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封神榜封了多少神仙 > 封神榜封了多少神仙 之 永夜战神,屠神斩诛邪六道

封神榜封了多少神仙 之 永夜战神,屠神斩诛邪六道

  花月染合上小扇,轻轻拍了拍魔星被魔焱揉乱的头发,道“小屁孩,是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我……才没……我……”魔星想要挣脱开哥哥的手,解释一番,岂料魔焱担心他口无遮拦会说出更大的瓜,于是死命拦住了他那张口无遮拦的嘴。

  魔焱叮嘱道“魔星,不准在背后议论魔尊,明白了吗?”

  “哦……”魔星不解,为何哥哥要如此吩咐?他只不过是说魔尊和南宫契抱在一起而已,又没有说别的什么。

  花月染小扇一开,拦在魔焱的耳旁,低声道“魔焱,魔星也不小了,看来你这个做哥哥的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说说,何谓男女之事了!”

  魔焱脸蹭的一红,转头看向花月染,花月染那双好看的勾魂眼此刻笑得越发狐媚。

  “花……花月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你可别教坏我的宝贝弟弟!”

  魔焱开始担心起让魔星跟花月染同去,是不是正确的。

  花月染笑得花枝乱颤,瞧着平日里一本正经的魔焱护法此刻小脸通红,跟个头回嫁人的大姑娘似的,竟然还带着点懵懂和娇羞。

  忍不住笑道“呵呵呵!不会吧,魔焱护法,难道你春心暗动,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啊!”

  魔焱咬牙切齿道“动你个头,快给老子滚!”

  说完就迫不及待催促花月染他们离开,待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远,魔焱一颗慌乱不安的心这才稍微平静下来。

  树上的白色花朵轻轻掉落在他的身旁,他仰头看着那白色的花朵,还有丝丝缕缕照射进来的阳光,心中不由想起了他的女神落雪寒来。

  匆匆一别,不知她现在可好?他们还有机会再见上一面吗?

  堂堂天魔宗护法,竟然被这一点暗恋之情搞得乱了方寸,他实在觉得爱情的后劲太大,即便只是默默地喜欢着一个人,即便他们只有匆匆一面,那个人就在他的心中扎根,开花了。

  魔星离开天魔宗最后就犹如小兽脱离了牢笼,满场撒欢,他双手抱头,迈着慵懒的步伐,问身边的花月染“月染姐姐,这群妖谷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花月染道“群妖谷,乃是妖族聚集之地。当年那可是妖族的世外桃源啊,后来不知道妖族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天界,天界神族降七道天神禁制,封印住了群妖谷。不仅如此,还降下诛妖台,将当时的万妖之皇奈何天镇压在了诛妖台下。”

  魔星道“妖皇奈何天,很厉害的样子嘛,他比咱们魔尊如何?”

  寒竹道

  “这就不好说了,不过魔族和妖族各据一方,一直互不相干。传说,在大洪荒时代以前,魔族和妖族难得有过一次大联盟,这次大联盟是为攻陷天界而起的。”

  “当时带领魔道的便是斩天魔皇诛邪六道,那场大战中,魔族和妖族的联手几乎是攻无不克,天界几乎就要毁于一旦。最后天帝不得不用召唤神诀,唤醒了第一战神永夜。”

  “据说永夜战神法力无边,一口气吞噬了魔族十万魔众,将妖族杀得片甲不留,还杀死了当时的妖皇赤炎。最终那场战役,天界胜了。而斩天魔皇诛邪六道也不知所踪,此战之后,他并没有重回魔界,三界九天都探寻不到魔皇的踪迹,十分诡异。”

  魔星是个胜负欲很强的人,听到寒竹如此说,便道“寒竹哥哥,那个永夜战神又是个什么人物?他很厉害吗?竟然能够凭一己之力平定妖魔之战。”

  寒竹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传说天地开初之前,乃是一片黑暗混沌的状态,而永夜战神便是永夜世界的唯一主神,后来盘古开天辟地,永夜战神就成为护佑三界的第一战神。”

  魔星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永夜战神来头如此之大,他道“这么说,这个永夜战神的存在竟然比天帝还要久,而且,他的战斗能力岂不是三界第一人!”

  花月染道“没错,不过可惜功高盖主,传闻永夜战神吞噬十万魔众之后,被魔众反噬,正所谓神魔一念,一念成神,便也能一念成魔。天界的神仙们担心一旦永夜战神入魔,三界将再无人能镇压得住他,于是便向天帝请愿,要求天诛永夜战神。”

  魔星宛若是听神话故事一般,听得入迷了,瞠目结舌地道“那后来那个永夜战神呢?”

  花月染道“传说天帝不忍杀死永夜战神,将他连同十万魔众封印在了无极金棺之中。然后用镇魂链将无极金棺困于宇宙中心,试图通过吞噬宇宙之灵,经万年雷劫来净化他身上的魔气。”

  魔星道“那永夜战神乃三界第一战神,无极金棺当真能封印得住他吗?”

  花月染道

  “无极金棺上不仅拥有天帝的神力,更有天界无数神仙的神力加持,众神注入封印之力后,无极金棺就变得无坚不摧。无极金棺一但被封印,他便绝难逃出。”

  “也就是说,永夜战神虽然帮助天界驱除了妖魔,到头来却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竟然被一众神仙封印在了无极金棺之中。表面上看是镇魔,谁知道他们镇的究竟是什么?”

  寒竹冷笑道“哼!天界不过是想方设法镇住了一个比他们更强的存在,谁晓得真相是什么呢?说不定当时的那场妖魔之战,也有天界神仙的参与,否则妖魔之师怎么敢挑战天界?又怎么能那么快就攻陷了天界?”

  魔星叹道“难道其中另有真相?”

  花月染轻摇紫色小扇,笑道“要知道永夜乃是生于盘古开天地之前的唯一主神,三界之内再无敌手。你说这样强大的存在,是区区天诛可以灭得了的吗?说不定是天帝灭不了永夜战神,才不得已将他镇在了无极金棺之中。又或者是有神仙生了异心,想要覆没天界,谁又知道呢!”

  寒竹道“传说的事虚虚实实,很多时候你所知道的,未必就是真相。只是人们想让你知道的罢了。所以小魔星,以后你长大了得用心看世界,就连这眼睛看到的,这耳朵听到的,也未必是真的。”

  魔星懵懂地眨了眨那双大眼睛,感觉两位堂主都很高深莫测的样子。

  寒竹又道“世人都说我们魔族该死,却不知,魔族杀人,也救人。而人族同样也杀人,也救人,又有何区别?不过是谁占据了这个时代的主导权,谁就有指责别人的权利。所以,魔尊才要带领魔族崛起,只有变得更加强大,我们才能不沦为他人鱼肉,而是做那把砧板上的刀。”

  魔星点头,道“寒竹哥哥,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帮助魔尊,完成魔族一统人间的大业!”

  花月染笑道“如今十二天魔将还未完全归位,待十二天魔将完全归位,便是我魔族再战风云之时。”

  大雨。

  天魔宫外大雨倾盆,凌云端坐在大殿之上,只见夜礼披着黑色夜行斗篷走了进来,斗篷上的雨水滴落在地上,夜礼抬起头,被雨水打湿的发丝黏在他消瘦的脸上。

  凌云一怔,道“夜礼,你瘦了不少……这些天你都去哪儿了?”

  夜礼道“魔尊,夜礼按照你的吩咐,去寻找其余天魔将下落,如今已为你找到一位新的天魔将!”

  凌云一喜,道“他是何人?又在何处?”

  夜礼道“蓝魂都太子杀龙殿,不过他还未完全觉醒,现在处于半魔状态。”

  凌云一怔,道“竟然是蓝皇的儿子!”

  夜礼显然并未将真相告诉凌云,不久之前,凌云命他和夜沧痕分别去寻其余天魔将的下落。

  因为他们的身上有觉醒的天魔将元神,十二天魔将彼此有感应的能力,所以更容易找到同类。

  夜礼确实成功找到了一位同类,不过他却另有打算,那就是将这个天魔将的元神注入夜枕风体内,将他也变成天魔将,让他和自己一样沦也落为魔族,染上魔族那肮脏的血液。

  不过可惜中招的却是杀龙殿,不管怎样杀龙殿也是帝宗界的高手,让他成为天魔将为魔尊所用也是好的。

  他道“恭喜魔尊再添一名大将,那杀龙殿如今已是帝宗九段高手,对我天魔宗而言,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凌云大喜,道“真没想到你竟然为我找到了这么强大的天魔将,很好!夜礼,我当日果然没有看错你,不枉我从大泱府将你带出来。我一直都夸你聪明,你确实不辱使命!”

  夜礼得到凌云的夸奖喜不胜收,道“多谢魔尊!”

  夜礼确实聪明,学东西也最快,这将魔将元神注入他人体内的方法,也是从凌云身上偷学来的。不仅如此,他还偷学会了宫瑶的转生,可谓是人才中的人才。

  凌云抬手一挥,手心多出一颗黑色魔族,道“你为寻天魔将之事煞费苦心,奔波劳累,这颗是百万年级别的魔珠,实属罕见,我将它送给你,以便提升你身上的魔力。”

  夜礼大喜,双手接过,道“多谢魔尊!”

  凌云一笑,道“倘若没什么事,你便退下吧!”

  夜礼点头,转身离开,走过庭院之时,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只见南宫契和幽若正坐在凉亭之中对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