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SHEEP > 第180章 编号180 (1 / 6)

第180章 编号180 (1 / 6)

        易鹤野都不记得这场战斗是这么结束的了,他只知道醒来是在自己的家里,而不是在医院。

        没有受伤,没有住院。易鹤野对自己毫发无伤地完成了这次大战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从床上坐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便翻来覆去地检查着自己。

        “别找了,一点轻微皮外伤,已经处理过了。”简云闲端着一碟子煎蛋放到了他的床头,“之所以会断片儿,是因为太疲劳了,开完枪没多久你就直接睡着了。”

        易鹤野坐在床上,看着那家伙自然地坐在自己旁边,拿刀叉切了块煎蛋递到自己的嘴边。

        易鹤野看了看简云闲,又看了看面前的煎蛋,张口吃了进去。

        他还记得自己不喜欢吃流心的煎蛋,蛋白的边缘都稍稍煎得焦黄,咬在嘴里还有一点脆脆的口感,非常好吃。

        于是,他又张张嘴,简云闲便立刻会意,又往他嘴里送了一块。

        明明好胳膊好腿的,易鹤野偏偏就要赖在床上让人给自己喂,倒也不觉得多害臊。

        直到这颗煎蛋吃完了,易鹤野才想起来什么似的。他看着那人稳稳拿着刀叉的手,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你的身体修好了?”

        “嗯。”简云闲对上那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眼神,忍不住弯起眸子凑过去,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你要不要亲一口,看看是不是真的?”

        看这人开始臭不要脸,易鹤野先是骂骂咧咧将他的脑门子推开,但在真真切切触摸到那人的一瞬间,他的眼睛突然哗的一下就红起来了。

        漫长的反射弧终于作出了回馈,此时此刻,他的所有情感情绪、他的每一个细胞,终于都意识到了——

        简云闲回来了。

        看到这家伙流下眼泪,简云闲想到了临别前,这家伙也是这样哭得伤心。

        他忍不住一边伸手帮他去擦,一边愧疚地吻住他的眼角的泪珠:“对不起,小野,我真的回来得太迟了……”

        “你他妈还知道!”易鹤野一边疯狂掉着眼泪,一边骂道,“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差点想死了!现在你活着回来,我又他妈的想杀了你!”

        尽管这凶狠的话语本质其实是在跟他撒娇,但简云闲还是看得心疼。

        他只能一边把易鹤野揽进怀里,一边用蜻蜓点水一般轻柔的吻啄去他的泪珠,安抚他的心情。

        易鹤野哭得更凶了,每当这时,他都想找点什么掩盖一下他的弱势,于是干脆直接一个转身,将简云闲压倒在了身下。

        从上而下看着简云闲的时候,易鹤野总能从那张脸上看见几分难得的破碎感,那一瞬间,他又想到了那沉重的一枪,眼泪滴到了他的脸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