  之后,

  佐助痛定思痛,决定将据点转移到了鸣人的家中。

  但奈何鸣人家里也不安全,自来也总是不问自取,看着被口水以及不确定是什么玩意给打湿了的珍藏版······佐助再次感受到了世界对自己那深深的恶意。

  自那以后,

  少年们放弃了购买漫画这一项行为。

  学会了‘蹭’这一奥义。

  “男生真的是一群傻瓜,漫画上的那些玩意有什么好看的?搞不明白他们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路过书店,透过玻璃窗能够看到站在书架前的鸣人、佐助、牙等人。

  藤花鄙夷的瞥了眼鬼鬼祟祟的男生们。

  “好了,藤花,别管那群傻瓜了,快点走吧!等一下去迟了电影就开始了。”山中井野推了推藤花。

  “还不是井野你要去吃炸肉饼,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小樱你刚才不也是吃掉了两个炸肉饼吗?”

  “什、什么啊!我才没有吃掉那么多,井野猪你给我闭嘴。”

  “宽额头!”

  “井野猪!”

  少女们吵吵闹闹的,声音大到正在聚众欣赏艺术的少年们都注意到了外面的喧嚣、

  “啊啊!井野和小樱又吵起来了!”

  犬冢牙司空见惯般的感叹道。

  可不就是司空见惯了吗?类似这样的吵架场面在学校里上演过太多次了。

  “女人······真是麻烦。”

  奈良鹿丸发出了一声满怀着疲倦的叹息声。

  “所以说还是漫画好,女人什么的,全都是麻烦。”

  深受粉丝骚扰之苦的佐助由衷的叹道。

  鸣人挠了挠脸,选择了沉默,没有参与到死党们的吐槽中去。

  视角转会到书店外,吵起来的少女们奇怪的发现往日里担任仲裁者的八云竟然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小樱和井野之间的争吵,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儿,抬眼眺望位于街道另一头的公园。

  “八云?”

  藤花看着发呆中的友人,喊了一声没有反应,无奈只能再次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胳膊,“八云,你还在想你之前说的那事儿吗?怎么?现在还是感觉有人盯着你?”

  说着的时候,她还是仔细的环绕了周围一圈,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人或者东西。

  “不知道。”

  八云轻轻摇头。

  如芒在背的感觉消失了,但是她也因此而确信这绝非是错觉,在忍者学校可以说是错觉,但是来到了外面后又出现了相同的感觉,说明了什么,根本用不着废话来解释。

  “这?”

  藤花瞪大了眼睛,她也不知道了,不知道八云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抱歉了,井野,小樱,还有雏田,今天我有点不舒服,就不去看电影了。”八云突然间开口说道,这一番变化让争吵中的井野和小樱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腼腆的白眼少女也是面露疑惑之色。

  “啊!我想起来了早上哥哥说了让我们放学后去他的办公室找他的,上次考试差点没合格,这次又要被教训了。”藤花突然也变卦了。

  “······你们两个,井野,小樱,雏田,今天电影看样子是看不成了,下次我们再一起去,到时候让八云和藤花请客。”无奈的土蜘蛛萤只能站出来打圆场,瞪了一眼藤花,找借口麻烦也要找点像样的啊!

  “没事,下次再约就行了。”

  “再见。”

  少女们分散开了。

  在这一刻分成了两个小团体,一个是井野、小樱和雏田,还有一个就是藤花、八云以及萤,在笑吟吟地分别后,沿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一个是去电影院,还有一个是往火影大楼去。

  ······

  “为什么要故意泄露自己的气息?”黑绝不理解,眼神茫然的瞅着那张漩涡状的面具,“你这么做不是在打草惊蛇吗?要是宇智波宗弦有了防备,可就没办法简单的利用她们了!”

  “就是要给宇智波宗弦一点压力。”

  “什么?”

  “已经说了就是给宇智波宗弦找点事干,给他一点压力,木叶村大概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大变化,有些事情很难阻止,但是······不能让他那么顺当,反正我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最后一句话听完,黑绝无语。

  还以为这家伙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计划,结果到头来就是因为闲得无聊,真是······浪费人感情和时间。

  不过,

  也不一定,带土这家伙有什么盘算,即便是他也做不到全盘掌握,好在不管他怎么蹦跶,都不可能逃出来早已画好的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